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Sam Altman 受 FT 之約寫了一篇文章談論矽谷的成功模式:Why Silicon Valley Works;不過在 FT 上看這篇文章要收費,所以他就把它 po 在自己主頁上了。

初創公司的自然狀態就是走向死亡,大多數初創公司在早期階段需要好多奇蹟才能逃離這種命運。但是矽谷人際網絡的密度和廣度確實有時能夠讓初創公司欺騙死神。

矽谷能夠運轉,因為有很密集的人致力於創業,而他們傾向於相互幫助。其他技術中心也有這個特點,這也是「Metcalfe 定律」的一個例子:網絡的效用與這個網絡裡的節點數的平方成正比。矽谷有比地方多得多的網絡節點。

關於我們,一個最大的誤解就是:你要想從這個網絡裡獲取價值,你得事先擁有一些關係。很明顯,你不用!如果你在創造一些好東西,自然有人來幫助你。通常你可以直接向你剛遇到的人求助,只要你不煩人,他們通常都不會介意。

我現在運營的 YC 就是給很多 start-up 一小筆資金和一大堆建議,我們每年都辦兩批。我們的網絡有效的原因就在於它有很強的鏈接。初創公司的創始人通常與早期的投資人更緊密,而與之後的投資人沒那麼緊密。與自己一開始打拼的同伴是最鐵的。因此,YC 裡的創始人之間都很願意相互扶持,有時候這種幫助就是去當顧客或去投資,有時就是推薦人,有時就是建議和投資聯繫,不過通常就只是精神支持。

我經常會問這些創始人們,在 YC 的經歷中最讓他們驚喜的是什麼,通常的回答就是說:YC 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一個「meta-company」。

是的,大約 700 個 YC 孵化的公司已經是獨立的法人,不過這種鏈接是如此緊密,以至於所有公司都從相互幫助中獲得了很多收益。大多創始人告訴我們,他們從其他創始人那裡得到的幫助很多,超過了自己公司裡的朋友、諮詢師和投資人之和。他們大多​​在選擇使用某個產品時,都願意最先嘗試用 YC 系公司的產品。

這就是我看到的未來​​--很多獨立的公司自由地聯結在一起。

我經常會問一個問題,怎樣在其他地方復制矽谷的成功。大多數人意識到,創業公司的世界大大得益於網絡效應,並且還認為幾乎不可能在其他地方復制這種必要的網絡密度。但是,我的經驗卻是:如果有幾千個人和合理的資金,複製是可行的。

我想還需要其他兩樣:一片由最關心創業和技術的有抱負的人組成的區域,和對長期報酬的關注。大多數城市都有一個占主導地位的領域:紐約是金融、華盛頓是政治、洛杉磯是電影、舊金山是創業。如果創業排在第二位的話,那麼要復制矽谷的環境就很難了。

在矽谷,關注長期收益也很重要。幾乎每個人都想富有,但是他們都願意等待。揮霍並不那麼酷,沒多少人開著法拉利,談論自己的度假別墅。

不像其他很多城市裡的人,他們大多關心本年度的現金補償,在矽谷,人們更多關注股權而非薪水(當然,我得假設他們能承擔幾乎失控的居住成本,這大概就是矽谷現在最大的敗筆了)。要創建產生巨大影響的公司的關鍵在於,以短期的成本為代價來賺取長期利益--因為這樣的公司要花很長時間。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36 Kr》;圖片來源:TechCrunchTechCocktailTim Trueman,CC Licensed;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