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砍掉重練的老店翻新法,46 歲葡萄王靠革新行銷年賺 62 億

ki

曾盛麟在英國求學、工作,一待 15 年,回到桃園鄉下的家族企業進行改革。
扛著半百老店的招牌,他要把葡萄王帶往新的境界。

文/段詩潔

公園中一對男女坐在草地上盡情擁吻,螢幕上秀出一排字:「研究報告指出,接吻 10 秒鐘,會交換 8000 萬個細菌,幫助免疫調節」,旁邊的兩位老爺爺見狀,頭也愈靠愈近……。這則廣告在網路上反應熱烈,有人大讚創意有梗、兩位阿北超可愛;也有人認為,挑戰傳統、兒童不宜。不少人對廣告內容印象深刻,至於葫蘆裡賣什麼藥卻有些模糊;「這是葡萄王靈芝王的廣告!」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這樣的連結,確實有些讓人跌破眼鏡。當葡萄王董事長曾盛麟興奮地拿起手機,向我們展示最新的機能性能量飲料 PowerBOMB 廣告:楊一展飾演特務,營救一位貌似妮可基嫚的女子……,在小號樂聲貫穿下,還真有些異國風情、007 電影的 fu。這真的是我們印象中那家「古早味」的老字號葡萄王嗎?

走進位於桃園中壢、歷經 46 個年頭的葡萄王總部,歲月的痕跡清晰可見。但不論是時髦創新的行銷手法,甚至是葡萄王 88%的高毛利、晉身高價股成員,以及子公司葡眾交出的好成績,在在都宣示:葡萄王不一樣了!

眼前這位 41 歲的少主曾盛麟,正是帶領葡萄王改變的靈魂人物。醒吾商專企管科畢業後,他遠赴英國攻讀行銷碩士、博士,畢業後留在英國,進入精英電腦做到泛歐區行銷總監後,轉至英國倫敦的採購顧問公司擔任資深行銷經理,在英國一待就是 15 年。

2010 年,37 歲的曾盛麟回到台灣進入葡萄王。當時的葡萄王是一家極度傳統的公司,員工平均年齡 46 歲,只有 3 分之 1 的人使用 e-mail,沒有人說英文。曾盛麟在英國求學、工作,還是教育、人格養成最黃金的時段,東西方文化、新舊思維大相逕庭,衝擊之大可以想見。

他當時擔任董事長特助,在各個部門見習;在國外工作是對事不對人,但這家公司的人都是看著他長大的。他有些無奈地笑著說,「這些阿姨叔叔伯伯,看到我說的都是:你小時候長得好可愛喔!」

  • 痛苦改革,安度食安風暴

一路走來,當然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因為人都不願意改變。例如他在英國都使用事務機,葡萄王的每間辦公室仍是一台影印機、列印機、掃描機、傳真機。他全換成事務機,員工抱怨頻頻:「用得這麼習慣了,幹麼要換?」以前人事小姐每天要花 2 到 4 個小時把大家的假單一一謄到電腦裡,他改為電腦化,又有員工不滿:「以後人事都沒事做了!」

他捨棄以往員工的齊頭式平等薪酬,導入考績系統,又引起員工抗議,認為福利被剝奪。他每改一件事、每帶一樣新東西進公司,就必須花時間教育溝通,安撫員工的反彈情緒:「以前這樣子公司也在賺錢啊,為什麼要改變?」

他從外面找了很多電子業的新人,希望為公司注入一些新氣象,3 個月不到,那些新人紛紛到他面前遞辭呈:「你們公司真的太落後了!我沒辦法再做下去了。」他回憶,每每面對這種情況,都是強顏歡笑、盡力安撫:「你們是我們公司的新血輪,公司要靠你們來改革,以後你們回頭看,一定很有成就感!」但他心裡想的:「不敢說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我自己都好痛苦!」

他坦言,剛開始的 1 年半,真的很不適應,經常想的是「這公司真的不太適合我,早知道留在英國不要回台灣了。」但這是家族事業,他沒有選擇、不能放棄,後來他轉而更正面思考:遇到問題,就是要解決,想辦法把這家公司帶到新的境界。

就像是在董事會,身為最年輕、輩分最低的成員,一開始,他也像在英國工作時大力建言,但得不到太多回響,難免大感挫折。爾後他想通了,就是默默地做,因為心裡打定主意:「總有一天,我要靠做出來的成績說話。」

4 年多前,曾盛麟回台進入葡萄王時,股價最低 1 度來到 34.15 元,他認為公司不夠透明,大家不了解,因此積極與外資法人打交道。「我的初衷不是為了股價,而是希望外資能成為股東。未來要與別人談合作,他們去查就會知道,外資投資我們是一種肯定,這也是一種行銷手法。」如今,外資對葡萄王持股從 1%,一路攀升至 20%附近。

