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到底是求創新還是撚台灣交通部虎鬚 — 專訪 Uber 台灣總經理顧立楷

Uber 台灣區總經理顧立楷昨日(12/29)於台灣 Uber 官方網站刊登正式聲明《經濟共享,促動台北繁榮》,就法規、創新、Uber 營運與安全性等重點議題,作為最近 Uber 一連串與交通部、計程車業者槓上的首次官方回應。

目前政府主要認為 Uber 經營型態、乘客安全等項目不符合現有法規,因此頻繁祭出罰單作為懲罰手段,甚至不排除要吊銷 Uber 的投資營業執照。另一方面,Uber 則是對於認定自己為「科技平台」的立場堅定,並且認為此種「創新」能夠有效為台北未來城市發展提供藍圖,也因此雙方一直讓人有隔空喊話的感覺,各說各話沒有交集。

但是如此紛爭必須要拉回到台灣現實面來看待,有鑒於 Uber 僅於 29 日才做出首次官方聲明,在之前主要媒體報導皆從政府、計程車業者而來,TechOrange 則想要換個角度看待此事件,就此議題專訪 Uber 台灣總經理顧立楷,藉此從中瞭解政府與 Uber 的認知落差在哪裡。

  • Uber 官網表態,堅持「創新共享經濟」模式

顧立楷的文章內容開宗明義強調,Uber 在台灣成立之首要目的是藉由「共享經濟」的出發點,「與台北一同邁進, 把生計還給司機」,而並非藉由外界所想的排擠計程車生意。

有鑒於近來交通部的強硬態度,包含截至 26 日止,監理單位已對 Uber 公司開出 60 張罰單,罰鍰新台幣 585 萬元,對加入 Uber 接受派遣的自用車駕駛,也開出 59 張罰單,罰鍰 295 萬元,累計罰金共 880 萬元,未來還執行吊扣車輛牌照。另外,公路總局與計程車工會也鼓勵消費者可至各地監理單位檢舉 Uber 營業行為。Uber 在文內批判以上一連串政府的措施,其實是「固守舊思維,阻礙創新與城市發展契機」,認為政府漠視因 Uber 模式而受惠的民眾、駕駛人,以及來自產政學各界聲援的聲音。

Uber 也在文末公開呼籲政府開啟善意對談管道:
「我們期盼,能與交通部葉匡時部長、經濟部鄧振中部長、新任台北市長柯文哲、立法院丁守中委員、李昆澤委員,以及謝國樑委員等人士,進一步有更深入且良性的溝通,探討如何透過多方的合作改善現狀。我們更呼籲各方能積極鼓勵創新,藉由共乘政策提升台灣的經濟發展,正面接納智慧科技,翻轉台灣,為民眾、為城市帶來新的盼望。」

昨天(12/29),Uber 甚至比照馬政府的保釣徵文比賽,招募支持民眾在 臉書留言 ,希望透過網友喊話,向政府表達讓 Uber 留在台灣。並且於文章最後放上 Q&A 問答,就安全性、適法性、排擠計程車生態與 Uber 近來在全球的輿論做出簡易回答,希望藉此洗白 Uber 在台灣的公關印象。

  • 政府官員回應 Uber 聲明,雙方依然沒交集

面對 Uber 的聲明, 中時電子報報導 ,交通部路政司簡任技正胡迪琦表示,交通部從未拒絕創新科技進入台灣,一直都希望 Uber 成立運輸業,或是與合法汽車租賃業者合作,公司負擔權利義務,而不是像現在找白牌自用車來經營載客業務。在嚴格取締前,交通部也曾和 Uber 溝通,他們都表示願意配合,但不僅未見其來申請,卻繼續違規招攬自用車加入營運。

胡迪琦指出,Uber 和自用車司機沒有真正的僱傭關係,一旦出事,Uber 可以卸責。在營運上,司機是帶車投靠,Uber 登記為資訊服務業,實為經營運輸業,卻規避了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相關規定如資本額、合格車輛、場站設備的要求。

交通部也說,德國、法國、印度、韓國、泰國都已拒絕 Uber 進入市場,美國一些州也把 Uber 列為拒絕往來戶。胡迪琦表示,Uber 現行的作法是違法招攬自用小客車加入營運載客,司機也沒經過證照考核,這種行為就像自認醫術很好,未經取得證照,就替人開刀動手術一樣是違法的行為。

Uber 則強調加入的司機都有要求有良民證,無不良肇事記錄,有手機衛星定位派遣等。胡迪琦表示,是否真的有要求良民證不得而知,但即使有良民證,也不代表之後不會發生事情,且利用手機衛星定位派遣,個人每天都在哪上車、下車,App 都抓得到,個人的隱私都掌握在別人手裡,並不見得是好事。

