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統計過迄今為止世界上到底有多少無​​人機在天空飛,但由《Wired》前主編 Chris Anderson 領導的 3D Robotics 無人機製造團隊預測,在美國至少有 50 萬架。

雖然聯邦航空管理局起初對無人機管理甚嚴,直到最早的商用無人機投入使用一年後才將其合法化,但無人機已經在農業、搜索與援救、建築等各個其他領域發光發熱。國際無人交通系統管理協會統計,在投入商業使用十年內,無人機能夠創造 10 萬個就業機會和 820 億美元價值。

但我們也可以看到無人機上演的種種悲劇。去年,一架無人機失控墜入曼哈頓鬧市區,一名上班途中的路人遇難。

儘管如此,人們對無人機的熱情還是持續高漲。無人機可謂是「創客運動」的絕好例證:昔日無人機的專屬開發對象為大型研發部門,現在很多老百姓都能對其進行研發。許多人對無人機的未來很有信心,認為它會像個人電腦一樣普及。

  • 先驅者

2007 年,19 歲的 Jordi Muñoz 從墨西哥提華納移居到美國加州,迎娶他的女友。 Muñoz 從小是航空模型迷,在等待綠卡期間,他拆解著自己的航空模型。他從遊戲機上剝離出移動傳感器,並把它安裝到 GPS 芯片和一個小型開放資源計算機上,製作完成了一個自動駕駛系統,該系統能夠將移動飛機轉換成能夠執行飛行任務的無人機。

Muñoz 在無人機開發網站 DIY Drones 上發布了製作過程與研究計劃,而該網站的創始人就是 Chris Anderson。 Muñoz 回憶道:「當時 Chris mail 我,問需要什麼,我回答他『錢!』,然後他給了我 500 美元。」

兩年之後,Anderson 和 Muñoz 共同創業,將公司取名為 “3D Robotics”。他們的第一批產品中就有 Muñoz 在車庫中研製出來的自動駕駛系統。公司逐漸發展壯大,每年銷售額都會翻一番。在提華納,3D Robotics 建造了一個 2 萬平方英尺的工廠,超過 200 名僱員在那裡研究自動駕駛系統和無人機。預計到 2015 年,3D Robotics 收入將達到 4000 萬美元。

去年,Brandon Basso 加入公司,他曾經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無人交通協同控制中心工作了近 10 年。他成立了一個 20 人團隊來開發硬體和軟體,使無人機進行協作(例如使兩架無人機共同工作來一次性運載 10 個人),共同為海軍執行任務。

項目上嘔心瀝血了很多年之後,他有些厭倦,想抽身。 「軍用無人機的發展空間似乎很狹小。」而他在私人及商用無人機上看到了廣闊的發展空間。讓他離職的還有另一個誘導因素,「我們現在研發的都是大型無人機,每架價值 10 萬,但在測試過程中難免會撞壞幾架。總之大型無人機研發成本太大,我承受不起。」

Basso 接任了 3D Robotics 的研究總監一職。他對公司最近研究的自動駕駛系統 Pixhawk 讚賞有加。 「它和我之前在海軍項目上看到的價值 1 萬美元的系統一樣成熟,甚至在某些方面更好:它適用於各種不同的飛行器。」不過 Pixhawk 只花 279 美元,對於此價格, Basso 表示: 「如此高能力的設備只需 279 美元,這就像是科幻小說中的橋段。」

  • 飛行裙子

Gus Calderon 曾經參與過 Lady Gaga 的可穿戴無人機設計,他製作了下面這個訂製模型。機身圓形,減輕摩擦振動,有助於空中拍攝,此外它還裝載一個 Sony 高清攝影鏡頭。

 

Gus Calderon 從 2005 年開始研究無人機,到了 2013 年夏天,他贏得了「專業用途高端訂製無人機模型頂級​​製造者」的稱號。彼時,他被邀請加入製作飛行裙子(flying dress),該項目要為 Lady Gaga 打造裝飾、飛行兩用的無人機。

Gaga 在最後幾個月才加入這一計劃,但它已經開始了有兩年。研究的結果是 Volantis,一款裝置 12 塊電動馬達和碳纖維螺旋槳的可穿戴無人機。 2013 年 11 月 20 日,在新專輯發行會上,Calderon 操控 Volantis 帶著 Gaga 在布魯克林海軍造船廠上空飛行。

