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繼搜索和移動,Larry Page 正在將 Google 帶入「第三個世代」 

Google CEO Larry Page 將現階段的核心產品管理交給高級副總裁 Sundar Pichai  並非創始人的另一次「神隱」,而是要繼搜尋引擎、移動和多屏之後,將 Google 帶入下一個新的世代。

如果翻一下 Google 的陳年歷史,你會發現真正為 Google 這幾年的發展奠定基礎的項目,都得益于 Larry Page 當年頗具遠見的判斷。無論是在 2005 年時背著 Eric Schmidt 收購 Android,還是在 2008 年時支持 Eric Schmidt 反對的專案 Chrome 流覽器,它們都幫 Google 支起了 Larry Page 每逢財務分析師會議時必提的移動和「多屏時代」。不過就像每個時代都會走向尾聲一樣,人們雖然還在享受移動和多屏帶來的好處,但今天的 Google 已經開始了新的焦慮,又要前行了。

如果我們把 2007 年蘋果發佈 iPhone 看著是移動互聯網真正的起點,那麼從 Larry Page 在 2011 年 4 月 4 日接替 Eric Schmidt 成為 Google 的新任 CEO,到 2014 年 10 月他把所有 Google 核心產品的管理權都移交給 Sundar Pichai。可以說,在移動互聯網飛速發展的階段,Larry Page 領導下的 Google 依然保持了站在時代浪尖的姿態。

這段時間,Google 不但繼續坐著搜索市場老大的位置,手下 Chrome 也逐步成為全球市場佔有率最高的流覽器,Android 甚至直接驅動了全球超過半數的移動設備運轉。它們一起幫 Google 構建了一個「多屏時代」,以至於無論你是在 Mac、Windows、iOS 上,還是在手機、電視、智慧手錶、汽車上都能看到 Google 的身影。

延伸閱讀Google 權力重組,準 CEO 是這位連微軟、推特都想挖的狠腳色

雖然這些產品在今天依然是使用者的注意力之所在,其中的一部分甚至離普通用戶還挺遙遠,但對於 Google 這樣的公司來說,由於本身已經是這個領域的優勝者,而且移動互聯網軟的層面的發展逐漸開始落幕,Google 需要找到能支援自己未來發展的大方向,而這正是 Larry Page 的新焦慮。

最近,Google 高層的人士變動以及 Larry Page 希望「專注未來」的內部發言可謂是一個明確的信號。對於移動互聯網來說,Google 的轉身意味著大公司之間在 OS 以及 App 這些軟的層面的爭奪已經告一段落,Google 開始把尋找未來的發展方向定在了一個更高的優先順序上。

其實,無論從國內還是國外的趨勢看,移動互聯網的發展都到了一個轉捩點上。以前,中國的大型互聯網公司喜歡討論有沒有拿到移動互聯網船票,但現在這些公司要麼在做硬體、要麼在講連接、要麼在搞資料研究。這些關乎「未來」的選擇雖然依舊離不開和移動互聯網的關係,但新方向卻早已不局限在手機作業系統或者 App 層面。就像 iOS 的市場份額一時半會沒法反超 Android、阿里巴巴不至於認為自己還能幹掉微信一樣,這一波的行業大趨勢已定,未來之爭已經不再這個層級上了。

全球的情況來看,Facebook 可謂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以前 Mark Zuckerberg 總喜歡說 Facebook 的使命是連接世界,所以他會想用無人機專案幫偏遠地區的人接入到移動互聯網中、用各種辦法把 Facebook 轉變成一家移動公司。但在 2014 年 10 月的清華演講中,除了連接世界之外,Facebook 已經鎖定了未來 10 年另外兩個大方向是人工智慧和虛擬實境。不難看出,後面這兩塊內容並不是當前移動互聯網的延伸發展,它們是全新的領域,這些領域將會誕生新的平臺和新的遊戲規則,它們是 Facebook 眼中互聯網的未來。

延伸閱讀什麼!Facebook 馬克在北京清華大學的演講,「全程說中文!」

所以 Google 的問題也就來了,移動和「多屏時代」雖然依舊可以代表當下並且還是用戶注意力之所在,但卻沒法代表未來,而競爭對手 Facebook 卻已經清晰的定義了未來的方向。其實,如果沒有 Larry Page 當年的遠見,Google 今天能不能站在移動互聯網的浪尖都不好說,而現在他明顯是希望借專注讓 Google 複製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的輝煌。