蘋果日報也報導 交通部公路總局監理組組長林福山的回應,他說,Uber 並無辦理合法汽車運輸業登記,目前仍持續招募司機從事違規載客,已嚴重破壞既有汽車運輸業市場秩序,也沒有在國內繳稅,消費者在搭乘時有消費糾紛,或是個人資料遭到外流,都無法得到完全的保障。

  • 網路翟神開砲,認為 Uber 假創新

和沛科技創辦人翟本喬 臉書開砲 ,認為 Uber 在乘客安全、權益,以及司機生計上面躲避外界疑問,僅以片面官方態度一言而避之。認為 Uber 利用創新作為旗幟,但實際上規避法規以及相關責任。甚至不惜說重話表示,翟本喬旗下公司員工若搭乘 Uber 不得報帳。

昨天風風雨雨了一整天,傍晚六點《TechOrange》接到 Uber 電話,希望能透過訪談,將 Uber 的想法、危機以及後續處理方式,和台灣民眾溝通清楚。以下是《TO》專訪 Uber 台灣總經理顧立楷的重點整理。(顧 = 顧立楷,鄒 = 鄒昀倢)

鄒:看完今早的官方聲明,我覺得 Uber 採取的姿態還是有點強硬,這是全球定調的公關策略嗎?

顧:目前聽到的聲音都是以交通部為主,想要藉由這個機會澄清 Uber 立場,最主要就是要傳達以下立場:我們想要呈現 Uber 在台北城市發展的力量,不管是呈現在幫助司機的生計,或是乘客代步的工具。因此,想要藉此機會澄清一下目前的誤解,態度會有點強硬的原因是,我們想要用有魄力的方式來跟大家說,我們帶來的力量是正面的。

誤解第一點就是:為何 Uber 不就地合法?為何不直接開一個租賃車公司?租賃車公司就是要買車,要有司機當員工,就是一個營運運輸公司的前提。我們不希望台北又多了一家車行,如此一來就是失去 Uber 平台的意義。我們希望將台北現有的資源更有效地利用到,而不是再買額外的車。

鄒:為什麼不往車隊的方向轉型?

顧:如果要加入車行必須要購買一個牌照,一般來說是三萬多塊左右的市價。不過 Uber 很多司機都是在做兼差的工作,他們無法去負擔這樣的費用,他只是希望將目前現有的資源分享出來。我們在構想這個平台的理念上,就是希望把平台開放給所有的司機,變成司機不要被車行壓著,他們也可以更有彈性的來配合。

鄒:為何不鼓勵 Uber 司機考職業駕照?

顧:我覺得這是我們未來可以再考慮的。我們在篩選司機的過程中,都是由一個保護消費者,也保護司機的方式在做的。我們希望司機有不同的安全過濾程序。

不過在營業車牌這塊的話,把一個自用車改成營業車,對消費者沒有安全上的增進幫助。我們有配合的租賃車公司合作,我們不想給一家公司使用而已,因為我們想要做的是開放式平台,有合格的車與司機就可以加入我們。很多台灣計程車業者已經有開發一個不錯的系統,我們要開發的是平常人共乘的系統會比較有效率。

鄒:Uber 司機可以隨意加入,我們透過早上公開聲明知道 Uber 司機需要有良民證,零肇事紀錄,那這些紀錄如何與搭乘安全畫上等號?

顧:基本上這些背景調查回溯到司機以前所有的歷史,只要有的資料都可以調查出來。只要有不良紀錄的話,就無法當我們的司機。如果有酒駕、重大交通違規事件,我們就不會跟這個司機合作。Uber 對於這些紀錄是比現有的一些業者水準還更嚴格,我們基本上是參考現有的機制,再把標準再拉得更高。

鄒:在每個國家的標準不同嗎?台灣算安全標準嚴格的國家嗎?

顧:我覺得我們在全球的安檢方面都是算嚴格的,只是會依照各地的機制來做一些調整。我們會看當地的公共運輸業標準再拉得一樣高,或是更高一點。

鄒:Uber 如何與司機配合管理?

顧:我們有即時評分的機制,每一趟司機與乘客都可以互相評分。不論司機不守交通規矩,或是言行上有不妥,我們都可以馬上收到這些即時回覆。我覺得這是傳統交通工具缺乏的一點,他們不是每一趟都可以即時得到回應,可能需要打專線或是 email 才能得到回覆。Uber 有一項功能是分享行程,可以即時把乘客預定的行程分享給朋友,我們在這方面或是安全機制上面都很願意一直求進步。

在司機篩選的這一塊,我們也很希望能得到主管機關的指導。外界有什麼建議我們也十分願意參考,不管是看司機之前的一些紀錄,或是額外的一些核准或是機制,可以確保這個司機是經過一個最完善的過濾過程。

鄒:但是現在問題是主管機關有想要「指導」的意思嗎?或許要先解決你們的定位適法性問題,才要來解決司機的安全機制?你們有真正對話嗎?還是停在呼籲階段?

