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石墨烯」可以讓票房慘淡的穿戴式裝置鹹魚翻身?

5565383499dab.jpg

文 / 啊啦叮科技聯合創始人陳良龍

科技的發展,尤其是基礎科學的突破,歷來就是工業乃至商業革命浪潮的帶動力。關注科技最前線,或是關注可穿戴設備的人,一定對「石墨烯」這個詞不陌生,也一定清楚石墨烯對於可穿戴設備而言意味著什麼,能否給一直叫好不叫座的可穿戴設備帶來春風?

提到可穿戴設備,或多或少都能想到以 Google 眼鏡為代表的各類智慧眼鏡,三星主導的各種智慧手錶,Nike+ 為典型的智慧手環,以及 Oculus Rift 等開發的一些大塊頭虛擬實境頭盔。然而事實上這些產品還遠未進入大眾的生活,雖然在號稱可穿戴設備元年的 2014 年經歷了一次暴漲式的短暫繁榮,但是很快又歸於平靜。

如果只考慮用戶側的原因,我們可以發現主要是兩點:第一是價格依舊昂貴,像 Google Glass 這類看起來高大上的產品,只有技術狂熱且又有資本的人才會光顧;第二是用戶體驗不佳,其實智慧手環的出貨量並不低,但是普遍都被詬病,最終被部分用戶拋棄。

圖片來源:LWYang,CC Licensed

2015 年春季發布會上,蘋果正式發布了 Apple Watch,區別於以往蘋果產品發布所帶來的震撼,這次沒能引發尖叫,大體上是對半開,驚喜與失望並存。雖不能就把蘋果作為最優秀的標杆,但也足以成為風向標。那麼 Apple Watch 所遭受的不滿,大體上就能反映當前可穿戴設備面臨的境遇了。暫且不討論功能的繁與簡孰優孰劣,從三個技術層面來總結一下可穿戴設備的痛。

● 第一,外形上的人體學適配

蘋果的工業設計自然是沒得說,在外觀上的確足以甩開普通智慧手錶幾條街。不過有心的人一定還記得之前 iWatch 的概念圖,那是一個一體的圓形腕帶,其上面承載了自然彎曲的顯示螢幕,但是這未能真的實現。

一般人都喜歡佩戴圓形的手錶,尤其是女性,這和方與圓的審美並無太大關係,而是人體構造的必然。 佩戴過方形手錶的人都會有一個感覺,那就是累,因為總有一段是無法貼合自己的皮膚的,因而有一種緊的感覺 。再加上每個人的手腕都是不同的,尤其是小孩與成人,男性與女性之間存在較大區別,一款手錶也就很難讓用戶都感覺舒服了。而真正好的外形,就應該能夠適配人體學構造,對於可穿戴設備而言,就是最重要的顯示螢幕都要達到這種效果,但目前我們沒有看到做好了這一點的產品。

再擴展到人的全身,一個無法自適配的電子產品,做的再小也無法真正的讓用戶有自然感。

● 第二,繞不開的功耗

「晚上充好電,盡興戴一天」,蘋果試圖以其優秀的文案將 Apple Watch 最大的弊端變得欣然可接受。但是對於可穿戴設備的創業者們而言,這是一個繞不開的問題。

筆者曾經做過一個智慧手錶,在嘗試了電池容量加大以及各種軟體層面的減功耗算法設計,最終也只能保證 48 小時的續航時間。我們也討​​論過,在智慧手機都需要每天一充的時代,續航時間真的有這麼重要嗎?不幸的是,縱然 Geek 們不在乎這點充電的麻煩,但可穿戴設備的用戶們卻是非常在意。

針對續航時間的一次用戶調查,最低可接受的是一周一充。

● 第三,無法取捨的傳感

這次蘋果也做了艱難的選擇,原本讓人期待的血壓和壓力監測功能被去掉,Apple Watch 也未能免俗的掉入「運動監測」此一非必要功能。

可穿戴設備的兩大主旋律是智能化和量化,這兩者都離不開傳感器,即數據的收集者。基本上一個產品決定採用什麼樣的傳感器,就給其功能做了一個明確的限制。筆者一直認為,可穿戴設備的真正風口是醫療,畢竟相比於人的惰性,對死亡的恐懼更讓人捨得付出。細數那些紅起來的智慧設備,包括血糖儀、皮膚檢測和空氣淨化器,其實都是與人的健康相關性很強的。這一點卻恰恰是可穿戴設備的不足之處,而這是由智慧手錶、智慧手環等載體無法搭載更合適的傳感這一局限所決定的。

