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Tripda:不收一毛錢,我們要結合大眾的力量讓大家玩遍台灣

2

冬陽正燦爛,想蹺班去太平山看花、吸吸芬多精卻沒人陪、沒順風車可搭?

Well,寂寞世代的寂寞商機在此,沿襲 Uber、Airbnb 的「共享」精髓,去年 10 月來自巴西的共乘服務「Tripda」進入台灣後,在地化轉型成了不只分享交通、更分享生活的綜合服務平台。

  • 這個服務不收你一毛錢!共乘平台 Tripda 想跟臉書一樣連結大批使用者

Tripda 本身也是個很年輕的團隊。創辦人 Pedro Meduna 來自巴西,他們的團隊在短短 6 個月內擴張到了 13 個國家,全球共有約 100 名員工。他們以 Airbnb 這種「共享」概念共享乘車;其實說白了就是收費的「順風車」,但這個收費秉持的是不賺取利潤,純粹共攤油錢的概念。

這也代表了目前 Tripda 的商業模式是不盈利的;他們沒有賺錢,反而免費提供平台讓使用者媒合「共乘」的需求。對此 Meduna 在《數位時代》採訪中有說明:

目前 Tripda 並沒有營運模式,也暫時不會跟開車的人或使用者收費 ;現階段希望先累積廣大的使用者,Tripda 就像 Facebook 一樣,吸引喜歡嘗鮮的年輕人使用,但 Zuckerberg 一開始無法預料 Facebook 的成長。

Meduna 認為,只要能吸引流量,並且拓展至全球,雖然還不確定這個市場能做什麼,一定有可以變現的方式 ,而 Tripda 的投資者也了解這一點,也支持他們盡可能快速連結更多使用者。

(順帶一提,Tripda 上個月月底剛獲得了 1,100 萬美元的 A 輪投資。)

台灣區負責人王鶴穆(Crane)跟我解釋 Tripda 的成立其實和他們的主要投資者德國創投 Rocket Internet 有很大關係;如果大家對創投略有所聞,那你們應該都聽說過 Rocket Internet 是一家「把創業當作企業經營、把成功模板快速複製到其他(特別是新興)市場」見長的創投。

Tripda 就是在這樣的架構下成立的;當「共乘模式」在歐美已經頗為成熟後,Rocket Internet 就扶植 Tripda 在巴西成立團隊,然後快速擴張,這一套就和同樣被 Rocket Internet 投資的 Foodpanda 的擴展模式一樣。

也一如 Rocket Internet 所預測的,Tripda 在巴西起家後,發展順利;他們打著「有車的學生分享他的空餘車位給其他同學」的方式,快速在拉美市場獲得迴響。

  • 「一起上學吧!」那一套在台灣行不通,怎麼辦?

在拉美獲得成功後,Tripda 就開始大刀闊斧進軍其他地區的國家,而台灣赫然在列,Crane 就在去年 10 月接手成了台灣區負責人。

據統計從去年年底到現在,Tripda 短短幾個月就已經累積:

1. 全球 Tripda 累積 user 超過 10 萬人
2 平台從去年上線以來到現在, 台灣市場已累積超過 2500 個用戶, 近一個月來每周平均增加 250 個使用者
3. 針對目前在平台上登記的 trip 數量統計,從 2/4 開始一直到 2015 年年中,已經有 1 萬多個行程發佈

Tripda 的跨國營運模式,其實與 Uber 差不多。但比起 Uber 的營運模式,Tripda 卻似乎有著更多「適應在地性」的困難。

Crane 告訴我們「大學生共乘上學」這樣的概念在台灣行不通。「有,但量太少」,因為在台灣地狹人稠,特別是在臺北你幾乎不需要開車就可以到達你想要去的地方了;至於其他需要乘車上學的地方,多數學生也擁有機車。

因此橫亙在 Crane 面前的就不是簡單的蕭規曹隨,而是需要開拓的艱辛創業過程。

這讓我想起去年底,我們第一次見面;那時他說他們正積極與其他第三方合作,如 青年返鄉投票專車計劃Niceday 玩體驗 等。當時他們打出「共乘」的旗號,努力將 Tripda 總部的核心概念行銷出來。