顧:我們現在有在做見面的溝通安排,我覺得我們的重點還是放在乘客的安全上面,這才是真正重點。為什麼乘客與司機會想要繼續使用 Uber,就是因為雙方有保障,所以重點應該放在雙方利益有被確保到,另外那些問題我們也很歡迎跟主管機關討論再來解決。

鄒:你們目前有在跟交通部、第三方遊說團體做溝通接觸嗎?

顧:都有,基本上我們有另外一個公共政策部門,這塊不是我直接在經手,但基本上我們認為比較相關的一些人員,就是在官方部落格聲明的那些人(編按:立法院交通委員李昆澤、逢甲大學副教授李克聰、前大中華區 Google 總裁 李開復 等人),還有柯市長都有在橋時間跟他們溝通。

我們還蠻積極在 push 這件事情,我們認為這件事情跟交通部有關,但是並非完全都是交通部,所以也有寫信給經濟部、北市府。不管是司機生計、共享經濟或是節能減碳都是需要跟不同部門去協商。我們希望盡快期間內可以很快達成共識,因此內部有開始在搜集資料,看是否有通例能夠納入台灣法規。

鄒:那關於罰單呢?你們有打算繳罰單嗎?

顧:這個部分可能有點誤解,我看到有些報導說我們完全不聆聽,完全忽略罰單,但我們基本上會依照台灣的法律程序去走,需要繳的罰單我們會繳。

我們不太認為 Uber 是被歸屬為交通部管理底下的運輸公司,所以這塊我們會依照台灣的法律訴願程序去走。基本上所有的罰單對 Uber 來講,都是罰說我們是從事運輸行業,卻沒有相關登記證,我們認為運輸業還是要擁有車、司機這一塊,但我們是身為平台的一個部分。目前正在依照台灣法律程序在走,不管是訴願或是罰金的部分。

鄒:雖然說 Uber 的經濟模型是創新的,但現在問題是說雙方溝通沒交集,你們要怎麼把 Uber 拉到台灣現實脈絡來溝通?例如罰單就是一個得面對的事情,你有沒有找到一個切入點來討論?

顧:第一點就是從我們得到的反應,例如會員乘客,或是司機的回應都是非常正面的。交通部可能沒有看到實際上利用這個平台這些人的聲音,這是他們需要顧慮到的一點。另外就是 Uber 帶來的正面影響,我們可以整理資料提供,讓他們可以看到未來可以提供台北發展的好處是在哪;如果他們可以聽進去這點的話,就可以比較快達到效果。

鄒:官方聲明出來後,交通部跟業者紛有回應,你對這些回應的看法是?

顧:我覺得這又回到共乘跟法規無法接軌的原因,他們在討論是三十多年前寫出來的法規,當時沒有網路、智慧型手機,所以我們認為這種法規對於即時共乘的概念不太適合。

另外,他們常說 Uber 在創造共乘平台 App 是創新,但真正創新的理念是共享經濟的概念,也就是說城市中的資源,可以讓大家在不同的時間配合使用(例如 Ubike)。所以在推出共乘概念的時候就是依照這個概念來推廣。

鄒:你們最近需要安撫司機嗎?他們會不會怕?

顧:我覺得多多少少他們都會怕。我很敬佩他們,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一個推廣創新共享經濟的動作、他們是在推動一個新的概念,所以我覺得他們還是非常堅持用自己的時間來提供給客戶。

我們的角色就是需要跟司機說,Uber 持續在跟不同的主管機關在溝通。可是,我們給他們最大的支持,讓他們有信心,我們有聽到他們聲音,也知道 Uber 為他們帶來一些好處跟經濟效應,所以我們不會這麼容易就放棄。這篇官方公告也是讓司機可以看到,我們一定會全力保護他們支持他們。

鄒:經歷 12 月這一連串新聞後,有沒有影響載客率?

顧:我看到 12 月跟 11 月比起來的話,實際上乘客的部分有成長。當然有可能因為 12 月是聖誕節,假期比較多,比較多人會叫車。

我們現在有數十萬的使用者,成長率的話,還是依照我們原先的成長率,大概在每個月 30%~35% 左右。

(圖片來源:Uber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