蘋果推出的產品一直被認為是相應領域的標杆,iPhone 中使用的多種突破性技術的確讓蘋果值得受此榮譽。那麼為何 Apple Watch 沒能讓人感受到一些技術層面遠遠甩開競爭對手的那種變革感呢?是不是前面提到的三點就是死穴呢?當然不是。

最近一個包含來自英國艾克希特大學的教授 Monica Craciun 在內的國際科學家團隊,成功開創了一個新的技術,將透明、柔性的石墨烯電極嵌入通常用於紡織品行業的織物之中。這一突破給了我們看到未來可穿戴設備在柔性適配人體構造上的希望,可以想像如同現在的面料編織成衣物一樣,可穿戴設備就真的可以「編織」起來。

5565384b11d1f.jpg

用於醫療健康監測管理的可穿戴設備

石墨烯是一種誕生不過十年的新材料,但是一直獲得全世界的關注,其開創者也獲得了諾貝爾獎,甚至現在已經呈現出石墨烯替代矽的趨勢 。石墨烯作為電學原件,有三個最具優勢的特點:透明、柔韌、導電性強。那麼石墨烯為基礎或者改進的電學原件能給可穿戴設備帶來什麼改變嗎?

第一,石墨烯的透明和柔韌是可穿戴設備真正實現可穿戴的途徑 正如前文所言,現在的可穿戴設備在適配人體結構上存在致命缺陷,而只有可以任意彎曲,甚至任意變化的石墨烯才可能真的任意適配我們的人體。

第二,石墨烯的強導電性是解決續航問題的出路之一 目前應用於可穿戴設備的石墨烯電池尚未面世,但是在電動汽車領域卻早已掀起顛覆的波瀾。之前,Tesla CEO Elon Musk 表示,採用了石墨烯的特斯拉汽車,很快能行駛 805 公里,相比目前普通電池能量密度增長近 70%; 西班牙科爾瓦多大學表示研究出首例石墨烯聚合材料電池,可使得電動車最多能行駛 1000 公里,而其充電時間不到 8 分鐘。充電一次可以跑 500-600 公里。

「續航時間短、充電時間長」是現在可穿戴設備面臨的重大詬病之一,那麼石墨烯明顯給了一條出路。

第三,更完美的傳感 現在我們見到的傳感器,都不可避免依賴矽片,即使做得再小,也避免不了硬邦邦的感覺。而早在 2014 年,愛爾蘭科學家利用石墨烯發明了一種新的穿戴傳感器,用於監測血壓、呼吸,能對預警嬰兒猝死,以及睡眠呼吸中止。

因為要採集人體狀態信息原本最值得推崇的是採集人體的生物電,生物電經過導電橡膠傳導至傳感器。而利用石墨烯,將石墨烯導入橡膠中,能夠增強導電性,使得這種傳感器能任意變形,隨意附著在人體上,智能和量化所需的數據採集就不再是艱難的取捨了。

當然,有很多人並不看好石墨烯,更多的是石墨烯的商業化還遠未達到規模。在可穿戴設備這一被看好的未來領域,也沒有誕生利用了石墨烯而產生變革性影響的產品。但是我相信,石墨烯的奇點已經來臨,正如華為任正非所預言的一樣,十年左右石墨烯將顛覆矽時代。

而筆者認為在這之前,可穿戴設備必然已先產生變革,石墨烯時代的到來必定是可穿戴設備的一股強大且持久的春風。我的啊啦叮科技,也不是要做幾個智慧家居產品,跟一跟風潮,而是希望做一個變革與顛覆者。作為想要在可穿戴設備領域有一番成就的創業者,就應該有賈伯斯一樣的變革勇氣,敢於採用他人所未敢用甚至未敢想的前沿技術,做出具有劃時代意義的產品。

  • 延伸閱讀

科學家都站在她肩膀看世界!84 歲碳奈米女王 Mildred Dresselhaus

石墨烯的「掘金熱」

這款來自澳洲的超級電容器,讓 Tesla 可以跟電池說掰掰了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雷鋒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