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探討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草案(下稱「專法草案」)對於實收資本額之限制後,本篇我們將藉由比較同受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稱「金管會」)規管且均可自一般民眾收受一定金額的銀行、電子票證發行機構與電子支付機構,進一步探討未經金管會許可經營電子支付機構業務之刑責的合理性。

延伸閱讀第三方支付草案戰點分析】資本額一定要三億,根本是要打壓科技公司吧!

【銀行業】

依銀行法規定,銀行得經營收受存款業務,且未設定銀行可收受存款之上限。如非銀行卻收受存款者,依銀行法第 29 條第 1 項、第 125 條第 1 項及第 3 項規定,將可被處以 3 年以上 10 年以下有期徒刑,且得併科新臺幣(下同)1 千萬元以上 2 億元以下罰金;若其犯罪所得達 1 億元以上者,則可處 7 年以上有期徒刑,且得併科 2 千 5 百萬元以上 5 億元以下罰金;法人為之者,則處罰其行為負責人。

○ 銀行法第 3 條第 1 款及第 2 款規定:「銀行經營之業務如左:一、收受支票存款。二、收受其他各種存款。」

○ 銀行法第 29 條第 1 項規定:「除法律另有規定者外,非銀行不得經營收受存款、受託經理信託資金、公眾財產或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

【電子票證發行機構】

而依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第 13 條第 1 項規定,目前電子票證發行機構單戶可收受之儲存款項不得超過 1 萬元。

如非經金管會核准,即發行電子票證者,依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第 4 條第 1 項 4 及第 30 條第 1 項規定,其行為負責人可被處以 1 年以上 10 年以下有期徒刑,且得併科 1 千萬元以上 2 億元以下罰金;若其犯罪所得達 1 億元以上者,處 7 年以上有期徒刑,且得併科 2 千 5 百萬元以上 5 億元以下罰金。

依此觀之,若犯罪所得達 1 億元以上,未經金管會核准即發行電子票證者之刑責,將與非銀行收受存款者相同。

○ 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第 13 條第 1 項規定:「本條例所定電子票證之儲存金額,不得超過新臺幣一萬元。」

○ 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第 4 條第 1 項規定:「非經主管機關核准,不得發行電子票證或簽訂特約機構。」

【電子支付機構】

依專法草案第 15 條第 1 項及第 38 條規定,專營及兼營的電子支付機構,收受每一用戶之儲值款項均不得超過 3 萬元。

如非電子支付機構經營電子支付機構業務者,依專法草案第 43 條第 1 項及第 3 項規定,可被處以 3 年以上 10 年以下有期徒刑,且得併科 2 千萬元以上 5 億元以下罰金;若是法人為之,除處罰其行為負責人外,對該法人並科以前述所定罰金。

依此,未經金管會許可即經營電子支付機構業務者,其自由刑與非銀行收受存款者相同,且無論其犯罪所得有多少,其罰金刑,與犯罪所得已達 1 億元之非銀行收受存款者及非電子票證發行機構發行電子票證者,均相同。

○ 專法草案第 15 條第 1 項規定:「專營之電子支付機構收受每一使用者之新臺幣及外幣儲值款項,其餘額合計不得超過等值新臺幣三萬元。」

○ 專法草案第 38 條規定:「銀行及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兼營第三條第一項各款業務,準用第十五條……規定。」

然而,法定刑度的高低應與行為人犯罪行為所生的危害,也就是犯罪行為的不法內涵相符,其罪責與刑罰始相當。

而銀行業可收受大眾的存款並無上限,相較於僅可收受每一用戶 3 萬元儲值款項的電子支付機構,其影響金融市場秩序顯然較為廣泛、對大眾權益影響較大。

結論上,不同的違法行為/狀況有相同的法律效果(刑度),表示立法者對各該行為有相同的評價;反之,若不同的違法情形有輕重之別,法律效果就該不同,惟自上述比較表可知,在專法草案規定下,未經許可經營電子支付機構業務者,其自由刑竟與非銀行收受大眾存款者相同;甚且,不論其犯罪所得有幾,即便只有 1 萬元,均與犯罪所得達 1 億元的非銀行收受存款者相同,一律得科以 2 千萬至 5 億元之罰金,顯見專法草案第 43 條第 1 項規定是否符合罪刑相當原則,實有疑義。

(圖片來源:Cold Cut,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