對於 Google 來說,它現在需要一個清晰的、能拿出來具體執行的大方向,而不是繼續逢財報必講「多屏時代」、講 Android、Chrome 和廣告收入如何上漲;然後對於未來,就是 Google X 實驗室裡有一堆「玩具」,但哪個真正能撐起 Google 未來,自己也不知道。

不難看出,在經歷從 Web 轉向移動互聯網的輝煌之後,Google 迎來了新一輪的「調整期」。在上一個階段,Larry Page 主導了 Android、Chrome、Google+ 等多項產品,這其中既有大放光彩的又不乏黯然失色的,而這一輪「調整期」過後,Google 又將拿什麼來迎接 Facebook 等對手的競爭?或許現在我們還很難給出具體答案,不過《PingWest》獲得的消息是:在 Google 內部,Google X 確實不再是一個實驗室般夢幻的地方,最高層正在加緊督促 Google X 實驗室趕快做出真正能用的產品。

Google Glass、無人駕駛汽車、機器人與人工智慧、資料與人體健康 … … 哪個是 Google 未來的支點?也許,就是其中的一個或幾個的組合。

延伸閱讀放手 Android、離開 Google,Andy Rubin 決定去做硬體孵化器!

  • 矽谷開始變得短視,該怎麼繼續用科技改善人類的生活是 Google 正在思考的

全世界 90% 的人把工作交給機器人會不會更快樂?把房價降到原來的 5% 這個想法是不是很不錯?我們又有什麼理由不去憧憬能源取之不竭生命健康長壽的明天呢?

在把大部分主營業務的管理職責交給了 Sundar Pichai以後,Google 的這位 41 歲的 CEO 開始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公司的未來,他要站得更高、看得更遠,上述只是他的部分想法。

在接受《金融時報》專訪時,Page 展望了未來 100 年人類發展的可能性:

● 我們有可能解決許多人類自身存在的問題

近年來 Google 因為勢力龐大、財富豐厚而遭致憤恨引發抵制(尤其是保守主義盛行的歐洲),在此背景下,其「不作惡」和「讓世界更美好」的信條也顯得有些怪異,但 Page 稱公司的利他主義和雄心壯志仍毫不動搖:

社會目標是我們的首要目標。我們在 Google 總是在提這些目標。我認為我們所取得的成功仍不夠所希望的那樣好。

相對於 Page 現在的想法,Google 原來廣為人知的「整合全球資訊,使人人皆可訪問並從中受益」的企業使命已經略顯單薄。他現在想的是把從搜索廣告業務賺到的錢(超過 620 億美元的現金流)下注到從生物科技到機器人等一系列未來科技領域。因此,Page 在接受專訪中談到,Google 已經在打算升級企業使命,雖然這句話具體是什麼還沒想好。

Page 認為,在未來資源供應不足以及技術變革會給社會和商業帶來顛覆性影響的背景下,Google 需要弄清楚未來發展趨勢,研究好資源利用方式,以及對世界產生更積極的影響。因此,對於 Google 的那些擔心近期盈利水準的投資者來說,這家搜索巨頭對遠景未來的大規模投資才剛剛開始。

● 過熱的矽谷目光短淺

相比之下,Page 認為現在技術中心矽谷顯得非常短視。在專訪中他沒有解釋原因,但是矽谷現在研究的東西相對於 Google 的那些未來專案當然是短視的。至於近期業界討論的投資泡沫問題,Page 認為雖然矽谷現在還沒有發生根本性的破壞,但是的確是過熱了。不過這些都是週期性的,用 100 年的目光來看的話,大抵是不會去在意這些事情的。

目前及技術界的投資大部分都來自於上一輪消費者互聯網繁榮中的輕鬆贏利。Page 說:

做一家 10 個人的互聯網公司就可以收穫數 10 億的用戶。投入不多、賺錢不少(應該說是非常非常多的錢),所以很自然人人都把目光盯住這個領域。

按照 Page 的估計,目前大概只有 50 多家投資者把錢投入到對人類生活產生實質改變的真正突破性的技術上。這就是問題所在。Page 說阻止偉大想法實現的不是缺錢或者難易逾越的技術障礙,而在於人:

