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觀全球,都市化不斷擴張,社會上的不公平問題也逐漸浮上檯面,再加上城市的物流與服務已達臨界點,所有的狀況看下來,企業與消費者都希望讓城市生活更聰明、更有效率、更友善一點,但這似乎只能說是共享經濟下渺茫的大願景。

而現今都市的運作模式可以說是殘破不堪;光是倫敦,就有許多佐證的資料:

·交通的壅塞一年就會耗費掉 40 億歐元
·倫敦人一年就會浪費 1 億 7 千萬個小時在塞車上
·超過 3300 死亡人次是和空氣污染相關的;甚至在市中心每 12 個死亡人次就會有一個和空氣污染有關
·倫敦的平均房價為 458,283 歐元,平均每個居住單位是 35,000 歐元
·倫敦的貧富差距是全英國最嚴重的,10%的有錢人擁有了 60%的資產,全人口最窮的 80%則分享 20% 的資產

上述種種現象,都只會變得更糟而已。

倫敦的 860 萬人口,預計到 2030 年時還會再成長 140 萬人。Alex StephanyJustPark(一個將汽車駕駛與停車位連結的 app)的執行長說到:「如果我們沒辦法改善都市狀況,那我們就慘了!』」

理論上來說,城市和共享經濟看似是相當搭配的夥伴。城市密集的生活空間使得在地居住者往往是使用共享服務的先驅者,像是車輛與居住空間的共享。

共享服務公司也相當熱切的推銷共享的好處:能創造工作機會、減少交通阻塞與污染、減少消費額、更少的浪費、拉近人們的距離、提升對於陌生人的信任感……等等。

但是在《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於倫敦所舉辦的共享經濟高峰會中,Stephany 的小組專題討論到了「都市的未來」,他們的結果是要創造一個更高程度的共享城市還有許多的障礙需要克服,特別是共享的同時又必須公平!

這場討論中,參與的包括了前唐寧街特別顧問兼共享辦公室空間 Second Home 的共同創辦人Rohan Silva;都會租車服務 Zipcar 的英國區總經理Mark Walker;代理政策執行官Jimmy McLoughlin。而討論主題主要集中在私人企業創造出差異性的例子。

舉例來說,Croydon Council 就在一年內省下了 50 萬歐元,並且利用 Zipcar 減少了 42%的員工駕駛時數,而整個倫敦總共 32 個討論會議;相信在節省成本、減少污染上有很大的進展。

不過在更大的願景上,共享經濟的公司們要如何重新塑造都市的未來又是更難想像的課題了。他們的服務與產品可能導向了更永續的未來,因此消費共享的新創公司更應該優先步上軌道。

  • 創新的規範與權力:要怎麼「法制化」共享經濟?

確實,現今一個恆久的討論主題之一就是對於創業的需求與保護其「創新的權力」(right to innovate),發明這個詞彙的歐盟執委會首長 Martin Bailey,正試著確保執委會在不扼殺創新的前提下,建立規範的空間。

然而在一次次專注共享經濟的新創公司身價進階到幾十億資金時,幾乎所有的團隊都希望成為某個服務領域的「Uber」;這樣的情形讓會議室在討論到對已存新創公司的待遇、勞工權益、以及當地房屋市場的應用上時,有了明顯的躁動。

一個小組會議討論到對於共享經濟公司的規範,Airbnb 的歐洲暨加拿大政策首長Patrick Robinson 承認每家公司都應該受到平等的規範,但同時應該解決一些問題,例如在紐約檢察長報告中有 6%的房屋主人藉由 Airbnb 從紐約市租金中獲利了其收入的 37%的問題。Robinson 補充,Airbnb 上大多數的房東都並非專業。

所以共享經濟中的勞工到底是誰?是微型創意者嗎?還是試著賺外快的人呢?或是傳統的工資低廉的勞工?如果共享經濟的重點是創造就業,而不是讓人賺零用錢的,那勞工是不是應該要有所福利?或是,在微型創業的未來,這些勞力集中的公司是否應該建立退休金制度、產假、病假給付、以及休假制度?

當然,這一切還是以服務本身為基礎。低門檻的平台可能就會吸引能力較低的勞力,當然薪資就會較低。但是仍然有可能會有許多大才低就的狀況。Hassle.com 的執行長Alex Depledge ,就講了一個一週工作 50 小時的清潔工的故事。在現行的薪資制度下,Depledge 說 Hassle 每小時會付 8.5 歐元的薪資(根據其網站),而這位清潔工已經能夠在獅子山為其父親蓋一棟房子。

然而那位清潔工是個例外,在 Hassle 工作的人其實大多是看上了其工作時間的靈活分配性,族群大多是有著家庭的婦女、以及課堂間打工的學生。

但是一個人的靈活分配就是另一個勞工的不穩定,而最危險的就是靠這份工作餬口的低技能的勞工。在規範的討論組中,英國飯店協會的法律、政策執行長兼顧問 Jackie Grech 質問道是否女性因為共享經濟中缺少的產假制度而受到薪資排擠。

NESTA 公司的創新實驗室執行長Helen Goulden 也提醒,共享經濟中能獲利的資產如汽車、房子,其實是很多貧窮階級不擁有的。

  • 共享經濟現在卻成了衝突的起源?

雙層的共享經濟市場會興起嗎?一個上層階級與下層階級的共享經濟事件,在考慮到了現今共享經濟更往即時需求的產業發展時,似乎變得不那麼稀奇。

針對即時需求的服務似乎還是維持在那些放下自己資產來完成工作的勞工,但如今的預期是這些勞工能在顧客有需求時,能以最快的速度提供服務,或是讓給下一個已經準備好的勞工。

「共享」在過去為附加的價值,但如今卻產生了衝突。

共享經濟一直都有一點誤用及矛盾。某方面來說,這是人們打著「利他」的旗幟尋找更便宜、方便的自私行為。

JustPark 執行長 Stephany 提到:「環境保護論者應該要是對這樣的服務最有幫助的,但其實他們的助力是最小的。我們的顧客使用 JustPark 只是因為它更便宜、更方便而已。」

(資料來源:Tech.eu;圖片來源:Mike Kniec,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