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瓦林斯 (Scott Valins) 和他的妻子莉茲 (Liz) 是住在紐約的平面設計師, 家中所有最新款設備一應俱全:iPhone、iPad 若干, 兩部高性能 Mac, 還有各式各樣的數碼音樂播放器、便攜音箱, 和一部 Apple TV。只有一小部份是他們在用的。他們很少碰那個蓋在一堆信件下面的 iPad Mini, 由於有個年幼的孩子, 他們也極少有時間打開電視。兩人曾經是嘗鮮一族, 但現在放棄了定期升級的習慣。

「很多迭代性的變化, 現在看覺得沒那麼革命性了, 反正不是非要不可,」斯科特說, 他是相冊應用 CanDoBaby 的製作者, 主力個人計算設備是一部 iPhone 5S, 他完全不覺得有什麼必要換手機。

瓦林斯一家在狂熱「果粉」的世界裡可能是個異類, 這些果粉對最新的功能如癡如醉, 在蘋果店門前排起長隊購買最新款設備, 哪怕去年的舊款用起來並沒有什麼問題。但這是一種消費思維轉變的特徵, 給科技產業帶來了一個問題。

iPhone 問世七年後, 移動設備已經更接近日用品而不是新奇玩意。這是流動革命的開始階段進入尾聲, 是一次不可避免的轉型, 人們開始放棄給自己的生活定期添置新設備這個宏大的實驗。我們現在準確地知道,PC 在什麼地方有著無法估量的價值, 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在用途上的起點和終點又在哪裡。

因此, 移動設備價格開始下降, 製造商在低端展開了更慘烈的爭奪。「我們看到, 高端市場開始收縮, 增長都出現在低端,」IDC 研究公司項目總監雷特 (Ryan Reith) 說。

那些讓新款產品顯出不同的特性 —比如處理器速度和屏幕品質—已經漸漸成為全產業的標準, 從而進一步壓低價格。IDC 報告顯示, 智能手機平均價格從 2012 年的 335 美元降到了今年 314 美元, 預計到 2018 年會降到 267 美元。

甚至蘋果也不能免俗: 根據彭博的數據,iPhone 的平均售價 在 2011 年 是 652 美 元, 到 2013 年是 607 美元。平均價格的下降, 是移動產業既有勢力面臨的主要問題, 因為在全球性的規模下, 營運上稍有閃失就有可能造成嚴重後果, 利潤率下降導致它們恢復起來會更困難。

「人們不再覺得乖乖掏錢是件值得得意的事, 這是個危險的先兆,」彭博信息研究公司 (Bloomberg Intelligence) 移動技術分析師斯里尼瓦 桑 (Anand Srinivasan) 說。

10 月 30 日, 全球領先的安卓設備生產商三星 (Samsung) 報出 2011 年以來最低的季度利潤, 它的市場份額正在被中國和印度的眾多廉價本土智能手機生產商侵蝕。

擁有安卓操作系統的谷歌 (Google) 採取的對策是, 同時對高低兩端的智能手機市場發起衝擊。今年它和曾是自己旗下公司、在 10 月完成出售的摩托羅拉 (Motorola) 合作, 生產了 Nexus 6, 這款手機有一塊巨大的高清屏幕, 一塊馬力強勁的高通 (Qualcomm) 處理器, 運算能力是 2010 年推出的第一代 Google Nexus 智能手機的 14 倍。

谷歌顯然希望大屏幕和新特性—比如可用 15 分鐘充入 8 小時電量的電池—能刺激擁有安卓手機的人能像「果粉」那樣, 爭先恐後地來買一款旗艦手機。

同時, 谷歌還向低端市場投入力量, 以和小米這樣的中國生產商相抗衡, 後者的小米 4 智能手機無合約價 320 美元起, 採用自己訂製的安卓版本, 沒有任何谷歌應用。

9 月, 谷歌正式推出了 Android One, 這個版本的操作系統讓許多國家的生產商可以在生產廉價安卓手機的同時, 又用上谷歌的最新版操作系統和標準應用, 比如在印度。「這是整合碎片化的低端市場的一個辦法, 改善整體的體驗,」斯里尼瓦桑說。

日用化的勢頭在平板電腦上體現的還要明顯。四年前, 人們寄望這種設備可以給雜誌和報紙重新注入活力, 並

給遊戲開發商帶來一個新平台。可是如今, 很多時候用平板電腦只是因為你實在懶得起床看郵件, 或不想用手機上網。蘋果的 iPad 業務也在萎縮 ; 一部 iPad 的平均售價在 2010 年剛推出時是 665 美元, 去年是 450 美元, 這主要是因為 2012 年底推出了更便宜的 iPadMini。

「這個設備的移動性不像我們預期那麼強,」IDC 的雷特這樣評價平板電腦這個門類。「這些事你在手機上也可以做, 尤其是屏幕越來越大了。」瓦林斯的想法有普遍性:「作為一家人, 平板是我們都不會去碰的。我們發現智能手機已經可以滿足一切需要。」

業內的企業高層們不願承認高端、高價手機和平板市場已經進入不可逆轉的下行通道。他們說人們還是每兩年更換一次手機, 相比之下 PC 是五年半一次, 所以用新特性來吸引他們的機會還是有的。「在智能手機業可能會有一些利潤上的變化跡象, 但人們還是會努力突破極限,」谷歌高級副總裁、安卓部門主管皮蔡 (Sundar Pichai) 說。

皮蔡還指出, 除了手機和平板之外的新產品有可能給市場帶來動力。各科技公司正在準備給汽車安裝智能儀錶盤, 給家居帶來無線聯網電器, 給我們的身體戴上接入互聯網的配飾。這些設備也許能再度激起好奇心, 並賣出更高的價格。Apple Watch 明年上市銷售時, 價格將是 349 美元起, 豪華款可能要再貴上幾的手機百美元。

目前最流行的安卓智能手錶是摩托羅拉的 Moto 360, 使用了圓形屏幕 (多數表是方形), 售價 250 美元—比 LG 和三星的同級別手錶貴出大約 50 美元。「可能智能手機經歷了跟其他計算設備一樣的軌跡, 比如 PC,」皮蔡說,「可穿戴設備、安卓電視和汽車應用很受關注。要確保我們的創新保持瘋狂的步調, 這其實是一個一直存在的挑戰。」

決定, 下次有最新款設備推出時, 還要不要去排隊搶購。「每次看到新設備, 我都得想想到底是不是需要它,」他說。「當你在把所有東西往裡導入的時候 —新的通訊錄, 很煩人 —你就會覺得這錢還不如用在別的地方。如果真的是個必須有的東西, 我可能會放到明年的購買計劃裡。」<BW> —Brad Stone; 譯 經雷

(文章來自合作媒體《彭博商業周刊》;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