此類突破靠的不是根本性的技術進展來推動,而是靠研究這些技術的人,以及他們的抱負來推動的。

而現在卻沒有足夠多的機構,尤其是政府對這些問題進行足夠廣泛的思考,參與不足。

在被問到由私人公司而不是政府去做這些長遠的科學項目合不合適時,Page 的回答很簡單:

總得有人去做

Page 是個工程師思維深入骨髓的人,他認為用深入探索、層層剖析的思路任何東西都可以加以改進。而一個真正聰明且具有獻身精神的團隊用 5000 萬美元就能取得許多進展,但是現在這樣的突破還不多。現在 Google 正在把資金投入到某些「邊緣」領域,如自動汽車和生命科技。比方說 Google 正計畫為 Page 妻子所從事的研究領域初創企業 Calico 投入數億美元。

要看到未來科技的積極面

不過相對於早期公眾對科技創新的歡迎態度,現在日新月異的技術變革開始引發恐懼。對此, Page 認為,這些人看到了技術的顛覆性卻沒有看到其積極面,沒有把它視為是改變人生的東西,其問題在於這些人感覺不到自己參與其中。

不過作為技術樂觀主義者的他認為這一情況將會改變。比方說,人工智慧的飛速發展將會使得電腦和機器人能承擔 90% 的人類工作。對此那些有可能失去原來工作的人的想法可能會消極。但 Page 認為,一旦工作被技術替代之後,再浪費時間去追求這樣的工作已經顯得毫無意義:

對我來說,每個人都要像奴隸一樣低效地工作以便保住工作是毫無意義的。這不可能是正確的答案。

● 房價崩潰、生活成本大降

此外,Page 認為技術帶來的效率還會給人類現在的許多日常商品和服務的價格帶來積極影響。他認為一波大規模的通縮正在來臨:

哪怕人的工作將被顛覆,短期內這也會由我們的需求品成本下降來彌補,我認為這一點非常重要,但是卻沒有人談到過。

Page 再次祭出他的 10 倍更好定律:新技術將會令商業效率提高 10 倍,而不是 10%。這樣的話小康生活的成本也會變得低很多很多

對於很多人來說,個體經濟的這種劇變的看法似乎是天方夜譚,也令人不安。幾百萬的工作崗位消失、房價坍塌、日用品價格急劇下降,這聽起來就像是烏托邦。但是 Page 認為,在資本主義體系裡,通過技術消除低效是得出的符合邏輯的結論,這種變化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 與賈伯斯之爭:做得太多還是做得不夠?

Google 現在所做的事情已經遠遠超出一家搜索公司的範圍。對此 Page 和賈伯斯曾經有過爭執。賈伯斯總是認為 Page 公司做的事情太多了。而 Page 反過來則認為賈伯斯做得不夠:

我們有那麼多的錢,如果不投資到令更多的人的生活更美好的事情上是令人不安的。如果我們只是重複過去做過的事情而不去嘗試新的東西的話,於我而言這就像犯罪。

但是 Page 同意賈伯斯人的精力有限的說法:

賈伯斯這一點說得沒錯—「Larry 只能管理那麼多的事。如果他,還有 Google 想要取得勝利,那就得戰勝過去大公司、尤其是技術公司無法擺脫的命運,即少有一代的技術領導人能引領公司在下一代走向新的輝煌。」

所有的大公司在(市值)規模上都是一個量級。我們說要在所有這些重要的事情上佔據主導,但此前從未有過先例。

● 長遠願景需要耐心

為了打破這一看不見的天花板,Page 最近的做法已經有所改變。除了另一位聯合創始人 Brin 負責的尋找未來創意的 Google X 實驗室以外,Page 開始試驗設立一些獨立的業務單元,在 Google 的羽翼下由半獨立的領導來負責發展新業務。除了生物科技公司 Calico 以外,年初收購的 Nest 也會發展成一個獨立的「智慧家居」部門,以及一個包含互聯網接入與能源業務的新部門。過去兩年,Google 已經迅速發展成為矽谷最大的風投機構。

Page 說,此類公司模式 Google 沒有任何先例可循。不過,如果要找出一個具備完成上述任務的諸多特質的人的話,此人非巴菲特莫屬。像巴菲特一樣:

我們正在做的一件事是提供長期的、有耐心的資本。

他的年齡現在還承擔得起目光長遠。不過,對於幾乎沒有界限的抱負而言,耐心似乎該另當別論。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PingWest》、《36Kr》;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圖片來源:teamstickergiantstshank,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