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st the bubble

【倒數計時】科技泡沫爆發:9 個月後。

科技新聞記者兼作家 Joe Kukura 分析,9 個月後,投資人和創投圈將不再大方分送幾十億鈔票;不賺錢的公司終將失去高估的身價;朝氣蓬勃的新創也會變得坑坑疤疤。

獨角獸(矽谷稱估值超過 10 億美元的新創)會滅亡,鈔票堆砌的榮景會崩毀,賠錢的公司勢必得打包回家。泡沫化的威力我們都見識過:2000 年科技業遭殃、2008 年銀行界受累,Kukura 說他的預言 8 號球感應到又有泡沫即將破滅。

預言 8 號球聽來荒謬,沒關係你不用信,聽聽創投大老緊張的預測吧,泡泡越吹越大,靠的就是他們灑的錢。

● NBA 小牛隊老闆 Mark Cuban

就在 3 月初,億萬商賈 Mark Cuban 發文《為什麼這波科技泡沫化比 2000 年的還可怕》,文中提及當年的網路泡沫化就是因為網路公司爭相成立,但收益根本遙遙無期,投資無異是肉包子打狗。

Cuban 寫道,「今天的狀況更不樂觀」,因為風險集中獨立天使投資人和群眾募資召集人,而非圈子更大的股市,「我可以很有把握地說,多數獨立天使投資人和群眾募資召集人手上的投資,其現有價值都低於當初買進的價格。」

● 金融創投大家 Marc Andreessen

去年 9 月底,Marc Andreessen 連發 18 則推特文,大嘆新創燒錢過快,主管又太菜。Andreessen 警告說「市場轉向時,我們就可以看到是誰沒穿泳褲還跑來游泳,太會燒錢的公司會『人間蒸發』,而且市場一定會轉向。」

Andreessen 是口袋很深的金融家,為創投 Andreessen Horowitz 共同創辦人,Andreessen Horowitz 是矽谷和美國國防部的老夥伴。

● 紐約第一創投 Fred Wilson

紐約第一創投稱號的 Union Square Ventures 共同創辦人 Fred Wilson 也針對新創燒錢率發警告文,「總有一天,這些新創得開始建立實質商業,產生實質利潤,不再依靠投資人慷慨解囊讓公司存續,開始用傳統的方法創造企業價值」,Wilson 寫道,「我們的創投組合中,就有數家公司月燒數百萬美元。」

● 矽谷創投大家 Bill Gurley

3 月在美國德州的「2015 西南偏南大會(South by Southwest, SXSW)」上,創投公司 Benchmark Capital 的合夥人 Bill Gurley 和《紐約客》撰稿人兼暢銷作家 Malcolm Gladwell 大談經濟和企業前景,Gurley 提出了「風險泡沫化」,幾十億美金投入年輕公司,但這些公司的履歷上並沒有成功業績。

「我們身處在風險泡沫中,這些新創,這些… 被稱為獨角獸的企業,使整個矽谷和新創圈暴露在前所未有的風險。」

幾乎沒有創投真的會用「科技泡沫化」這詞,因為他們應該都有不想放手的投資,所以把擔憂和推測講得模糊不明,Gurley 用的是「風險泡沫化」,Andreessen 形容「災難性流血融資(down round,股票價值低於投資人買入的股價)的風險節節攀升」,Wilson 則說「燒錢、虧錢,強調虧錢」。現階段而言,字面上的抽離似乎很重要,可是一旦有人開始丟工作,就會顯得頗耐人尋味。

這種市場用什麼形容詞都不重要,它揚棄傳統的估值公式,很冒險又難以存續。看著《財星》雜誌上 83 家被封為獨角獸的新創,只看到了名不符實的數字和潛在的經濟風險。

  • 流血的獨角獸:經營超過 10 年卻還賺不了錢?

Gurley 在 SXSW 大會上說:「現在矽谷內賠錢公司的員工數可能比以前都還要多,這種狀態十分脆弱,因為資金走緩時,這些員工的飯碗就要不保了。」事實上,Gurley 去年早已警告投資過熱,風險攀升,會導致科技泡沫化

確切計算賠錢公司的員工數「可能」沒那麼容易,但大量雇人的虧本企業並不罕見,Twitter 和 Amazon 依舊瘋狂招人,可是他們都沒在賺錢;Snapchat 和 Dropbox 被譽為「十角獸(decacorn)」,意即估值超過 1 百億美元的獨角獸,但他們的收益不是趨近於零就是只有薄利;Dropbox 在近期的新創收購戰中,槓上競爭同業 Box,兩者的支出積分不斷累計,卻都沒有擬出連貫的清帳策略。

近來,部分處於流血融資的獨角獸祭出欲振乏力的生財計畫,但都沒有值得一提的成功案例,Twitter、Box、Spotify 以及 Shazam 都企圖推行少額開源計畫,通常鎖定少數廣告商和買家。

這 4 家企業都快 10 歲了,Amazon 也將滿 21 歲,Dan Lyon 在矽谷八卦網站 Valleywag 意有所指地說:「若營業過了 10 年還不賺錢,這代表什麼呢?

