先是火箭與大數據,現在矽谷大佬 Peter Thiel 要開始翻轉教育與保險了

Posted on

brian-singerman1

《TO 導讀》:本文作者 Kim-Mai Cutler 為現任 TechCrunch 記者,專門報導矽谷遊戲設計、手機程式、創投動態。他訪問由 Peter Thiel 成立的 Founders Fund 合夥人 Brian Singerman,談談最新促成的投資標的:新式教育與健康保險產業。

Founders Fund 先前曾投資過專做太空火箭的 Space X、提供大數據分離資料服務的 Palantir,這些公司在剛開始出現時都屬於沒人敢投的狀態,但是現在發展都不錯,展現 Founders Fund 投資的精準眼光。在這次的訪問中,記者與 Singerman 討論創投投資的考量、牽扯到政府法規時要如何在規範與創新間做平衡,以下為記者第一人稱的訪談。

正當我的同事 Josh Constine 還在忙著報導 Meerkats 這類免費 app 時,有一群創業家正反其道而行。在他們成功進軍消費者網站之後,現在正往健康保險、教育與老人保健等超級困難、高門檻的領域前進。

誠如 Fortune 網站的 Dan Primack 不久前所說的,世上有兩個矽谷,或是說兩個矽谷共存:

「矽谷裡有太多沒禮貌的科技人,他們獲獎無數的童年讓他們擁有極大的優越感,導致今天四處吹噓他們平凡無奇的新創公司將會如何改變世界。這真是令人難以忍受。但矽谷裡也有很多真誠的天才科技人,他們每天早起工作,努力找出嚴重問題的解決方案。這才是真的會改變世界,鼓舞人心。」

由 Paypal 共同創辦人 Peter Thiel 所創立的 Founders Fund 創投公司鎖定的對象為後者,不久前,Altschool 與 Oscar 公司獲得 Founders Fund 1 億美元的融資金額。

Altschool 的創辦人 Max Ventilla 之前創造 Aardvark 問答搜尋引擎,現在他正試著用個人化學習科技去打造全新的 K-12 教育方法。Oscar 的創辦人 Mario Schlosser 與 Josh Kushner 之前是 Thrive Capital 投資公司與 Vostu 社交遊戲製造商的共同創辦人,他們現在想打造一個全新的健康保險公司。

Brian Singerman 是主導這兩個投資案的人,他說明 Founders Fund 從一度失望,而到現在卻是決定深耕這兩個領域的原因與過程:

問:為什麼你要把超過 1億美元的融資投資到健康與教育上

我們關心的複雜協調整合問題有很多,像是我們之前所投資的 Climate Corporation 以及 SpaceX。Oscar 跟 Altschool 所負責的健康保險與孩童教育領域也都是屬於我們非常在乎的複雜協調整合的範圍。但這個工作非常不容易,因為這些企業不是複製車庫創業那套就行的通,完全無法一蹴可幾。

問:有些公司你之前已經投資過了,那麼你依然有信心再度進行接下來的這些大型投資的原因是什麼

有兩件事情帶給我信心,讓我可以繼續接下來的投資案。

第一件是顧客群已經很清楚。Oscar 擁有超過 4 萬名消費者,而 Altschool 擁有正在運作的校區。而且在這兩個領域裡,他們都還沒有其他新創公司來參與競爭,所以這兩家公司都擁有強大的起步優勢,而我認為矽谷的任何公司想要迎頭趕上都不會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我們願意投入更多資金。

我們投資複雜整合問題的原因不僅僅是我們在乎這些問題。這些公司都需要具備某些程度的執行能力,而且必須已經通過許多考驗。我們一直等到 Altschool 開始經營學校之後,我們才開始投資他們;而 Oscar 公司,我們則是等到他們已經通過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等規定後,我們才進行投資。

