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 2014 線上教育《MIT》總結:老師比學生還需要上線上課程

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大規模網路免費公開課程),是線上課程的一種類型,目的在讓廣大群眾透過網路連線取得學習資源。

在開放教育資源和開放教育概念開始發展後,遠距教學新近發展出大量公開免費線上教學課程。目前比較知名的 MOOC 有 CourseraedXKhan AcademyUdacityWizIQA Gentle Introduction to PythonReddit University

(資料來源:台灣開放式課程聯盟

幾年前,MOOC 的提倡者們相信,線上課程將打破傳統高等教育的模式。他們希望把哈佛、史丹佛、麻省理工等名校的課程放到網路上,讓所有人都可以享受高等教育。

有些人對此抱著懷疑的態度,這個機制能夠成功嗎?他能夠打破現況嗎?

Udacity 的創辦人 Sebastian Thrun 曾預計在五十年之內,將有十間機構能夠提供真正的高等教育。

但結果卻讓大家都失望了。最有聲望的聖荷西大學的 MOOC 也以失敗收場了。即使 MOOC 可以取代許多教室裡的活動,許多教職員和機構卻仍拒絕這個概念。

不過雖然這個概念的完成率不盡理想,卻引起了社會的關注。Thrun 在絕望之餘,決定將 Udacity 的目標從大眾教育轉為企業培訓。

延伸閱讀Coursera 執行長:Coursera 教育十分靈活,可是仍不能取代大學教育

  • 雖然大部分都失敗了,還是有人成功了

2013 年,喬治亞理工學院 開創了線上資工碩士學位,費用大約是 6600 元,相較於傳統教育來說十分便宜。這也吸引了 1400 名學生註冊。目前還不能確定這個方式能不能夠擴展到其他學術領域,企業對這個學歷的接受程度也還未知。不過喬治亞的成功證明了 MOOC 確實可以成為高等教育的管道,並且降低費用。

線上教育,讓單純想要精進自己,而不需要證書的人們有更多的管道可以獲得知識。不管是營利的  Coursera 和 edX,或是由哈佛和 MIT 所主導的非營利組織。網路教育總共吸引了 130 萬人註冊,提供超過 1200 堂課程。Khan Academy可汗學院)通過網路提供一系列免費教材,現 Youtube 載有超過 5,600 段教學影片。

  • 找出 MOOC 真正的價值

這些測試開始產生一些有趣的數據。九月時,David Pritchard 和其他 MIT 的物理學家在網路上開了一堂課「Mechanics ReView」,這堂課和 MIT 原本的 Mechanics-C 內容是一樣的。他們發現 MOOC 一樣可以教授有難度的課程,即使這些學生的程度不如 MIT 的學生,但他們多數也有基礎的物理概念。Pritchard 表示「這些同學進來的時候,成績是 F,課程結束時,成績依然是 F,不過他們確實能跟上班上同學,一起學習」。

Pritchard 仍然對這個模式有些懷疑,還沒有人找到一個可以長久經營的商業模式來運作這個體系。不過這個技術確實有它的重要性,所有的元素正一個個出現,幫助他們找到 MOOC 真正的價值。

  • 學生進了教室就離開了,96% 的學生都輟學了?

MOOC 的另一大問題就是超過 90% 的人都不會完成課程,賓州大學更進一步指出這個數值應該高達 96%。

Pritchard 把這歸功於網頁的錯誤。多數註冊人並不是認真的學生,他們只是 window shoppers,因為註冊不用錢、沒有進入門檻,便隨意註冊,上了一兩節課就不再回來了。賓州大學線上教育有超過一半的學生在第一堂課結束之就離開了。以 Pritchard 的課程來說,17,000 多個註冊人,只有 10% 會完成他並開始第二堂課,而這些人之中又只有超過一半的人可以完成學業取得證書。

即使有這麼多人在半路上就放棄了課程,這個模式仍對某些人來說創造了極大的效益。尤其是對那些已經出社會的人來說,要像以前一樣,支付昂貴的學費,每周花好幾個小時坐在教室裡上課,對他們來說既沒有意義,更沒有效率。如果他們只是想深入了解一些感興趣的議題,或是了解一些知識,要他們付錢,坐在那邊 12 周實在太不划算了。

MOOC 就像是圖書館裡的書籍,隨時都放在架子上,偶爾路過拿下來翻幾頁,當然也可以是一個完整的教育。

  • 讓真正想學習的學生進教室

當哈佛和 MIT 宣布要成立 edX 時,他們說這個創新的教育是要給他們自己的學生使用的。在當時並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不過卻悄悄的造成了一些變化。MIT 數位學習的 Sanjay Sarma 表示,這種建立在科技之上的學習方式,更有助於評量和互動。雖然 MIT 的學生沒有辦法從這個網站上獲得任何學分證明,但是他們仍在上課時使用這個系統,有 2/3 的學生同時使用傳統教育和數位平台來學習。