以前有客戶下訂單,業務從填了訂單後,一關一關簽到董事長後交回業務,業務交給資材課,資材課再盤點原物料庫存後,再開請購單給採購。上述流程,都是分開系統,沒有連結。他在英國工作時,只要海外客戶下單 3000 台筆記型電腦,一打進去馬上連到台灣總公司與大陸廠,表格一打開,缺什麼料?交期什麼時候?一目了然。於是他積極推動電腦化及導入電子化系統,公司效率因此大幅提高。

很多員工一輩子都在這家公司上班,沒有去外面上過課,因此他也很注重人力資源的教育訓練及招募,希望公司以人為本。更重要的是,也成立了品質保證部門。一位老臣私下透露,如果沒有這些改變,在食安風暴一波又一波的衝擊下,四年前的傳統葡萄王,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安然度過?

長期觀察葡萄王的台灣工銀證券投顧資深經理廖昌亮認為,曾盛麟在英國待了 15 年,回到這家位在桃園鄉下、很老的企業,要進行內部改革、組織再造,阻力當然很大。「他花很多時間與大家溝通,把自己的專長導入家族企業。」廖昌亮指出,像之前葡萄王受到毒樟芝事件波及,可以看見他面對媒體的溝通能力。

  • 做事明快,贏得股東認同

從資本市場的反應來看,4 年多前曾盛麟剛進入葡萄王時,股價大約在 40、50 元附近,現在股價來到 170、180 元;廖昌亮認為,確實是對曾盛麟的一種肯定。「尤其去年底葡萄王總裁過世,曾盛麟正式接班,外資、投信這些原有股東,自然會問曾盛麟你的策略規畫是什麼?這個年輕人能不能好好經營這家公司?是否具備帶領葡萄王持續前進的特質?以股價來說,相信他已經得到這些專業股東的認同。」

目前葡萄王共有三大事業體,包括母公司葡萄王、持股 6 成的子公司葡眾,以及持股百分之百的子公司上海葡萄王。去年底葡萄王創辦人曾水照辭世,由次子曾盛麟接班,兼任母公司董事長與總經理;至於受市場矚目的金雞母葡眾,則由曾盛麟姊姊曾美菁繼續掌舵,葡眾去年營收突破六十億元,在傳銷業排名更一路挺進, 目前已來到全台第 2 大。

今年起也由曾盛麟出任董座的上海葡萄王,去年雖虧損 5000 餘萬元,今年 3 月開始單月獲利已經轉正,未來將專心為大陸品牌代工。

去年葡萄王合併營收突破 62 億元,EPS(每股純益)7.24 元。由於產能吃緊,為擴充產能,去年桃園平鎮新廠已開始建置,預計明年底完工。曾盛麟表示,未來除了衝刺集團營收外,也將積極與海外客戶尋求合作。例如葡萄王與雲南白藥合作的田七靈芝王精華飲已經正式上市。「保健食品都需要時間認證,現在就會開始努力,以東南亞布局為主。」這也是父親曾水照給他的目標之一:把葡萄王這個本土公司, 帶到台灣以外的市場。

  • 努力追趕,拚站上國際舞台

採訪的過程中,曾盛麟臉上始終掛著笑容,親切得像個大男孩滔滔不絕,談到一路走來的甘苦,仍是笑得開懷,開朗、陽光的個性一覽無遺。他每天早上 5 點半起床,從台北開車到桃園上班,晚上回到家大約是 7、8 點,不是去健身房,就是陪住在樓上的媽媽吃晚餐,10 點半準時上床睡覺。假日的休閒活動就是遛他的兩隻狗,「其實我很宅。」

廖昌亮形容曾盛麟與別的富二代不一樣,是個樸實、努力的人。沒有公子哥的氣息,不重物欲,也不交際應酬,很容易滿足。「我前幾個月去台南玩,還在路上遇到他,他坐高鐵下來,自己就租了摩托車在孔廟附近趴趴走,誰看得出來他是葡萄王董事長?」

這位接班人給自己的表現打幾分?曾盛麟謙虛地說:65 分。「磨合期很長,葡萄王雖然進步了,面對的環境同時也在進步,要更努力追上,還有一大段路要走。」形容自己是軟性訴求、循序漸進的人,曾盛麟堅定地說:「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扛著葡萄王這家半百老店招牌,包袱或許沉重,但他有信心,要讓父親一手創立的公司,有朝一日站上國際舞台。

  • 延伸閱讀

4 度創業創造 1800 億業績的 57 歲老將,要回台灣救創業了

在史丹佛畢業演講賈伯斯要大家 Stay Hungry,在喬治華盛頓庫克則告訴我們:

你可以說他城府深,但他就是夠聰明才能在賈伯斯死後穩住這個帝國

(本文載自財訊雜誌,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