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從媒體轉行做汽車,這個澳洲人憑什麼挑戰 Google 無人車地位?

我們等待無人駕駛計程車已經好多年的時間了,現在市場上一次就出現四個強勁敵手!Google 和 Uber 在這方面的努力是眾所皆知;另外則有消息指出 Nissan 也正在開發自動駕駛計程車;現在再讓我們來看看第四家強勁的競爭者,這個新創公司野心之大,號稱在 2020 年將推出全自動的無人駕駛計程車服務!

這家公司就叫 Zoox,由澳洲設計師 Tim Kentley-Klay 以及在史丹佛大學和 Google 無人駕駛車計畫的第一任負責人 Sebastian Thrun 共事過的 Jesse Levinson 共同創辦。

他們所預想的設計是流線型的外觀、充滿現代感與豪華質感,同時配備鷗翼式車門的自動計程車,車內的 4 個乘客會面對面坐著。這台車的代號是 L4,也就是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 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Safety Administration)所認定的第四等級車輛。不同於其他競爭對手的設計,他們的設計不分前後,可雙向駕駛,兩端也都沒有擋風玻璃或方向盤。

  • Zoox的最初概念

Kentley-Klay 認為,現代車輛的駕駛上受到了太多的限制,不能酒駕、不能邊傳簡訊、還要控制速度。他的靈感就在於此,將人們的生活方式在汽車上也能延續,而不用擔心在車上不能用手機或喝酒後不能開車。目前 Zoox 參照著一款新的瑞典車為樣本,正在加州組裝初期的實驗車款。

去年年末,Zoox 從一家大型的風險投資公司獲得了種子基金,而為了避免驚動競爭者,因此一直保持相當低調。雖然他們拒絕透露任何消息,但我們還是靠著瑣碎的資訊,拼湊出這個澳洲設計師如何在毫無經驗的狀況下,顛覆 21 世紀的交通模式。報導中包括了 Zoox 所使用的技術、風險投資的公司、以及車子與工廠的獨家照片。

  • 媒體轉行做汽車

Kentley-Klay 第一個工作是在商業媒體,經營過一家成功的動畫工作室、數位媒體公司、以及影片工作室。過去的十年,他則花了大部分的時間在拍攝電視廣告並建立起自己的企業。到了 2013 年,因為看到自動駕駛車產業的極大潛力,因而畫下了 zoox 最初的設計概念,接著才意識到自己製造出了全世界第一台全自動駕駛的計程車。

他在自己的網站上提到:「這聽起來很瘋狂,但是當你想到自動駕駛技術能解決的移動性問題,那你不去做才是真的瘋了!」

Kentley-Klay 在墨爾本成立了 Zoox Pty 公司,並開始尋找科技與汽車公司洽談;同時他也造訪了許多大學如雪梨大學、史丹佛大學、以及 MIT 在新加坡的合作計畫、還有在加州成立的奇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sity)來分享自己的遠見:「Zoox 並不但但是一家汽車公司,而是這輛車所帶來的交通革命。」

他的想像中是 Zoox L4 不需要特別迴轉就能穿過馬路接上乘客。就算發生事故,安全氣囊在外的設計也能減緩衝擊。甚至他們還想到在車內設置「關燈」的模式,讓你能夠「做你想做的事」。

2013 年初,Kentley-Klay 和工程師 Anthony Levandowski 取得聯繫,當初 Google 所進行的自動駕駛車計畫就是收購他所創立的公司而得以快速發展的。Levandowski 更在六月時更邀請 Kentley-Klay 到山景城進一步討論。

Kentley-Klay 之後更在洛杉磯車展上透露到:「我和他的團隊有了稍稍的交流,也試乘了 Google 的自動駕駛車,知道他們對我的設計感興趣使我相當高興!」

(Kentley-Klay 和 Levandowski)

但是還不到一年,Zoox 情況還不明朗時,Google 就發表了第一輛自動駕駛計程車,雖然兩個位子的設計和 Zoox 大不相同,但基本上的概念是相當類似的。

這意味著 Kentley-Klay 必須快點加緊腳步趕上了!也就代表著該是要找到能造出自動駕駛車的工程師以及能夠大手筆投資的金主了!剛好,有一個地方就是同時具備這兩個條件的——矽谷。

  • 尋找工程師

於是 Kentley-Klay 將目光放到了 Jesse Levinson 身上,一個在史丹佛大學研究自動駕駛車接近十年的工程師。Levinson 曾經為福斯汽車的 Junior 車款寫下自動導航的程式,此車更在 2007 年的 DARPA 城市挑戰賽(Urban Challenge)中奪下亞軍。

Levinson 在史丹佛的博士學位指導教授,同時為 Google 計畫的領導人 Sebatian Thrun 就提到:「Jesse 是我在 20 年的學術生涯中遇見最聰明的學生之一。這些年來他也一直是史丹佛自動駕駛車研究的一大主力。」然而光有工程師是不夠的,還必須要有足夠的資金來輔助才有可能完成這個開發計畫。

