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hui Ong 離開輕鬆的軟體工程師工作,成為環遊世界的背包客!

  • 所有人都認為她瘋了 … …

Alhui Ong 是一個成功的財務軟體工程師,領著六位數的高薪,為一些像 Accenture 的公司提供顧問服務。但 Ong 並沒有因為高薪而快樂,她喊而這份工作是枯燥的,令她累極了,也令她失去了對科技的熱誠。更在同時,她和她的伴侶決定分道揚鑣,這一連串的經歷讓 Ong 決定:「我要休假一年,去當背包客。」

聽到這個消息,Ong 的朋友們紛紛責備她,告訴她所有她應該做的事情,應得的成就。

「妳正在而立之年,應該要生小孩,或者是成為公司的副總裁,而不是待在髒髒的旅館裡面。」

Ong 回憶著,她並沒有理會這些勸說。

「很幸運地,終於得以完成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在我大學畢業之後,我並沒有辦法環遊世界。」

她在這趟拯救所謂的中年危機的背包客之旅,闢出了一條路,一個全新商業點子:Love With Food,一間提供線上訂閱服務的公司,他們提供有機或是全天然的零食,每個月只收費美金 10 元或 19.95 元,就寄一給訂閱者一箱各式各樣的零食。

  • 遊遍 20 個國家,最終她回到美國開始職業生涯的另一段嘗試

Ong 遊歷了二十個國家,包含埃及、土耳其、中國大陸、馬來西亞,還有許多東、西歐國家。

身為一個天生的饕客,Ong 表示她在這趟旅程中接觸了各種不同的美食,也讓她更堅定自己對食物的熱愛,但除了品嘗美食和遊歷山水外,Ong 也在尋找她自己的方向:到底生涯的下一步要怎麼走?

新加坡人的她說「我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但同時,「我也在掙扎是否回美國。」

最後,Ong 表示她真的很思念美國,因此決定告別撫育她長大的國家。不過 … …

「我不想再回去當工程師了。」她笑著坦承:「那真的很無聊。」

所以,她決定去幫忙一個在地方農市賣商品的朋友,這是 Ong 第一次嘗試經營食品雜貨,雖然她認為她朋友的產品真的很不錯,但卻沒有辦法普遍鋪貨。在中間商、經銷商和一般商家的採購,都只為全國性的品牌留下銷售空間。

Ong 表示:「這根本是沒效率的系統!最讓我生氣的是有很多很棒的商品都無法讓大家看到。」

同時,Ong 也申請並順利進入烹飪學校;而沒有工作、等待秋天開學的她,也因此有時間去處理她朋友的困境,並且走出自己的路。

她說她真的很喜歡科技,「這是為什麼我一開始會變成軟體工程師。」Ong 表示,但是在財金領域裡,「是無法容許創新或犯錯的。」而把她的科技專長和對食物的愛融合在一起,似乎就是答案。

Ong 從未到過烹飪學校,在 2008 年的時候她開始學一個全新的語言:Ruby on Rails,然後開始建立一個能夠解決她朋友目前在市場上遇到問題的解決方案。

  • Ong 跑遍各大展場,終於找到了獨家利基市場

除此之外,Ong 也去了所有有關食物貿易的展覽,學習一切關於這個產業的知識,她所做的事情就是不斷地傾聽。而這些都有助於她驗證關於 Love With Food 的第一個想法。

最初,她希望可以做一個具有社會公益性質的點心網站,但很快的她就發現這種快速銷售的模型是無法運作的。

「我好喜歡吃。」Ong 表示,所以一開始,只要是特別的東西,我都會把她列入考量。但若是沒有遵守策展原則,Love With Food 很有可能就和其他的競爭對手一樣,變為一個只是曇花一現、失敗的訂閱服務。

因此 Ong 開始注意趨勢,「饕客社群並不害羞於告訴我們他們的想法。」她提到;同樣的,Ong 開始用自己的視角去思考,她並不會買那些她無法叫出成分的產品,在這樣的思維下,Love With Food 找到了有機和自然這塊利基市場。

  • Ong 不認為中年是硬傷,反而透過經驗找到了很棒的服務切入點

雖然她說資訊能力是會過期的,因為這個市場變化地太快。不過 Ong 也表示,年紀大一點(如她已經要 39 歲)是有助於產品發展的。「我只會做那些對食物公司來說『合理』的事情。」她強調。

目擊消費者在農產品市集,偷偷摸摸不發一語的把樣品拿走的時候,讓 Ong 想到了一個新點子:「每個人其實對拿試用品或樣品這件事情,都是有罪惡感的。」但其實企業們對於消費者關於味道、質料還有其他更多回饋等是很感興趣的。

所以 Ong 建立了一個品牌分析功能,藉此解析消費者的資料,這對於小公司來說,這會有很大的幫助,特別是在有限的資源下。比方說,消費者們就會在線上被要求要回答關於包裝的問題,例如:「好開嗎?」

找到了這個切入點後,Ong 表示:「我們開始蒐集這些資料,因為(對大型食品商來說)一旦決定了大量生產的決策,就很難回頭。」

而這個項目帶來整體營收的 20%,她表示,隨著如雀巢(Nestle)和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等企業的註冊,我們就夠知道這是可行的。

Ong 提到通用磨坊最近收購了像 Larabar 和 Food Should Taste Good 洋芋片這樣的品牌,Love With Food 提供他們可以看到趨勢的資料,而不用讓他們花費自家預算在市場研究上面。

「對我來說,這完全合理。」Ong 強調:「我想知道我寄給你的東西,是否你下次會想要再買。」

  • 努力經營社群,她有信心做得更好、更棒

Ong 原本就計畫每售出一盒就捐贈一餐,迄今為止,公司已經透過像 Feeding America Network、Share Our Strength-No Kid Hungry 等食物銀行,送出了 10 萬份餐點給飢餓的孩子們。

這樣的社會善心並未止於此,Ong 提到 Love With Food 社群是熱愛社群媒體和社會影響力的一群人,除了有超過 20 萬死忠粉絲和諸多分享數與回饋外,Youtube 頻道也有 46,000 支主打 Love With Food 的使用者影片。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U6iEWK2pwg[/youtube]

「這是為我們品牌做的免費網告。」她表示,這也幫助完成總體目標,創建出一個新的行銷管道,納入處理各類食品企業,從個體企業到跨國巨頭。「我們正努力做出一點改變,希望能提供一條龍服務。」

(資料來源:FastCompany;圖片來源: FastCompany ,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