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我們要求每個網路評論員今天開始照著任務執行」

章貢區是中國南方的一個區,這天所有宣傳部的員工和自由作家都受雇,要在網路上寫出「親共」的訊息,共產黨總說這也是「輔導公眾意見」的一種方式。

這些指導方針多半不會讓大眾知道(當然,誰想被操控呢?),但是章貢區宣傳部大量的 email 被一位中國部落客公布在自己的網站上,讓大家看到網路操作的真相。

被駭出的文件中有著寫手的指令、文章配量以及活動概述。這封 email 透漏中國有上千則訊息,不管是微博、騰訊和各大論壇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蹤跡,訊息中一定會負有原文的連結。這顯示出他們連在網路世界都有密密麻麻的據點,即使最基層的政府單位也不放過。

這次章貢宣傳部的事件規模大得令人驚訝,而且手法非常可笑。為了取得更多資訊,我們檢視 email 和他對應到的一個活動,我們發現了一個偽造的網路平台,裡面充滿著親共的訊息和讚美,以及一些簡單的問題--而這全都是由宣傳部所製作的。

  • 小心五毛黨就在你身邊

章貢的人口大約只有 190 萬人,以中國的人口來說只能算是一個小城市,而其中居住在行政中心的人大約有 46 萬人。

「中國大約有 5,000 個行政區比這裡大多了」,蕭強說,他是《中國數字時代 China Digital Times》的編輯,隸屬於加州柏克萊大學,也是這次第一個報導這個消息的單位。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麼小的城市中,居然有 300 個網評員(根據 email 透漏)。大家都知道中國政府長久以來都有在雇用這類的寫手,以便左右公民意志。

在中國,他們稱這些人為「五毛黨」,根據 2010 年走漏的消息指出,這些人每篇文章的薪酬大約是人民幣五毛錢,所以被稱作「五毛黨」。舉凡有社會活動、爭議發生,五毛黨就會出動了。

讓我真正感到訝異的是,五毛黨是真實存在於個政府單位」這些關鍵信件的曝光者 Xiaolan 說。《Quartz》透過加密訊息和他聯絡,他表示駭進網宣部的方法很簡單,就是猜密碼。

「政府機關的密碼很單純,多半都是單位名稱加上『123456』之類的數字,」舉例來說,宣傳部的密碼就是「xcb123456」,也就是把宣傳部的羅馬拼音第一個字母組合起來。Xiaolan 補充,公家單位最複雜的密碼也頂多就是單位名稱縮寫加上電話號碼。

  • 高官與網民真情互動?別傻了

史文清是 2010 年赣州市共產黨指派的委書記,一個類似市長的職位,也是江西省的常委,現年約 60 歲。雖然年事已高,但他卻是推動宣傳部創新的人。四月的時候,史文清找來了赣州市的黨員,和他們討論如何提升「宣傳思想文化系統」。

在他的鼓勵之下,跳過閒聊和個人成就,大家迅速地開始討論問題,並提出解決辦法。

email 中也提到,史文清試圖做些不一樣的事情。他會舉辦「在線交流」,甚至在電視上回答論壇內的問題;在螢幕上,他展現出非常文雅且有禮的態度,每當有問題被提出,他的開頭總是「感謝網路上的朋友提出這個問題!」

不過這可不是像《Reddit》上的「Ask Me Anything」,幕後的寫手們利用這些活動撰寫文章,幫助他和政府建立良好的形象。

  • 成功的「婉君」你必須要有策略

去年一月十六的網路交流會是由中國赣州網所主辦,他們是一家地方的新聞媒體,隸屬於宣傳部(完整影片)。email 中透漏,網評員被要求要在論壇裡發表七個「主題」,每個至少一次,不過當然是有條件的,舉例來說:

新年快到了,現在計程車比過去更有秩序,也不會亂計里程,服務也更有禮了,讓我們繼續加油吧!

收了錢的網評員當然就會依照這個主題去撰寫文章,所以論壇裡就出現了不少有關計程車的主題。我們比較了「這些主題」和論壇裡的所有文章,發現有七個主題中有四個都至少出現一次;而且跟信件裡一模一樣,整個複製貼上的概念。

其中,有一個主題在論壇中出現了三次,三個都是匿名的用戶。另一個有關新政策的主題,則出現了 17 次。

「這些網評員還需要寫工作報告,他們的任務完全是機械化的」,蕭強說。

  • 五毛黨告訴你:要當「婉君」你不能只是複製貼上

2012 年,中國藝術家艾未未說只要有網評員願意跟他分享他們的工作內容,就送一台 iPad,果然就有人上鉤了。

艾未未問說,網評員對於自己的文章和言論是否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如果你想要轉移、模糊網友的焦點,有時發一些無關緊要的文章也是一種方法」,一位網評員透漏。

與其直接對打還不如模糊焦點!「太過歌功頌德的文章和犀利的言論很容易被識破,拙劣的文字技巧才能蒙騙大眾」,艾未未訪談中得知,「他們真的很會,真正的高手不會直接讚揚政府或批評時事」。

這位網評員很顯然比其他人細膩許多,我們從其中一封來自章貢東外的「成果回報書」發現,有三則訊息很明顯的是要幫助史文清和政府拉抬聲勢。親共的言論不只出現在中國赣州網,1 月 20 號一封來自解放區的信中提到 127 則跟史文清「網路交流」有關的訊息,他們不只出現在那個論壇,還有騰訊、新浪等微博。

不僅是 po 文,他們還會轉發到推特,或是分享這則訊息。1 月 19 號,就在史文清受訪後三天,宣傳部告訴網評員,除了發訊息之外,也要善用 hashtag,他告訴每個網評員,在 21 號下午五點之前,重新發這兩百則訊息 。不過,這次網評員的達成率就很低。這段時間中,帳號「suaisydua」只重發了 70 則訊息,而且是在半小時內完成的,平常有在經營粉絲專業的人應該都知道,這麼密集的發文效用很低

還有另外一個線索指出這個帳號是受政府控制的。2014 年 3 月5號,一封 email 提到,「suaisydua」是 113 個微博帳號之一,而且以後將不會再「公用」了。我們去看了這個帳號的歷史紀錄,完全吻合。從那天之後,這個帳號就不再發布任何有關史文清或是政府的消息,開始轉發一些普通文章,像是「你不知道的 12 個清理廚房妙招」。

  • 中國那麼大,這次揭露的不過是冰山一角

網評員的影響力還不得而知,不過 Xiaolan 認為,「政府的手已經入侵你家電腦這件事情」已經夠糟了。就像之前提到的,網評員大可利用一堆「雜訊」來干擾民眾上網抗議或關心時事的意願。

即使他們不斷拉抬史文清,不過效果依然有限,滲入的範圍很廣,但質感卻不怎麼樣。貢章其實佔不到中國 0.1% 的人口,這件事情只是證明史文清有足夠的能力去操控上百位寫手,為了一個活動每天生產數十封 email 和上千則言論。

中國許多城市也都有出現寫手的情況,而且他們的規模都不亞於這裡,不過國際更關注的是,這樣的行為是否可以衍伸出更複雜的系統,影響更多人。

(資料來源:《Quartz》;圖片來源:archer10 (Dennis),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