  • 資金

接著我們看到 Steve Jurvetson 所創立的風險投資公司 DFJ。Jurvetson 最有名的事蹟就是在 90 年代將 Hotmail 價值 100 萬美金的股份瞬間增值到好幾億美金。

他更在 Tesla 汽車的創辦人 Elon Musk 推出 Model S 的計畫前就投資了 1000 多萬美金;並且在 Space X 發射獵鷹 9 號運載火箭之前就已經投資了 2000 萬美金。但是 DFJ 還不肯透露針對 Zoox 的投資額,就只是在網站上簡單秀出「由 DFJ 贊助」的字樣而已。

(風險投資家 Steve Jurveston 及 Kentley-Clay 和其他 Zoox 員工)

  • 快速進展

2014 年的 11 月,Levinson 正式成為 Zoox 的首席技術長。Zoox 得到了史丹佛大學的自動駕駛車程式專利;同年 12 月,就和史丹佛租用了校內的廢棄場地,幾週後公司就大舉搬遷。他們在大學校內進行研究,有很大的好處是在做道路測試時可以免去和政府申請許可的程序,可以說是大大的加速了他們的開發。

Zoox 對自己的研究間相當有信心,並且在一次記者會上講到這個研究室將會打敗所有其他創業家的車庫。有消息指出,Zoox 還在繼續招募人才,準備從澳洲找來策略執行長及媒體總監;以及從矽谷找來軟、硬體專業工程師。

但是造出一台車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是大型汽車製造商也要花上十幾年的時間才能設計出新的車款,當然 Google 和 Telsa 也不例外。幸運的事,在世界另一端的研究將會使 Zoox 汽車的誕生容易許多。

在過去十多年,斯德哥爾摩的瑞典皇家工學院(KTH)一直致力於自動轉彎駕駛模塊的研究,他們將電動汽車所需用於駕駛、導航和煞車的所有東西都加諸於輪胎上。如此一來不但能夠減少能源的消耗,並且如果車輪經過適當的傾斜還能夠減低輪胎滾動及轉彎時所受到的阻力。此外,每個輪胎都有各自的馬達及剎車的話,整個車體系統就能提供更多的能量及安全性。雖然好處是如此,但最後的成品中,輪胎會比一般都還來得重,當然也需要更精密的操作系統來控制車輛。

https://youtu.be/a-hvCL1y7ME

2012 年,KTH 開始製造研究中的概念車款(research concept vehicle,RCV),一台只有車架、兩個座位以及四個自動轉彎駕駛模塊的車輛。重量達 400 公斤、電池可供行駛 30 分鐘,最高時速可達每小時 70 公里。由於是利用控制系統分模塊控制,他可以說是汽車自動性的最佳測試平台。在一次會議上 KTH 研究員和 Zoox 的相遇,可以說是湊成一對絕佳的組合。

Kentley-Klay 設想的自動駕駛車 L4 配備四個獨立的馬達、電池、電腦,不但能雙向駕駛,還能在每個角落都做到同樣的功能。「這就意味著我們只需要設計並測試整台車的 25%就能做到 100%的功能」他在洛杉磯車展上說到。有了 DFJ 的資金,Zoox 購入了第一輛也是目前唯一一輛的測試概念車 RCV(雖然 KTH 並沒有證實 RCV 的確切價格,但大概會落在 20 萬美金)

Zoox 公司很快地開始著手研究。在 4 月的一次非公開訪問中,可以看到 RVC 已經不是原本的樣子:車體上方加裝了一根 GPS 天線,並且貌似每個角落都加裝了Velodyne lidar 雷射掃描模組,輪胎的上方也多了雷射感應器,前方更有一整排的聲納感應器。

假如 Kentley-Klay 能夠依照 2013 年於ReadWriteDrive所分享的時程表,他們將會在明年底完成可試駕的車輛原型;2019 年完成公路測試;接著在 2020 年就能夠發表自動駕駛計程車——L4。現階段開始,Zoox 將會面臨相當多的規範與測試還有製造上的挑戰——當然也有可能一開始就被 Google 或 uber 收購。

面對現在有許多大科技公司與汽車製造商已經公開的測試他們所做的研究,Kentley-Klay 還是必須看清 Zoox 所面臨的現實狀況。

「我們沒有中間地帶了,要就是非常非常的成功,不然就徹徹底底的失敗,這是個非全即無的狀況!」

  • 延伸閱讀

消滅 9 成汽車量、回收停車格佔地,原來這就是新加坡想推無人車的原因

新加坡交通部有個「未來部門」,推動史無前例的市級無人車系統

Google 偷做叫車 App,是想吃了 Uber 嗎?

(圖片、資料來源:spectrum.ie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