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軍突起的 Meerkat 給美帝人民的娛樂生活帶來了完全不同以往的新潮體驗,那它僅僅會停留在娛樂的層面上嗎?答案肯定是 No。Dan Pfeiffer,美國總統奧巴馬的前任高級顧問,近日在 medium 發表了一篇博文,表達了他對 Meerkat 如何在 2016 年影響美國政治生活的一些看法。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每隔幾分鐘我的手機都會有震動通知,告訴我在 Twitter 上我關注的人中又有一個加入了 Meerkat。在參加 SXSW 大會時,無論走到哪里大家都非常熱烈地討論 Meerkat。如果這種討論沒有出現在各類媒體報導內容上或者總統競選活動中,那麼他們一定在犯一個巨大的錯誤。

如果 2004 年是 Meetup 的時代,2008 年是 Facebook,2012 年是 Twitter,那麼 2016 年將會是 Meerkat(或者是類似 Meerkat 的社交網絡)。

儘管目前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如何使用它,大多數我所看到的內容都只是一些跳躍性的事件信息流(或者尷尬的記者和他們粉絲的交流),甚至 Meerkat 還遭遇了 Twitter 的封鎖,但是,無論是 Meerkat,Periscope 或是其它,能夠如此簡單容易地提供視頻直播服務,它的發展潛力將是無限的,它會輕易地擊垮擁有財政和結構優勢的電視類傳統媒體,就像當年博客對於報紙的衝擊一樣。

試想一下,當兩週前直播任何事件還需要一個龐大且昂貴的衛星車,需要一大堆昂貴的電纜和昂貴的衛星時段時,現在只需要你的手機就能完成。

那麼,這將對 2016 年的政治產生怎樣的影響?

  • 這一年「47% 的政治時間」將會成為影片直播。

基本上政治競選活動的每一天每一時刻都可能會視頻直播,以提供給無論在哪裡都會有興致觀看的選民。這週末,我在雜貨店排隊時看了一些有關 Jeb Bush 在 New Hampshire(新罕布什爾州)的競選活動,這種未經修剪的原始直播視頻在以前也只有通過 C-SPAN 的節目“Road to the White House”中才能看到。這其實對於選民而言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它打破了選民和競選活動之間的障礙,讓遠在千里之外的人們與在現場的選民可以同時了解競選活動的進展情況,而不是通過電視去了解一些被剪裁過了的由電視決定的內容。

  • 電視和平面報導之間的界限將進一步模糊

一周 24 小時的有線電視新聞已無法滿足觀眾對專家點評的需求,這就使很多文字工作者也開始進入電視領域,而 Meerkat 將加速這一趨勢。當競選活動逐漸升溫時,會有越來越多的記者在發布文章、微博、博客之後還會輔助提供視頻報導和分析。對於媒體而言,能否使不同渠道的受眾都參與進來是其成功的關鍵,而記者將無法避免這個現實。

  • 千禧一代有更多的參與機會

Meerkat 使媒介和競選活動可以把視頻流直播內容直接推送到千禧一代(1984-1995 年出生的人)的手機上,而千禧一代正在有越多越多的人在網上點播觀看電視內容。以前的電視競選報導總是刻意地將年輕人排除在政治競選之外,而 Meerkat 則為年輕人提供了政治參與和受眾群體擴展的新機會。

  • 有關競選活動的 Twitter 粉絲價值將繼續攀升

奧巴馬在 Twitter 上擁有 5600 萬粉絲數,在全世界排名第三。設想一下,如果有 10% 的粉絲在接下來幾個月在 Meerkat 上觀看了有關奧巴馬的競選視頻直播,這將是在任何給定的時間內接近 6 萬人的潛在觀眾群體,是任何有線電視新聞節目無法相比的。如果競選活動和媒體報導擁有巨大量的粉絲參與人數,這將會帶來真正的結構性優勢。

對於媒體和政治世界而言,還需要一段時間去考慮在傳播和參與中如何最大化利用這一技術。最初的嘗試可能是尷尬和愚笨的,但是當選民逐漸在 VFW halls 和中學的核心社團中興起時,大家就會清晰地認識到,另一種新的技術正在變革著我們的政治。

延伸閱讀:一個月衝到 30 萬用戶、千萬美元資金:讓推特剉著等的 Meerkat

延伸閱讀:專訪柯文哲:「因為網路技術的出現,讓整個政治的新面貌會出現。」

延伸閱讀:Big Data 跨領域的思辨:大數據的階級性,也許會促成新政治革命的誕生

(本文載自合作媒體36 氪,未經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