問:一般來說,你們不是會希望有其他創投公司參與,才展開另一輪融資,以顯示你們投資得到同行的認可嗎

我們不在乎其他公司是否認同我們的投資。我們是家獨立的公司。

創投公司賺錢的方式就像倒車入庫,你必須眼光精準。我一點也不在乎其他創投公司對我們的看法。我對捏造公司簡介沒有興趣。我所感興趣的是這些公司所擁有的巨大影響力。

如果你回頭看看我們與 SpaceX 與 Palantir 的交易歷史,我不知道我們與 Palantir 的融資過程中,有幾輪是沒有任何其他公司想要參與的,只有我們雙方。但有些時候,轉機就出現了,突然間有好多人都想投資 Palantir。

問:看到第二度或第三度創業的創業家,如:Josh Kushner與 Max Ventilla,他們不但再度創業,除了創造社交或手機 app之外,而且還處理更複雜的社會與架構問題。你覺得這是新趨勢嗎?

老天,我真心希望是如此。如果不是 Elon Musk,我們不會投資 SpaceX。如果沒有 Josh 或 Mario,我們就不會投資 Oscar。

過去成績記錄非常出色的創業家是這些公司融資成功的重要因素。我真的希望這是新趨勢。

問:關於跟政府機關共事,你的最佳建議是

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必須使用跟 Uber 的推廣方式不同。因為你不能就這樣突然進入學校體制,然後就開始破壞東西。你不能就這樣闖入後,然後跟學校道歉。我們把這些責任看得非常重要。

你必須跟主管機關合作融洽。在保險領域也是同樣道理,這個領域是地表上管理成份最重的地方。

我想有些我們公司所相信的東西,剛好是許多矽谷公司不相信的。

政府機關不是我們的敵人。法律規則有其存在的必要性。最棒的創業家是要能與工程師以及主管機關合作融洽。你需要擁有某些管理溝通技巧才能做到這點。

問:在 5到 10年間,你會希望這兩家公司變成什麼模樣

Altschool 的目標是要讓老師能在課堂上發揮全新的教學方式,讓所有的孩童能用更低的費用得到更好的教育。我們從私立學校開始這個教學計畫。

但長期來說,我希望 Altschool 能拓展到私立學校、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與公立學校。

公立學校並不是免費的,因為其費用是由納稅人負擔,所以讓公立學校教育變得更好且更便宜是我們社會最需要達成的目標之一。Altschool 的目標並不是要教育少數的私校孩童,所以我們對這個計畫的推廣非常有耐心。

問:那麼對於 Oscar公司呢

我們從瞭解如何與你的保險公司互動下手,並讓你可以理解。我們希望建立一個可以回答你所有健康相關的問題的地方,讓你可以愉快地處理自己的健康問題。

我認為 Oscar 以一個全面健康保健管理單位來說,他們服務更好、效率更高,而且價格更低。

問:可以請你解釋一下你所說的複雜整合問題

你必須同時與工程師與管理者共事,而且必須超越社群、州立法規與聯邦法規,所以調節這些人事物皆需耗費很多的時間。

舉例來說,你要怎麼設立一所學校?你的規畫必須得到許可才可能做到。又或者是,你要怎麼經營一家保險公司?

問:你怎麼去看大型募款的時間點利率現在空前的低,所以很可能會為了私人公司帶來各種不同的資金投入晚期市場。但這些可能在明年都會有所改變。

我不會一邊嘗試又一邊為市場計時。我自認自己是一個好的小投資者,而不是一個大投資者。

這兩家公司都將用這筆資金去做擴張,無論是橫向擴張或縱向擴張。這筆錢不僅僅是用來救急而已。

問:Founders Fund的創立人之一的 Peter Thiel,自稱自己為自由主義者。那麼他怎麼能處理與這些由政府主導的高度控制領域呢

我沒辦法替 Peter 發言,但政府與法規是真實存在的。這兩家公司都在現存的美國體制裡努力中。

你可以試著去做出更廣泛的改變,但這些公司並不用承擔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的投票結果,或是轉換到單一付費者的醫療保健系統。我們在現存系統裡盡我們最大的能力。