聯邦航空局放鬆對商用無人機的限制之後,他看到了一個前途更為光明的市場:攝影無人機。 Calderon 的大部分攝影無人機都在 2000 到 5000 美元之間,出價比 3D Robotics 等公司高。 Calderon 的解釋是,攝影無人機必須能夠裝載大型攝影機器材,同時要求絕對可靠性和穩定性,因為價格較一般無人機高。此外,他對顧客也有一定要求:「如果你想購買我的無人機,你必須讓我相信你有安全操縱它的能力。」

  • 真誠信徒

圖片為 Chance Roth 和他的六軸飛行器,它由一個現成設備改造而成,被加入了機腿、相機、視頻發射器等部件。他已經教會了 30 人建造四軸版本。

聖地亞哥的 Fab 實驗室是 Chance Roth 的研究基地,它也為當地開發者提供 3D 列印機或者雷射切割機等工具。 Chance Roth 已經幫助了開發了多款飛行器,包括極輕的 Pocket 無人機,它今年初在 Kickstarter 上籌資超過 90 萬美元後,即將投入市場。

Roth 對無人機的未來大為看好,他預測五年之內,無人機將能執行語音指令,並能幫你遛狗、照看小孩;十年之內,無人機將能將會取代人工駕駛,進行貨運或客運。

在完成 Pocket 後,Roth 現在與名為 Brain Corporartion 的初創公司合作,開發能夠進行機器學習的無人機。他們正在開發傳感器和軟件,讓無人機自動避開樹木、建築、電線和其他無人機。 Roth 表示,有了像人臉識別技術,無人機將能在高空辨認主人。
攝影追夢人

Andrew Peterson 和 Eric Maloney 為攝影師,不過也在無人機領域大展身手。他們曾經用一些現成材料和一台 3D 影印機創造了八軸飛行器,並在去年 3 月用它拍攝了酷玩樂隊單曲《Chris Martin》的 MV。他們的近期項目包括 Zach Braff 的電影《Wish I Was Here》以及 Chrysler 和奧迪的商業廣告。

他們稱自己為 Drone Dudes(無人機兄弟),打造的無人機形狀和重量多樣,從四翼到八翼,從 3 英鎊到 25 鎊的都有。他們的無人機拍攝要價較高,每天 7500 美元。

他們在公園裡測試搭載電視攝像頭的無人機,攝像機成像完美,看不出任何震動的痕跡。 Maloney 說:「有很多鏡頭只能通過高空拍攝得到,而相比直升機,無人機對演員和電視台工作人員來說更為安全。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無人機將完全取代直升機拍攝。 」

  • 像 Android 一樣的開放才能更代表未來

從 Google 到 Facebook 到亞馬遜甚至到迪士尼……似乎每一個科技公司現在都把目光投向了幾年前還無人關注的無人機領域——無論是用它來讓更多的人接入互聯網,還是用它成為貨物快遞員,或者讓它支援救災,無人機都在逐漸入侵各個領域,並重新定義人類的物流乃至交通方式。

然而,真正繁榮的創新還不是發生在大公司,無人機領域裡,越來越多優秀的創業公司在不斷湧現。

而 Chris Anderson 顯然認為,像 Android 一樣的開放才能更代表未來。他列舉了中國的例子 —— 儘管 iPhone 有很好的口碑,但是 Android 卻佔了 80% 的市場份額。

Anderson 也頗為驕傲的宣布:現在,幾乎所有 KickStarter 上的無人機都部分的使用了 3D Robotics 的代碼。這種開放平台、降低技術門檻的做法,不僅能幫助更多的相關創業公司誕生,另外一方面,也讓無人機得以拓展新的領域,探索新的玩法。比如從單純的航拍,開始拓展到地圖測繪和農業上來。

「這不是一個產品的事,我們可以創造我們的產業鏈」。Anderson 說,「這就是開放之後的力量。」

比如他們最新推出的一款無人機,就可以在建築領域使用。讓無人機起飛後,直接在手機上進行操控,就可以利用它對建築物拍下不同角度的照片,然後自動建立 3D 模型—這就把無人機變成了一個空中的 3D 掃描儀。

(本篇轉載自合作夥伴《PingWest》、《雷鋒網》;圖片來源:Christopher Michel,CC Licensed;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