這代表新創「走在流血尖端的科技(bleeding-edge technology)」(註:指的是十分年輕的尖端科技,高風險、低穩定,容易失敗賠錢或必須投入更多資金研發),真的要讓企業的荷包失血了,就連有賺錢的新創也難逃這股森然逼近的風險烏雲。

  • 特約經濟的逆襲:傭工 v.s. 員工待遇擺不平,法庭將成新創屠宰場

Gurley 在 SXSW 的會談中表示,要預測為什麼市場會走到這一步十分困難,他也不甚確定,「但我確實認為今年會看到許多斷氣的獨角獸。」

稍稍預測一下的話,Kukura 認為,若將來立法要求「共享經濟」企業將僱工待遇比照員工辦理,法院將會是獨角獸的屠宰場。Uber 和 Lyft 正面臨類似的官司,未來他們可能必須把特約司機當員工對待,勢必是一筆龐大開銷。

購物宅配商 Instacart 也是一隻獨角獸,同樣面臨此種團體訴訟,其約聘工要求員工身分、加班費與車馬費。期待昂首馳騁的獨角獸 Homejoy、Caviar、Handy 以及 Postmates 也難逃相關訴訟。只要團體訴訟律師一聞到獨角獸的血腥味,可以想見會有更多類似的官司,針對以獨立特約工為營收主力的 APP 和服務商。

  • 科技大廠的挫敗

面對特約經濟的法庭逆襲,首當其衝的是小型新創,他們的公司名稱通常只有一個古怪的英文字,而 Google、Apple、Facebook 等績優科技大老能安然度過,大家都很希望這樣相信,只可惜事與願違。沒錯,Apple 手上的現金比美國政府還多,這筆財富不會瞬間流失殆盡。可是,這些大廠勢必得更仰賴稀有員工,還必須極盡寵愛,將他們捧上天。

這波科技浪潮由大把鈔票推波助瀾,不過從 2000 年得到的教訓可知,鈔票可能隨時化為烏有。由創投慷慨餵養的新創會浪死灘頭,間接衝擊更成熟更大型的科技公司,接著,會計違規出現,連累看似非關科技的電信業和房產業,然後這場災難蔓延全國,這情節不陌生吧?

不過,幸好矽谷創投吹出的泡泡不會像之前的泡泡一樣吹得到處都是,因為泡泡累積的帳面財富還沒有傳得很遠。

  • 所得不均的病毒

如今,矽谷和紐約發出去的薪水高到破表,但美國的所得中位數卻掉了幾個百分點,而且大部分的頂尖科技商還是堅持只和特定企業合作,這些企業侷限在加州北部和紐約市。

但這些地區日子可不好過,賠錢的科技公司驅使物價上升,房屋到麵包全面上漲,高估的生活費不只造成替代效果和仕紳化,還帶動其他物價飆漲,包含辦公室租金、房產、房租、薪資和整個就業市場。因此,科技泡沫化不僅僅影響科技從業人員,廚師、警衛、助理、跑腿網站 TaskRabbit 裡的派遣兔、Uber 司機等全數在劫難逃,就算你沒有嚐到科技熱潮的甜頭,泡沫化的苦你還是要一起吞下去。

此次的科技泡沫化不會一夕爆發,像 2008 年雷曼兄弟那樣無預警地投下破產震撼彈,這次會像小傷口慢慢滲血一般,只是傷口會越來越深,失血會越來越多。令人聯想到 2000 年的 Fucked Company,這個網站把公司的「死亡程度(倒閉程度)」當遊戲,還依嚴重度打分數,當年網路產業崩盤,業內人士每日必刷 Fucked Company。

那些淒慘的日子,不遠矣。

  • 延伸閱讀

矽谷投資人 Chris Sacca :唯有科技泡沫破裂,真創業王者才會顯現

矽谷創投大家 Bill Gurley 預言:我們將面臨更甚 90 年代的科技泡沫!

矽谷有沒有泡沫?Tim Draper:好光景最少還有兩三年

共享經濟加深的不只是零碎勞動效率,還有勞動階層的不公

(資料、圖片來源:The Kernel36 氪wikipediaTax Creditszhongxiao37;首圖來源:David.Owens,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