此外,無論你是不是自由主義者,我們不止非常關心美國社會,也關心全世界。我們身為創投公司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相信由出色的創業家來經營營利公司,會是做出正面改變的最佳方式。

你可以找到知道如何在體制內工作的創業家,你也可以去改變體制運作的方式。我並不認為這兩件事有太大的不同。最重要的是,你只要對於你正在進行的工作有實際的想法。

問:你將如何評量這些公司是否勝過現存的體制 /系統呢

最後一定會有測試,以及共同核心。Altschool 離標準已經不遠了。

對於 Altschool,我們很關心參與計畫的孩童的數量,以及用共同基準點去比較孩童的發展狀況。另外,我們也很在乎我們是否能教好這些孩童。

對於 Oscar,我們關心的重點是患者的效果以及公司擴張。對於這兩個案例,我們都是品質優先,接著才是數量。你必須先顧及品質,而後要增加數量就會容易一些。

問:Altschool並沒有特別針對種族做出區別教育,但舉例來說,黑人與白人的成就落差是美國 K-12基礎教育中最多人研究與探討的問題之一。對於這方面,你們如此設計教育課程的原因是什麼

Altschool 不可能永遠躲避特定族群。Altschool 想要有廣泛的影響力,那麼我們就得從某個地方開始,然後拓展到所有地方。

我認為最終這將帶給所有人好處,所以只服務特定族群絕對不是我們的目標。

我是個自由主義者,但我最對孩童教育最大的想法就是希望讓他們的起點盡可能公平,所以我們必須提供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這對我跟所有自由主義者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事。

問:同樣的問題要問 Oscar公司。如果 Oscar公司吸引到更年輕更健康二三十歲族群,但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限制了保險公司盈利的方法,所以保險公司不能選擇最便宜與好賺的族群。

沒錯,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的部分設計的目的是要緩和不同類型的消費者與保險公司之間的差異。雖然 Oscar 已經吸引到年輕族群,但他們依然是在體制下運作。

問:有趣的是,這兩家公司都是垂直系統。許多教育與健康科技公司販售商品時都需要事業型銷售,因為他們必須處理大型保險公司或是大型郊區公立學校學區,但 Oscar本身就是自己的健康保險公司,而 Altschool是自己的學校教育系統。

這個循環越來越緊密,像是 Kaiser Permanente 就更加垂直整合。如果你的系統越緊密,你可以做的事就越多。你可以掌控進到公司的事物。SpaceX 之前並沒有這麼依賴外包。我喜歡那些公司老闆瞭解完整系統所帶來的效率的公司。

問:這兩家公司最大的監管風險是什麼

Altschool 正試著使用郊區土地來做為學校局部用地。我們必須利用城市公園與公共場所裡的設施。而至於 Oscar,全美 50 州都有各自不同的法規,但我們只能逐一通過這些法規。州立法規數量遠大於美國聯邦法規,所以挺麻煩的。

問:如果你還想在其他領域找像 Altschool或 Oscar這樣的公司,哪個領域會是你的選擇

我們會去整體思考這個國家所面臨最大的問題。我們現在正在處理健康保健問題、人類多元問題、農業問題。此外,我們也在找尋能源的解決方案。

問:Altschool不是傳統營利公司,而是一個 B型企業。該公司約有一半的資金都來自慈善捐款。這點當初有影響你投資他們的決定嗎

沒有,我認為這超棒。這完全符合我們投資的想法。我們投資這些公司的是因為我們相信可以長遠經營的營利公司,將可以帶來廣泛且長期的影響力。

但同時,你通常沒有很多時間去下決定。如果有家 B 型企業讓你這麼做,那是再好不過的事。

《資料、圖片來源:TechCrunch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