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bes》專訪馬雲:阿里上市成功,因為華爾街不把我們當中國公司

以下為馬雲接受《Forbes》專訪。

  • 福布斯:上市之後,你和阿里有沒有不一樣的感覺?

馬雲: 我們的心態沒有變,否則壓力真大。 其實如果因為上市,整個心態就變了,一點好處都沒有,對年輕人尤其沒有好處。 就像過年吃了頓飯,然後該干什麼還乾什麼。 要看我們的定力。

你看彭蕾餘額寶去年面臨的那些壓力。 15 年來,別人總是小看了我們的抗擊打能力。其實覺得我們阿里最厲害的地方,是我們被人捅了很多刀,外面看起來光鮮,但其實是有很多內傷的。

阿里上市的頭一天晚上,我們合夥人在一起,昨天晚上他們吃完飯,喝完酒,都想去幹活,這就是責任。

其實客觀地講,我們都沒有想到會走到今天。 我們也沒準備走到今天,我們沒有心理準備。 也不應該走到今天,我們這些人的能力是被拉長的,不是說你馬雲很牛,牛成那個樣子。

我們是被逼成這個樣子的,你已經到了這個上面了,你沒有 choice(選擇)。 有人說,阿里很有耐心,堅持了 15 年,哪是耐心,沒有選擇呵。 不是(笑到)最後。

客觀講(上市)只是阿里的第一個里程碑,後面還有許多看不到的麻煩,或者說你們看得見的不光鮮的東西。

  • 福布斯:過去一年,微信是​​不是給阿里造成了很大的麻煩?

馬雲: 我覺得微信是一把好牌,但是打爛了。 這跟打牌是一樣的,你手裡的好牌,不能對方出個 4 你就砸上去,你一定要打擊到對方要害部位。

我們是春節提前三天回來,春節之後,我們就完全想清楚了。 其實在前面一段時間,我們只是亂了一下。 之所以亂了一下,是因為一夜之間好像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在。 好像我們要死了似的(眾笑)。

我們回來復盤了一下我們 6 年前做的戰略決定和選擇,直到今天,大家進一步明確,我們沒有走錯路線。 只是外面發生了變化,就像今天(阿里上市)一樣,不是我們變了,而是外面對我們的看法發生了變化。

我們還是應該走我們自己的路。 只是我們沒有變,當外面開始變化時,騰訊開始下臭棋了。

騰訊收購的所有的案子,其實老百性都看得懂,這就錯了。 戰略就像買股票一樣,如果老太太都開始買股票了,一定有問題,如果老太太告訴你該買這個,還是該買那個,那就出問題了。 憑什麼我們過去的 15 年做的事人們都明白,而我們的收購就不明白了?問題是他們做了微信之後,所有的收購和兼併,我們都知道他們想幹什麼,這就錯了。 也許我們應該理解,老百姓不應該理解。

對方手裡那麼好的一手牌,當然我們手裡的牌也不錯。 其實今天的格局是四五年前已經定了的,如果四五年前有過選擇,App 出來、無線出來、雲計算出來,我押什麼,我押雲計算。

你微信出來又怎麼樣,我還押雲計算,只是微信出來的時候,我們緊張了下,然後我們再調整,這就是我們要走的路,沒什麼緊張的了。 我們過了春節兩個星期就(調整)回來了,其實騰訊內部也可以感覺出來,微信不是萬能的,阿里也沒有那麼爛。

延伸閱讀馬雲談中國銀行業:銀行不做改變,我們就去改變他們

  • 福布斯:西方對公司的看法,和我們中國對公司的看法,在價值觀上有沒有衝突?阿里在美國上市,說明是願意接受西方這的公司和資本的價值觀體系的?

馬雲: 不應該說是衝突,應該說是水平的高底。 大家對公司的治理看法不一樣。 其實美國人對公司治理的看法,與網上傳的,完全是兩個概念。

他們擔心的是國家政策,擔心的是組織架構,他們看公司的治理、透明、長期的戰略,這是中國企業的軟肋,不透明,什麼都是老闆說了算。

不是我願意接受,我必須接受。 如果你這家公司想活得久,就像喝水一樣的,你想喝這水不拉肚子,你喝水必須是乾淨的 因為不是你在喝,你的員工也在喝,你的客戶也在喝,你一不透明,你的員工傻了,你說的和做的不一樣,誰還聽你的。

所以公司需要治理、透明,公司需要文化、人才。 今天中國許多的企業還在想,我今天在這裡拿塊地,套來套去套這些東西。

  • 福布斯:前些年中概股在透明方面遇到了很大問題甚至危機,你認為阿里在美國上市,是否可以做出表率,起到大哥的作用?

