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導讀》:隔著一個海峽的香港創業圈近來也經歷了一番震盪。香港新創者必須在地價高、本土市場小等多重挑戰下創業,而且時不時要面臨是否得出走到中國的困難抉擇。身為一個亞洲的金融中心,在那裡創業並沒有比較容易。

最近香港政府終於開始意識到除了傳統金融業之外,新創產業也是一塊值得開拓的領域,於是開始投注資金。不過我們也要複習一下Peter Thiel 曾說過的觀點,他認為政府的角色應該要有一定限制,否則反而會對創新產業造成阻礙。本文作者無謂軍就港府投資創新產業評論,探討政府的作為是否有助益,以及這筆資金是否真的能催化香港創業生態。以下為作者投稿。

香港政府在 2015 年的預算案裡終於意識到想推動創意產業,必須學習新加坡般大灑金錢,扮演扶持角色,優化創業環境。例如降低創業的「三座大山」—— 人才、推廣、租金。但政府如果還是想不通推動科網創業這回事必須市場由導向,而堅持官員審批另立遊戲規則分配資源的老方法,那就只會南轅北轍,錢花了依然於事無補。

表面上看,預算案扶持創意產業政策似乎很全面,向「創新及科技基金」注資 50 億、科技園預留 5,000 萬設「科技企業投資基金」、向「創意智優計劃」注資 4 億、3 億推行「藝術發展配對資助試驗計劃」、5 億推動時裝業、2 億優化「電影發展基金」、「中小企業市場推廣和發展支援基金」注資 15 億等等。

  • 市場導向才是趨勢發展重點

其實這些都是偽命題,真正的要訣在於公有資金以什麼形式進場。 個人認為公有資金解決創業問題最有效的辦法必須靠市場導向。例如以香港公認最頭疼的租金為例,近年 co-working space 大增,租金其實基本已經不是大問題了。比起勞師動眾大興土木的偏遠園區、如數碼港,科技園等,往往是這些市中心的社區對科網創業者來講遠為實用。

但官僚政府一向喜歡衙門思維,開了對少開設林林總總委員會,要經營者填表作文遊戲文章,來滿足官僚系統的衡量「標準」。 這次的預算案總算有些突破,起碼科技園預留 5,000 萬設立「科技企業投資基金」,聽說將會以配對基金形式運行。配對基金即是說私人投資人對企業進行投資,政府會投入資金去 match。

配對基金的設計思維是,既然有專業的天使投資者肯真金白銀買入,政府搭順風車可以降低風險投資的風險。 配對基金值得肯定,因為這種市場化的方式絕對比通過什麼官僚評選方式來配資強得多。當然,問題還是會有的。

  • 新加坡創業政策出漏洞,納稅人錢白花

例如新加坡的配對基金便被指浪費資源養懶人。因為很多不適合創業的人聞到了「錢途」後,不顧機會成本跳出來博一鋪。有些人一旦拿到了投資,就慢慢燒政府錢,玩幾年。這些問題在新加坡確實十分明顯,政府出錢鼓勵年輕人創業,並且無論項目最終成功與否,都不用償還。結果是,大學畢業生一窩蜂爭住「創業」,幾年後幾乎全軍覆沒,可以持續的近乎鳳毛麟角,但虧蝕全由新加坡納稅人埋單。

其實這個配對制度引進一些改動。例如由天使投資者作為主題去申請政府的項目投資補助,政府一開始不要求任何回報的專款專用形式撥款給該投資項目,然後按年期分批讓投資人決定是否轉換成項目的低息可換股債券。簡單來說就是每年到一定時候政府要求從投資人基金那裡收回一部分項目補助金,投資人自行研究到底是想還款給政府還是選擇把自己一部分的項目企業股份作為標的物發可換股債券給政府。

這樣一來,就算創業者想當政府是老馮投資人也不會長期同意,而且此舉等同逼投資人做定期的真金白銀項目審核,如果老老實實覺得是寶,就請提早還錢給政府換成私募資金,加速公眾資金回籠扶持另外的項目。如果要繼續霸住低息公眾資金,就請分享投資項目將來的股份收益。

如此一來既能避免「失敗」項目繼續霸佔公款,又能提高撥款的投資效率,讓更多人可以享受。 其實天使投資人用這種最初不設還款期的 convertible note 去制衡 startup。這既是古惑仔的手段也是硅谷風投行業市場雙方博弈下不停進化的產物,政府不改官僚作風,換換腦袋,即使通過成立創新及科技局、注資多百億元,最終只會多變出據聞要幾十萬購買傳說中的「不能流動美食車賣魚蛋的」的尷尬場面,當真是勞民傷財之舉。

延伸閱讀:台灣政府可借鑑:新加坡推創新,法規修改、獎助計劃一次到位

延伸閱讀:阿里巴巴帝國再度擴張,41 億重金挖角香港新創人才

延伸閱讀:中國力拼跨境電商,台灣香港卻淪為便宜勞力補給線?

(文章來源:無謂君 FB Page,圖片來源:pamhu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