在哈佛,資工系教授 David Malan 表示,這個系統讓他可以重新塑造他的教學。他其中一堂非常著名的課室「計算機概論」,這堂課大約有 800 名學生選修,而在網路上,參與這堂課的人數高達 35 萬人,從年輕人到 80 歲的都有。校園和網路版本所使用的資源、內容和評分標準都是一樣的。

其實 Malan 從 1999 年開始,就會自行將授課影片錄製下來,不過 MOOC 卻為教育帶來了不一樣的層面。舉例來說,傳統的課程十分冗長,但是網路上的課程可以更為精簡,還可以分類成更多小的章節,讓學生可以更專注在自己想要強化的項目和領域。

哈佛的學生可以自己選擇要去實體課程上課,或是改用線上教育。「我相信現場教育可以有更多的互動和經驗分享,不過來不來上課仍是他們自己的決定,我寧可班上只有 400 個真的想要上課的學生,也不要 800 個學生塞滿教室。」他補充到「透過網路,我們正創造出比傳統授課方式更好的教育經驗。」

  • MOOC 到底會取代學校教育還是輔助?

如果這件事真的成功了,傳統大學必須開始思考到底有什麼東西是沒有辦法被網路取代的。「教育界裡的每個人都想知道,當網路提供了更好的教育選擇,我們到底要如何吸引學生付 4 萬 5 千元的學費坐在這邊?」

Malan 在哈佛的課程一年從學費、住宿費、伙食費等等加總起來高達 5 萬 8 千元,即使教學內容是一樣的,但是在「經驗」上卻不盡相同。付費的學生可以在課堂上與同學和教授互動,每周有一個半小時的重點概述,和四天晚上的 office hour(那四天他們會包下學生餐廳來幫助學生解決問題)。學校教育大約有 100 個教職員協助學習,反觀網路上只有 5 個員工在論壇內幫忙,還有一些志願性的學生和校友也會回來幫忙。

學校教育的好處在哪裡?不只是哈佛,所有大學都可以提供學生一個證明,以利他們未來就業,除此之外,與校友的連結和人脈也是不容忽視的資源之一。這就是為什麼 MOOC 無法取代傳統大學,傳統大學幫助學生學習,贏得聲譽,提供校園體驗和資源,這些都是無法被科技所取代的。

  • 大數據,提供個人化學習建議

教育研究者還在尋找學生對這些網路資源的反應數據。

Pritchard 就可以追蹤學生們在 MOOC 裡的所有行為和步驟,如果要研究傳統學生的行為大概就只能要求他們一天 24 小時在頭上裝設攝影機了吧!這些數據讓他可以重新思考教育的方法、最佳途徑和順序。

Kevin Carey 在 New America Foundation 裡負責 MOOC 的教育政策,他指出現今的 MOOC 不只是資源的平台,更可以透過 AI 分析學生的學習狀況,提供個人化的課程。(順便一提,Thrun 和 Coursera 創辦人的 Daphne Koller 都有 AI 的背景。)

然而,當 MOOC 正快速壯大時,大量的學生和教育測試讓教育變得窒礙難行。Pritchard 在 MIT 的課程越來越多,領域也變得更廣泛。「這種感覺就好像你一口氣包辦了二年級到七年級的教育」,Pritchard 說,他們最新的課程是高中的進階物理(大學先修課程,AP)。之所以選擇這個目標是因為他們相信高中的學生已經準備好要接受 AP 的課程,而且具有相當程度的背景知識,這可以讓 MOOC 的教育更有效率且更多元化。

  • 教育老師比教育學生更重要!

MOOC 過去一直鎖定在高等教育,但是高中或是基礎教育反而也是一大重點。根據 MIT 的研究,有 28% 的註冊人現在或是過去是老師。這可能會比直接教育學生更有意義,這些老師在網路上接收新知識之後,還能傳遞給更多人。Coursera 現在就開始做教師訓練的課程,一百個老師加入,將會影響數千個學生,這種乘數效力不容小覷。

單靠 MOOC 是不能改變社會的,儘管這些年來從廣播、電視到郵寄教育的出現,傳統高等教育至今仍保有它的優勢。但重點其實是傳統教育機構能不能善用科技,為學生和大眾創造更好的教育體驗。

(資料來源:《Technology Review》;圖片來源:University of SalfordDavid Charlowvelkr0,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