馬雲: 這是我們的責任,我們不能代表所有的企業,我們只代表我們自己。 為什麼對我們的股票需求這麼大,因為華爾街根本沒有把我們當中國公司。

今天中午吃飯時,那些美國老大們說,我們只是在印度看到了出現世界級企業領袖的公司,如百事可樂和微軟的 CEO,都是印度人,沒有見到中國人,今天你們改變了我們的印象,中國也可以誕生世界級的公司,並且已經有了。

我們和他們沒有什麼區別,全球在一個 level 上思考的價值觀和想法是一樣的。

這是我們的責任,去改變中國概念股,但不是阿里巴巴改變了,中國概念股就會好了。 只是我們想證明一點,今天我也跟他們說了,美國也有混蛋公司,中國也有優秀公司,不能說中國來上市的都是垃圾。

他們說,我們從來沒有見過好的,現在他們說我們見到了,我們相信了。 CNBC 準備了很「刁鑽」的問題,但是我們也沒有什麼隱藏。我認為這是信任。 今天融這麼多錢,其實是信任,你想,你不信任他,你會掏錢給他嗎?

而且哥們,一開盤就是 90 美元! 你概念股能概念起來嗎? 這個是 3000 億美元級別的公司呵,哪有這麼大的概念?

  • 福布斯:國內一提阿里都必稱 BAT,現在公司市值接近 3000 億美元,對標的公司會變吧。譬如說 Google?

馬雲: 我們認為我們與 Google 是有距離的,距離在於,我認為他們比我們成熟,他們在一個成熟的市場上,以及在資本主義發展很好的環境裡。 我以前說過,賈伯斯在中國一定死在路上,他還沒出來就被搞死了,但我們到美國來,未必會死掉,但是可能也活不大。

Google 在全世界是一家透明的公司,Google 是一家技術公司,它是拓展技術邊界的,我們是用技術拓展商業邊界的,這是我們兩家的差異。

但是不得不承認,Google 上市這麼多年之後,它依舊保持著創新能力,我們只是今天還算創新,我們上市七八年之後,還像今天一樣,那才叫水平。

所以我認為我們是有距離的,但是我認為在理念上面,我們沒有什麼差異。 中國這麼多年來,都看到我們這幫「 騙子」、「瘋子」、講話神叨叨的,但是他們從來沒有覺得我是神叨叨的。

我昨天從索羅斯家裡出來回酒店,因為路上太堵了,我說步行吧。 走在路上有人在喊「Jack! Jack!」轉過身來,發現這是傑克·韋爾奇(通用電器前 CEO)。

我說怎麼這麼巧。 傑克·韋爾奇五六年前與我探討問題,我們倆的觀點是一樣的。

他那時剛下台,他告訴我,所有的人都說,傑克韋爾奇關於價值觀的思考,只能在 GE(通用電器),美國其他企業做不到,更不用說高科技企業和中國企業了,我說,Jack,我們倆都是 Jack,我要向你證明,價值觀在中國是可以做到的。

我並不認為我們與穀歌在理念、在對未來的把握、在開放上有什麼差異,但是我們還有整體人才、架構、抗擊打能力。 人家 4000 多億美元是放在那的。

他更加全球化,但是他在中國並不全球化,他愚蠢到會撤出去,說明他經驗還沒有。 我們只是還沒有開始,他們已經開始多年了。

  • 福布斯:阿里上市,出了一批很年輕的土豪,他們會任性嗎?會影響阿里的鬥志嗎?

馬雲: 一定會有人這樣的。 但我並不認為,阿里所有的人都是這樣。 有一個企業領導說,我不願上市,是怕年輕人富起來變壞。 你富起來不會變壞,別人富起來就會變壞?

