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糟透了。」 這是印尼人 Aldi 在吉隆玻見到他的

好朋友陳炳耀 (Anthony Tan) 時說的第 一句話。Aldi 從吉隆玻機場打車去陳炳 耀家拜訪他, 但這次打車經歷讓 Aldi 實 在鬱悶, 被司機狠狠宰了一頓不說, 司 機的服務態度也十分惡劣。

「你的爺爺就是的士司機, 你怎麼 就不能解決一下這裡的打車問題呢? 」 Aldi 略帶抱怨的話讓陳炳耀在參加哈佛 MBA 2011 年的創意商業計劃比賽時, 提 交了一份東南亞市場打車軟件的計劃, 並且獲得了第二名。

在東南亞, 除了經濟比較發達的新加 坡之外, 絕大多數東南亞城市都面臨一個 問題: 的士營運商不守規矩, 而且效率低 下。而且,「在東南亞, 即便是新加坡, 也只有 6% 的的士行程是提前預定的, 更 不用說其他城市。而在上海和東京, 這一 比例分別為 24% 和 28%,」陳炳耀告訴記 者。

東南亞地區目前擁有 6 億人口, 隨著 廉價智能手機的不斷普及, 移動互聯網 使用率快速增長, 打車軟件也有了適宜 生長的環境。現年 32 歲的陳炳耀於 2012 年 6 月在馬來西亞將這個商業計劃付諸現 實。除了的士打車服務 GrabTaxi, 同時 還提供專車服務 GrabCar 和具有當地特 色的電單車服務 GrabBike——司機騎著 電單車上門接用戶。司機每接一單就要支 付一部份費用, 根據地區經濟水準不同, 費用不等。比如在新加坡, 司機每單要向 GrabTaxi 支付 30 分到 50 分新加坡元。

而鑒於東南亞地區線上支付還未普及, 司 機的傭金支付方式是通過一張充值卡。這 種充值卡在便利店 、加油站等地方均有 銷售, 司機購買後置入打車系統中。「卡 裡面有餘額司機才能接單。」陳炳耀說。

目前 GrabTaxi 日活躍司機數量達到 6 萬人, 每日接單數量在 30 萬單左右, 已經覆蓋東南亞地區 6 個國家 17 個城市。 陳炳耀聲稱公司已經開始盈利, 同時他 認為解決問題與賺錢同樣重要。為了解 決東南亞地區交通安全, 尤其是女性的 安全問題,GrabTaxi 採取了不少措施。

首先是與當地政府合作, 通過警察 機關來保證基本的安全。其次, 使用者 每下一份訂單, 系統都會直接給其設定 的連絡人 (比如你的父母、朋友) 發送 車牌號 、路線 、司機資訊等內容。不僅 如此,GrabTaxi 還給所有乘客購買了保 險。「我姐姐就遭遇過打車安全問題, 這 個問題在東南亞確實很嚴重, 是我們需 要重點解決的問題,」陳炳耀說。

智能手機的普及以及不斷完善的定 位技術推動了打車軟件在全世界落地生 根。最有代表性的是 2009 年 3 月誕生 在美國的 Uber, 除此之外還有中國市場 的滴滴和快的, 主攻中東 、拉美市場的 EasyTaxi, 目前佔據印度 70% 打車市場 的 OlaCabs, 起 源於英國的 Hailo 等等。

打車軟件的 快速發展吸引了大 量的資本投入, GrabTaxi 在 獲 得 紀源資本 (GGV Capital) 與 去 哪 兒

的 B 輪融資後不久, 近期又得到了軟銀 集團的 2.5 億美元資金注入。軟銀早些時 候還向 Ola Cabs 投資了 2.1 億美元。滴滴 打車近期也獲得了騰訊等投資方 7 億美元 資金, 而 Uber 的 D 輪融資更是高達 12 億 美元。

互聯網分析師 、南京易訊通 CEO 于 斌認為 GrabTaxi 在目前看來是發展較好 的, 原因在於其天時地利人和。「東南亞 打車市場目前還沒有出現像滴滴和快的 這樣的兩強競爭局面。」于斌說道。儘管 一年內獲得四次融資, 金額達到 3.2 億美 元,GrabTaxi 也無法在短時間內解決東 南亞市場的一些客觀問題。從吉隆玻到 新加坡, 從河內到雅加達, 東南亞地少 國多, 再加上海島眾多, 每個國家都有 自己的語言與地圖, 一些經濟落後地區 的移動互聯網普及程度和定位技術顯然 還跟不上打車軟件的發展, 極大地影響 了 GrabTaxi 的普及與推廣。而像新加坡 這種經濟技術水準比較發達的地區, 則 出現了 Uber、Easy Taxi 等各大軟件紛 紛圈地的現象, 競爭十分激烈。

與此同時, 東南亞地區的的士司機 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 經濟條件也並不 樂觀。「他們都把錢拿去買煙了, 不願意 買智能手機, 這是我們一開始遇到的問 題。」陳炳耀說,「我們鼓勵司機使用我們 給他們配備的智能手機, 然後每天節省一 部份煙錢分期付款, 這樣不僅僅解決了手 機的問題, 還利於他們的健康。」

雖然目前 GrabTaxi 仍然面臨各式各 樣的問題, 但是陳炳耀認為本土化是他 們最大的競爭優勢。「就像滴滴的紅包, 是有中國文化特色的東西, 適合中國市 場。而我們則參考風靡東南亞的社交軟 件 Line, 將我們的計程車刷成可愛的卡 通 形 象 , 以 此 招 攬 客 戶 。 」 他 說 ,「 因 此 我們不怕國外的競爭對手, 不管是 Uber 還是其他。」而在被問到目前最大的競爭 對手時, 陳炳耀揮了揮手臂, 說道,「是 那些還在路邊伸手打車的人。」

不過滴滴顯然還沒有進軍國際市場 的打算。「國內的市場已經很廣闊了, 還 有很大的價值等待去開發。」滴滴副總裁 朱平豆告訴記者。滴滴與快的等國內的 打車軟件目前仍然在全力爭奪國內市場 份額。

易觀國際分析師徐昊認為, 打車軟 件對於實現精準 O2O 服務有至關重要的 意義。「打車軟件與本地生活服務相結 合, 根據乘客的目的地推送乘客所希望 獲取的服務是最終表現形式,」徐昊說。

參投 GrabTaxi B 輪融資的去哪兒與 GrabTaxi 合作建立了東南亞旅遊服務。 而在國內, 百度地圖也與打車軟件相結 合, 開啟了 O2O 聯合的模式 ; 同時大眾 點評也在積極尋求與打車軟件合作的機 會。這個在紀源資本合夥人符績勳 (Jixun Foo) 稱為贏家通吃的行業裡, 還有無限 的想像空間與市場。— 劉以秦

總之 打車軟件的快速發展吸引了大量的資本投入, GrabTaxi 一年內獲得四次融資, 但它依然面臨各式 各樣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