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台灣創業者拿不到錢,因為創投根本搞不懂你們在幹嘛

臺灣曾經催生科技巨人--全球最大的晶片製造商台積電(TSMC),以及蘋果裝配夥伴鴻海集團,這些公司都需要足夠的資金來維持營運;同時今日,被稱為高科技硬體樞紐的臺灣,也逐漸有了自己的新創公司,比方說運用 3D 列印技術所製作出來的衣服,和透過 Facebook 協助開發的 APP。

但奇怪的是,台灣創投協會的報告,卻顯示出資本總額迅速下降的現象:

相較於 2000 年的 77.6 億美元,目前的總額僅有 47 億 8000 萬美元,而其中的 13 億是尚未從投資者那邊徵調的基金 (Dry Powder)。

在所有下降的理由中,有一項指出了很少被討論,但卻很關鍵的事實--島上科技產業的轉變

  • 政府用法規限制創投,創投當然往外跑,不留錢在台灣

第一個原因,市場分析與諮詢機構副主任 Jay Yang 指出,對臺灣的年輕人而言,當一個上班族,可能比創業更吸引人;這緩解了創投者的壓力,因為資金就不會投放在如矽谷創業家這種類型的人身上-被認為是空有想法但沒有經驗的人。

矽谷 Intel 的一個事業單位「Intel 投資部門」在每 100 個募資申請者中,大概只錄取一到兩間比較成熟的新創公司;從 1999 年以來,它在臺灣投資超過 40 間的科技新創公司,投資金額最高達 2.6 億美元。

而一些臺灣的創投轉移到了中國大陸。在過去的幾十年來,臺灣的硬體廠商紛紛移居那些具有便宜且優秀勞動力的市場,創投們在境外募資後,也紛紛跟進;加上臺灣政府在 2000 年取消了創投的稅收優惠政策,因為當時房地產是最熱門的投資標的,這個舉動,讓國內市場相當失望。這是創投資金下滑的第二個原因。

「另一個因素則是臺灣的股票,市場的表現會決定投資者投放資金的意願。」顧問公司高階主管 John Chen 表示,截至金融危機以前,台北證券交易所成交量,從 2007 年以來增長了 18%,但 2011 至今,僅緩慢恢復了 11%。John Chen 認為:

「臺灣股市已經不能說是多頭市場(Bull market),相較於美國、中國和日本,我們認為臺灣閒置的高科技創投基金是比較多的。而缺乏新投資目標以及低迷的投資報酬率,是臺灣創投市場主要的不利因素。」

  • 不是沒有投資標的,而是傳統創投不懂得如何投資「網路新創公司」?

不過,怎麼說是「缺乏新投資目標」呢?

這是臺灣科技經濟正在變動的一個訊號。整體經濟高達五千億的一個核心地區,投資者卻沒有抓緊機會,採取相應的措施。隨著硬體承包商不斷移出臺灣境內,現在的高科技新創公司,多半從事電子商務、移動遊戲軟體與穿戴式裝置,和以前相比,很少從事 PC 零件的生產了。

根據 John Chen 觀察,在台灣,一些新資金的流入,似乎都比較願意投資文化創意產業,因為這種投資,可能僅需要每人投入 65 萬美元,這個數字是投資高科技花費的三分之二。

會形成這樣的「趨勢」,AppWorks 之初創投合夥人林之晨表示,很多國內的投資者,並不知道如何評估新事業。他在台灣創立育成公司已經四年,也投資了 23 間國內的高科技創業,其中的 2 間是首次公開募股 (IPO),他表示「這裡有超高品質的網路新創公司,但可惜的是,創業投資公司並不熟悉這樣類型的商業模式。」

台灣創業投資公會及台灣股權投資協會祕書長蘇拾忠也說,這是因為傳統創投最熟悉的硬體新創企業,幾乎流失到中國去,以致於臺灣目前創投資金衰退 60% 都在高科技新創的部分。

根據這篇來自 Forbes 的文章看來,台灣新創公司拿不到創投的錢,一是政策限制、二是市場不爭氣、三是創投不理解台灣新創事業;要解決前兩個因素,需要擴及的範疇太大太廣,如果我們從幫助「創投認識台灣創業者」開始做起會不會快?

(資料來源:Forbes;圖片來源:lemuelinchrist,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