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在惠普準備拆分之際, 其未來命運繫於新一代電腦「the Machine」

▶「就我所知還沒有人提出這麼激進的時間框架」

去 年, 惠 普 (Hewlett-Packard) 宣佈正在研發一款新的電腦, 具備超快運行速度和低功耗的特點, 並且只需一個冰箱大小的主機殼就可取代原先整個數據中心的設備。這個名為「the Machine」的項目將綜合惠普旗下各部門的尖端研究, 而且如果每期研究都達到了各自的宏偉目標,the Machine 有可能從根本上取代當今的標準電腦設計。

這項任務聽上去就很艱巨, 更不用說惠普還在幾個月後宣佈計劃將公司一分為二, 一個公司專門銷售商用硬件和軟件, 另一個公司則專攻面向消費者的個人電腦和印表機。

the Machine 最早將於 2017 年問世, 而惠普計劃在 2015 年 11 月 1 日前完成拆分。因此惠普技術總監芬克 (Martin Fink) 起草了一份兩家公司間的協議, 從事 the Machine 專案的工程師即使在拆分後隸屬於不同實體, 也將繼續合作。

與此同時, 工程師們必須重新考慮該專案的某些部份。芬克說, 工程師們並未馬上開始為 the Machine 打造全新的作業系統, 而是著手將免費的 Linux 作業系統定制化, 看看能達到什麼程度。惠普實驗室 (HP Labs) 的首席架構師佈雷斯尼克爾 (Kirk Bresniker) 說, 明年第一台原型機完成後「將會出現一些嚴重問題,」他說:「我只是想要做出可以示人的東西, 並證明路子是對的。」惠普實驗室是惠普的研發部門, 負責 the Machine 專案。

今年 11 月, 惠普將拆分為面向企業銷售的 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 和面向消費者的 HP Inc., 屆時芬克將擔任前者的技術總監。他說,the Machine 已經成為與客戶的一個日常話題, 同時也是共事的高層之間的話題, 他還表示 HP Inc. 的工程師將繼續與他的團隊合 作。 一旦 the Machine 問 世,「 我 們會發現, 今天我們所做的大多數事情都可以更快、更簡便地完成, 而且我們將得以實現之前無法想像的事情。」芬克說。惠普對於合作協定的財務條款及 the Machine 項目的資金來源不予置評, 但表示該項目是惠普實驗室規模最大的研究項目, 未來也將如此。

根據 the Machine 的相關計劃, 惠普需要接連開發多項技術: 一個名為記憶電阻器的納米級低功耗記憶晶片, 用於極大地增強資料存儲功能 ; 一個運行速度遠高於當前機型的資料傳輸系統, 新的傳輸系統將採用光纖, 摒棄銅線 ; 還有能夠讓新元件發揮作用的軟件系統。早先聊起 the Machine 時, 一位客戶的反應就像談到了治癒癌症。「我覺得這太嚇人了,」芬克說,「我不希望承擔這樣的重任。」

過去幾個月, 為了讓開發人員習慣於為 the Machine 這樣的專案編寫 程 式, 惠 普 已 經 開 始 發 佈 模 仿 the Machine 的硬件和軟件。其中包括惠普 Superdome 伺服器的高容量版, 還有一種名為 Distributed R 的程式設計語言。

韓國晶片生產商 SK 海力士 (SK Hynix) 已經與惠普簽署協議, 將在記憶電阻器完成設計之後為惠普生產。芬克說他們正在討論拿出一款「測試樣品」的時機。

但諮詢機構國際資料公司 (IDC) 的普雷特 (Del Prete) 說, 惠普多年來一直在為記憶電阻器造勢, 卻沒有設法實現大規模生產。「重要的不僅僅是展示一款記憶電阻器能發揮作用, 還必須證明它能夠生產出來,」他說,「就我所知還沒有人提出這麼激進的時間框架。」

惠普實驗室負責 the Machine 系統軟件的弗里德里希 (Rich Friedrich) 說, 開發 the Machine 的研究人員承認他們只有一次機會。「一旦實現了某些進展, 就不可能拋開一切從頭再來, 無論是時間、資金, 還是工程成本都不允許。」研 究 公 司 Objective Analysis 的分析師漢迪 (Jim Handy) 說, 無論是一家公司還是分為兩家, 惠普都必須考慮這個項目一旦失敗將會對其聲譽造成的影響。諸如 the Machine 這樣規模宏大的專案有著方方面面的要求, 除惠普外, 沒有哪家公司如此公開地宣揚試圖同時推進這樣一個專案所需要的所有方面。漢迪說:「要是任何一個部份缺失, 那其他的一切也都等於零。」—Jack Clark ; 譯 汪澤

  • 延伸閱讀

【彭博商業週刊】俘獲中國同性戀的芳心

【彭博商業周刊每週精選】矽谷創投的新愛:DJI 四軸飛行器

過度設計?日本工程師重新發明了車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