這是他們的勞動所得,這是他們的運氣所得,只是我們要告訴他們,不要把這些錢財當成他們自己的財富,而是把它當成責任。

但是今天會不會有問題,一定會有問題,我們有兩萬多員工個個都有覺悟,這是不可能的,只是我們這個抗體能抗多久,谷歌今天也沒有七年以前那麼有創新。 我們有 25,000 名員工,我覺得我們阿里的員工,絕大部分效率在中國是最上乘的。

大家說搜索引擎百度好,也有人說社交產品騰訊挺好,但是管管機製文化什麼的,我們覺得我們還是有點自信的。 其他我不跟你拼,​​這個我可以跟你拼拼,這是大家看得到的。 這是我們這麼多年來打拼下來的。

延伸閱讀在說馬雲打統戰前,不如先問問台灣企業 … …

  • 福布斯:阿里上市了,可能國際投資者會有人問你不懂技術,怎麼領導這麼一個中國的互聯網巨頭公司與美國矽谷巨頭競爭?怎麼和谷歌對標?

馬雲: 我和彭蕾都不懂技術,但我們知道誰比我們更懂技術,誰是真正懂技術的。 忽悠我們懂技術的人多了,但是我們知道,這個人的心,這個人的思想,是不是我們想要的未來,即拓展商業邊界幫助小企業成長,然後他講出來道理,接下來你就是找這樣的人。 不是因為有了技術去找方向,而是因為有了方向去找技術。 我們與 Google 是不一樣的。Google  是有了技術去找方向,當然給它找對了,而我們是有了方向去找技術。 這是公的與母的問題。你說公的好,還是母的好?

百度的技術有對手,Google 比它牛 X 吧,騰訊的技術,Facebook 不比它差吧。 阿里巴巴的電商技術和支付技術,你在全世界給我找第二家出來!

雲技術這塊,全世界我們拿的是金牌,只是亞馬遜在美國,IT 人多,大家都用都知道,中國 IT 人少,還沒有意識到,慢慢來。 這哥們打藍球的,射門怎麼樣?投藍跟投藍比,射門跟射門比。

電子商務這個領域裡面,你給我在全世界找第二個人來,一秒鐘能完成 3 萬筆交易的,再找第二個,沒了!而且距離不是一般的遠。 搜索引擎,你跟 Google 比比看。

我個人覺得,沒有技術肯定不行 技術與服務這兩樣都是不能吹牛的東西 ,這是你的 secret weapon,你說我沒槍,我沒必要跑出去(說)我有一把大槍呵,人家早防你了。

阿里什麼時候吹牛自己的技術,但是你去問問業界的看,去問問騰訊的人看,我們有沒有技術?我們崇拜懂技術的,給他們充分的發揮空間。 他們是兩家是懂技術的,但與阿里相比,這是兩種不同的文化。

看到懂技術的,我們不要瞎指揮,只要人家朝著我們想要的方向就行,至於說怎麼做,他們就會問你怎麼幹。

我們幾家的技術,我今天自信地講,他們兩家,都是有距離的,我們 so far,是世界上最先進的,而且對我們來說,你停十秒鐘交易試試看,他搜索引擎停兩分鐘,一點問題都沒有,突然微信兩分鐘死掉了,你說有問題嗎?

你試試支付寶斷個兩分鐘給我看。( 彭蕾:今天做電商做支付做互聯網金融,其實對安全體系的這個技術我相信在中國我們是最好的。但這是我們的秘密,我們從來不說。)

我跟你講,阿里的秘密在這方面,我是永遠不講的。 我們一天受到的攻擊是一百多億次,這些小企業在雲上,都是我們幫他們扛的。

延伸閱讀: 阿里巴巴人力資源總監彭蕾:我們如何實現馬雲吹的那些牛

  • 福布斯:阿里今天的成就,讓你的聲望空前,你如何再認識你本人在阿里中的作用,以及阿里領導層的及未來?

馬雲: 如果我馬雲離開這個公司,受的影響大概百分之三十二十,如果李彥宏離開,百度受的影響可能是百分之七十,馬化騰百分之五十到六十。 我今天離開,如果一點反應都沒有,那說明我白活了

今天阿里的味道就在這裡,我們比別人思考的早一些,準備接班人,所以我們才有合夥人制度。 因為我們要的不是一個人,是一群人。

今年發生了多少事呵。 Step down from CEO to take a new position of Chairman(從 CEO 的位置上下來履新董事局主席),其實當好主席好難的。我在 Learn to be a Chairman(學習當董事局主席)。

陸兆禧在 Learn to be a CEO(學習當 CEO)。 所以我們是青黃不接。 我以前當 CEO 的,現在學當主席,陸以前不是 CEO,現在學習當。 當了主席之後,才發現主席還有那麼多工作。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i 黑馬》;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圖片來源:willadkins28,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