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導讀:Uber、Airbnb 的崛起讓「共享經濟」成了最夯的名詞,也讓全世界許多新創公司趨之若鶩,每每打出自己是「餐飲界 Airbnb」、「美容界 Uber」之類的稱號,期望自己也能像這兩家始祖一樣,估值衝破表。

但隨著兩家公司的興起,他們與法規的衝撞以及勞工福利相關的問題就不停地被提起討論,因為他們找到的使用者痛點只解決了用戶的需求,卻忽略了底層勞工的「權利」。

看看這次美國怎麼討論共享經濟的社會責任?而各位創業家,或許你們也應該在尋找痛點時,同時思考「法規」問題。最後,在討論勞工薪資問題以及新創事業衝撞法規上,美國政府的做法或許值得台灣參考。

從去年開始,在美國關於加班費的議題就爭論不休。到底誰該領加班費?有多少勞工應該得到這些酬勞?

這個月,美國勞工局準備修法決定哪些勞工可以領取加班費,而各界勞工、雇員、工會、雇主都密切地關注修法狀況,畢竟這可是將會影響數百萬美國人的重大變革。

這次修法的重點,簡單來說就是對於「收入門檻」(Earning Threshold)規定的修改。法律規定,若一個人的所得低於收入門檻,則有絕對的權力向雇主要求平時工資 1.5 倍的加班鐘點費,亦能要求工時不得超過一定的限制。原先的收入門檻,大部分是介於 $42,000 到 $58,000 之間,但 $58,000 這個門檻只可保障約 54% 的受薪勞工。

修訂收入門檻的相關規定,是很合理的。由美國公平勞工標準法(Fair Labor Standards Act, FLSA)所規定的收入門檻,在過去四十年內只修訂了兩次,再加上通貨膨脹因素,使得絕大多數的勞工已經不受收入門檻的保障。在 1975 年,有 65% 的勞工受到收入門檻的保障;但在 2013 年,只有 11% 的勞工收入低於門檻,能夠依法要求領取加班費。換言之,現在勞工的平均工時更長,而平均工資更少

  • 企業鑽法律漏洞,員工無法領足應得酬勞

雖然針對加班費修法的初衷是正確的,但如果我們以為修改收入門檻就能解決所有問題,讓大多數勞工獲得保障,那可就大錯特錯了。透過鑽法律漏洞來規避應該支付的薪水的企業比比皆是,而他們的伎倆可說是五花八門。

在 2012 年,統計顯示企業主少支付給員工的欠發薪資將近十億美元,而且這還只是冰山一角。有專家評估,企業主透過要求員工超時工作,且未將額外的工作時數登記在官方數據,利用私有支票支付員工加班費,或者利用其他招數所規避的薪資支出,可能高達五百億美元。

現在有太多的公司因為涉嫌沒有發給員工應有的酬勞正在接受調查,其中的過失包含未給足員工鐘點費或額外工作時數的薪資、錯把員工歸類至不必支付加班費的族群、未讓員工享有用餐和休息時間但沒有給予津貼,以及開出不支薪的實習工作。

例如,Staples 公司今年就遭到未領足應得加班酬勞員工的集體控告,他們認為 Staples 並沒有支付他們的貨車司機應得的加班費。(Staples 這間公司在 2007 年就曾經遭到 FLSA 控訴,該公司將加州的門市助理經理視為不需要支付加班費的族群長達十二年的時間。後來該公司花了三千八百萬美元平息這場風波。)

Walmart、TJ Maxx、Kroger 以及 Chipotle 這些公司都是曾經面臨類似的集體訴訟的公司。

另外,雖然大家可能認為速食業以及零售產業是最可能有這些員工待遇問題的產業,但實際上科技新創公司(尤其是提供即時服務的公司)才是面臨集體訴訟的高危險群。提供創新計程車服務的兩大公司,Uber 和 Lyft,最近也遭到旗下司機的聯合控訴,司機們認為他們應該得到超時工資補貼、最低薪資、空轉車資補貼等等的待遇保障;至於 Uber 與 Lyft 方面,則認為司機與公司是契約關係,並非勞資關係,司機們應該自行負擔成本費用。

最近的一起新聞:加州勞工委員會已經裁定一位 Uber 的司機屬於 Uber 的公司僱員。從此以後,這類仰賴共享經濟和約聘勞力的新創公司,需要開始繃緊神經,去注意如何正確地「定義」他們的員工,以及支付「正確」的薪酬。同時,也有人開始討論,這類新創事業之所以能成功,是否有一部份也是因為它們在創立之初比較不受法律約束,能夠規避應該支付給員工的額外薪資。

  • 讓你的員工願意信任你

雖然很多評論家認為 FLSA 即將推行的法案對於企業而言太強人所難,但實在有太多企業主為了壓低成本,強迫員工超時工作,企圖從現有的資本中詐取更多利益,所以這些法案有存在的必要性。訴訟和巨額罰鍰確實是一種避免企業違反法規的手段,但雇主必須更自動自發地為員工的福利著想,這樣才真正能得到員工信賴。

第一步,就是去檢視自己公司內部對於各個職位的工作敘述是否符合實際的員工工作內容;接著,公司必須清楚地向每一位員工說明所有關於超時工作的獎酬制度,並且鼓勵員工就薪資問題與公司進行溝通討論。

隨著超時薪資法規的修訂工作即將完成,了解並遵守勞動相關法規對企業來說就更重要了。畢竟,比起成天跟工會打官司,乖乖遵守法規對於公司品牌的信譽與名聲來說,還是比較符合效益。

  • 延伸閱讀

共享經濟創業者請回答:Uber、Lyft 司機是否該享有勞工福利?

共享經濟加深的不只是零碎勞動效率,還有勞動階層的不公

台灣政府參考一下:英國力擁共享經濟邀 Airbnb 等企業加持

【專訪簡榮宗律師】創業不能有僥倖心態!數字科技就是前車之鑑

專訪 PChome 總監韓昆舉:金融新創還大有可為,但要加入請先熟讀法律!

(文章來源:TechCrun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