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台北花博創新創業園區的一些紀錄與想法

國發會的創業拔萃方案推動半年多,國發會主委管中閔為台灣創業生態環境的優化推出三大施政方向,包含法規鬆綁、國發基金吸引國外資金與在台灣設立國際型的創新創業園區。

創業成功與否,終究要由市場機制決定。一般來說,我反對國家干預市場發展,這樣的政策方案,只有在國家產業環境極度嚴峻的前提下,才可能發揮好的效果。而從國家現況來看,我們需要這樣的國家力量介入。

我們還算幸運的是,管主委在推動這個方案的過程中,極力排除國家本位主義思考,花費大量時間和來自不同領域的創業者請益,因此這個方案的設計,國家的角色更像是點火人,而非自以為是的領路人。

過去一個多月,關於方案中創新創業園區的選址與設立引發爭議。原本選定的花博會館,在地方首長選舉後遭遇立法院杯葛,據了解主要原因是北市府易主,不確定新任市長是否仍支持這個方案。在某次聚會中,我主動向管主委提議,若不排斥,可直接與柯市長碰面,讓這個立意良善的政策不至胎死腹中。

兩次會面我都在場,個性同樣爽快的管主委與柯市長看來相見恨晚。用傳統的媒體角度詮釋,可能會看到高傲爺們遇上白目力量,但我近距離參與這兩次會議,除了看到一位紳士與一位暖男的相遇,還看到副市長林欽榮與產發局長林崇傑積極任事務實處理的態度與技巧。這也是我第一次親眼看見一場正面健康的政治談判,展現如何兼顧自身權益與資源的同時,站在對方的立場通盤思考。

創新創業園區選址底定有了圓滿的結論,接下來我們期待這個方案的落實,作為一個創業者,我想談談為什麼我們需要這樣一個由政府推動的「創業政策」。

創業拔萃方案中,最受矚目的就是國發基金引領,促成國際創投與國內創投合作投資國內早期創業團隊。有些人以為國發基金引領投資是因為我們需要錢,但了解台灣創業與投資現狀的人都知道,不管歐美創投、或雷軍馬雲來台設立投資基金,我們需要的其實不是錢,而是這些外來資金發揮點火作用。

台灣長期以來不敢認可自己,總要國外要先說棒,我們才敢認可。不管是新創、任何比賽都是,打高爾夫球、網球都是這樣。台灣現行的模式,至少到目前為止,只要你沒在國外得獎,你就不會被認可。我們欠缺一種機制培養新世代的曾雅妮和盧彥勳。我們大部分都要等台灣自生(自滅)的運動選手或創業團隊在國外紅了,我們才急於去消費他、靠攏他。

單從資金量講,台灣資金絕對足夠。但如果國外創投投資點火,台灣資金會覺醒、會發現有這麼多好的團隊可以投資。他們會開始行動,然後我們多年經濟成長的資金動能,才會開始往創新創業的方向移動。創業拔萃方案引進國外資金(不包含中國)是有這層意義在的。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們才需要一個園區,這個園區是一個國際櫥窗、一個國際亮點。台北市副市長林欽榮在參與園區選址評估的過程中說得極清楚,由台北市政府提供用地的這個國家級創業園區是一個國際櫥窗,展示台灣對創新創業的重視。這不是科學園區或是產業聚落的概念,而是在國際上表現台灣發展創新創業的高度企圖。

有這個亮點,搭配國發基金推波助瀾,我們才能吸引國外創業的 knowhow 和相關資源連結。總結這三者,資金反而是最不重要的。

國發會花這麼多力氣,甚至超額讓利給創投的政策,真正的目的不是要圖利國外的創投業者,在我看來,這個政策真正要治療的,是台灣的「創業性無能」。台灣現在的企業生不出新創企業,如果我們不積極採取必要手段解決這個問題,我們的人口生育率和企業生育率都將低到世界出名。

當然,很多創業圈朋友更在乎的,是法規鬆綁的問題。的確,比起引入資金或是政策扶植特定產業,以正確的角度認識心型態的事業或技術並即時鬆綁法律,反而是更關鍵的事。不過,這就是立法院的事。

立法院的事,有得談了。

(圖片來源:【丹尼斯 ®】,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