時隔幾個月,在 Tripda 成功獲得 A 輪資金後,再與 Crane 聊,可以發現在整個操作上他有了不少新的想法、不一樣的改變;而在他談論中的 Tripda 也更為台灣味、在地化。

  • 從拗口「共乘」轉變為在地化、口語化的「揪車、一起出去玩 … …」

Crane 說「共乘」的確是 Tripda 的核心,但其實在行銷上,或是使用者識別上這兩個字卻讓人覺得陌生、充滿距離感。

他說:在一次演講場合,我遇到一個對我們服務很感興趣的大學生。他聊到他自己的經驗是有一次他要去高美溼地參加路跑,但是中途因為一些意外導致「交通」出現問題,好在剛好看到一位爸爸帶小朋友也要去,所以他就問了「可不可以一起去」。

Crane 形容當他聽到這位同學分享到這裡時,他才突然「頓悟」,發現「共乘」其實並不會被大家琅琅上口,平常人在思考搭便車的問題時,根本不會用到「共乘」兩個字,所以用這種行銷語句根本就沒有共鳴。反而是「揪團、揪車、一起去」等才是台灣人常用的。

也因此在許多行銷策略上,Tripda 馬上大轉彎改用台灣人更為熟悉的方式。

而後來,透過更多與演唱會、返鄉等等活動合作、號召,他也慢慢摸索出,Tripda 本質上不只是共乘,而是讓交通更方便、更好玩。

Crane 說,像他們有位實習生要去聽蘇打綠演唱會,就預定了一個一樣要去的車主所開的 trip;結果那次實習生回來後不僅享受到了演唱會的精彩,還交了幾個擁有共同話題的好友。

「其實這就是我們想要做的,不再是『共乘』、不只是『共乘』」Crane 解釋,他說他們現在跟很多演唱會、活動等合作,希望可以找到「就是」要去這些活動的人,幫他們媒合,讓他們可以共乘、共享;這不僅解決了交通上的困難(因為很多人可能會因為缺乏交通工具而放棄參加),還促進更多有趣的社交經驗,認識與你共享相同興趣的人。

Crane 表示「其實就是希望打造出一個類似『基礎建設』的服務;Tripda 就是要解決需求。

秉持著這樣的信念,Tripda 台灣除了和演唱會、路跑、返鄉等活動合作外,他們也和旅遊地點如墾丁的民宿合作,希望能夠更緊密結合線上線下的社群;同時,也讓 Tripda 的功能更開闊如同 Crane 所敘述的「願景」,媒合出更多可能性。

  • Tripda 小團隊精簡操作,邀大家新春前夕和鄉親相揪回家吧

目前 Tripda 台灣的團隊並不大,就像所有新創團隊一樣僅有五根手指頭數得出來的正職人員,還有一些實習生、工讀生幫忙。

Crane 分享接下 Tripda 台灣就像是創業,一切都需要慢慢摸索。談及自己的背景,其實 Crane 在一開始就像所有其他大學畢業生一樣,找工作、上班。比較不一樣的是,在花旗銀行的中小企業放貸部門上班的他,有機會見到許許多多的創業者。

或許是被這些創業間眼中的熱情所點燃,Crane 笑說想要創業的心讓他在花旗工作四年後離職去巴賽隆納念 MBA,並在畢業後決心創業或加入新創。最後,他也的確如此因緣際會加入了 Tripda 台灣。

相比去年底還稍有茫然、單打獨鬥的 Crane,這次的他感覺起來更有信心了;在結束這次訪談前,Crane 很興奮地分享配合年節,他們還有推出「揪車回鄉」的活動,讓搶不到高鐵 / 台鐵車票的人,有其他回鄉選擇。

嗯,這次回家要不要順便「揪車」一下,看看能不能認識個可以一起翹班的妹子~XD

  • 延伸閱讀

專訪 Niceday:別再給我龍山寺 feat. 華西街了!台灣人要的是不一樣的旅遊體驗

(參考資料:數位時代 ;圖片來源:Tripda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