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點評台灣創業:工業思維重,免費模式就夠把你們打趴

智能餵食器 Bistro 預售價 199 美元;精子檢測儀 iSperm 199 美元;便攜式顯微鏡 μHandy 售價 199 美元;兒童智能手錶 JUMPY 預售價 99 美元;智能家居中樞 Sentri 預售價 299 美元。

「這麼貴,這不科學」。第一次聽到這些產品的價格,我以為我聽錯了。跟創業者們再次求證,我才發現我真沒有聽錯。

原來是我忘記了,這裡不是北京,不流行免費模式;這裡也不是深圳,沒有製造優勢。

這裡是台北。

雖然只是匆匆四天,雖然只是見了幾個硬體團隊,但智能硬體的差異還是撲面而來,既新鮮又好奇。

  • 台灣的「知識經濟」中國創業者不同意

,是我對台灣智能硬體的第一印象。Moto 360 才賣 299 美元,三星 Gear 手錶賣 199 美元,國內 49 元的插座、99 元手環、199 元的手錶一大把,印象裡定價到 100 美元以上真不太多。在台灣創業者看來,這才叫不科學。μHandyiSperm 的創始人很不解的說「我們這是知識經濟」。

這也難怪,在深圳隨手就能買到廉價的元器件,在大陸總能找到物美價廉的器材,在台灣就很難想像了。在台北以擁有 3D 列印機、雷射雕刻機出名的 Fab Cafe,有個創客告訴 36 氪,現在台灣創客文化興起來,可以買到各種廉價元器件的淘寶功不可沒。元器件、材料採購價格高、時間成本高,再加上工廠生產成本高,成本相對也會高些。

其實,大陸的廠商也不是不願意賺錢,只是從互聯網時代就流行「免費模式」,「羊毛出在豬身上熊買單」的邏輯根深蒂固,「用戶基數」和「想像空間」都是 To VC 不能少的利器,所以「硬件成本價,服務收費是大勢所趨,先以低價換來用戶,再圖盈利模式。

不這麼做,用戶不買賬,更不要說應對競爭了。 在台灣,這種免費的模式很難想像 。這次在台灣,獵豹 CEO 傅盛還講了講他們招聘時的趣事,每個他面試的人第一問題都會問「你們的軟件時免費的,怎麼掙錢」,後來解釋累了,就只能告訴對方「這個問題在大陸已經都沒人問了,你們也別問了行嗎?」。

台灣工業體系培養出來的創業者,還是賣貨、ToB 的思維,很難理解互聯網「花今天的錢、掙明天的錢」。

  • 募資不易,台灣創業者沒膽放手做

理解了又能怎樣,還得有錢。在大陸,產品創意好有前景,風投爭著給錢;項目卡位準,發展順利,巨頭搶著送錢。而 在台灣,拿錢就沒那麼容易了 。經過 2000 年的經濟危機,台灣人不再信任貨幣、銀行甚至房地產,往往傾向於投資文物古董。

錢從哪裡來往往就會到哪裡去,投資機構的錢往往不是來自互聯網,就很難再投到互聯網中去。再加上,台灣投資屆整體傾向於電商、遊戲、廣告等已經驗證的模式,其他 TMT 領域的創業者往往只能自己想辦法湊夠第一筆啟動資金。

台灣 PC 製造業興起後,就沒能更上互聯網發展的浪潮,沒能像大陸一樣發展起一波像百度、阿里、騰訊一樣的知名大公司,也不需要繼續深耕移動互聯網再佈局。硬件創業又不同於軟件創業,找幾個程序員 coding 就基本可以搞定,既涉及到軟硬件,還有生產、製造、銷售、售後環節的開支。台灣創業者好不容易自力更生湊齊了這筆啟動資金,怎麼捨得燒錢呢?

  • 台灣創業特色:小而美又萬用

低價推廣走不通,就只能通過產品來吸引用戶了。正式如此, 台灣的智能硬件呈現出小而美、多功能等特色

不論是這段時間我接觸到的智能餵食器 Bistro、精子檢測儀 iSperm、便攜式顯微鏡μHandy、兒童智能手錶 JUMPY、智能家居中樞 Sentri,還是之前了解到的運動檢測設備 GoMore,都呈現出了小而美的特點。

完全原創,就不必說了。從設計、產品邏輯到使用場景都散發著小清新的氣質、有愛的氣息。比如說,智能餵食器 Bistro 增加了貓臉識別功能,兒童智能手錶 JUMPY 主打親子互動理念,都很有愛。智能家居中樞 Sentri 想要做用戶家裡的超級管家,像 Nest 一樣順理成章,而非強求做智能家居中心;GoMore 則不僅僅監測運動數據,而是想辦法給到你解決方案,還挺小清新。

倒不是說這些台灣的項目一定會成功,只是他們總會比大陸的創業者普遍多想一步,深入一點,產品就有了不一樣的氣質。

投資來之不易,迭代經濟壓力大,又使得台灣的智能硬體普遍多功能。報導 Bistro、Sentri、JUMPY 時,我總覺得我很難用一句話說清楚它們的功能。賣貨的商業邏輯,使得創業者們總會不斷增加新功能,求全求多,希望能夠滿足更多用戶的需求體驗。但是這樣做,又會增加產品運營、售後、維修的風險和成本。只不過,因為現在他們的產品基本都還沒有發貨,風險還沒有顯現。

那麼問題來了,小而美的台灣智能硬件會有市場嗎?

只要是好產品,都會有市場,都會有人買單,與地點無關。台灣雖然只有 2300 萬人口,但放眼全球,又有哪款智能硬件產品真正能夠有千萬級的出貨量呢。倒是台灣對外聯繫一直沒有中斷,台灣人普遍有國際化的視野,再加上在國外人心中還有半導體產業時代的積累和口碑,國際化也要比大陸創業者容易些。

不過,真正制約台灣創業者的可能還是工業化的思維方式,雖然做的是 To C 的產品,但 To B 的慣性太強大了,總是不自覺的走上了賣純硬件產品的路,5% 的利潤就足夠了,慢慢來就可以了。在「唯快不破」的互聯網時代,這就真不科學了。

延伸閱讀: 硬體不能免費給?Chris Anderson:「免費模式」在硬體創業中一樣是關鍵

延伸閱讀: 互聯網產品免費模式的完全指導

(本文載自合作媒體 36 氪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