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亂原有市場規則的 Airbnb 和 Uber,還債的時候到了?

Airbnb 和 Uber 現在都算是成熟的新創公司了,他們以打亂原有市場規則的姿態進入市場,快速地成長,現在過往讓他們成功的進場模式,終於出現了市場的反撲,必須面對現實困境的時候到了。在穩固了市場地位,並確立了忠實顧客基本盤之後,他們現在面臨的不只是來自當時介入的產業市場,也就是計程車與飯店業的阻撓,現在他們從未設想到的政治與社會的阻礙也佇立在眼前了。以下是 TechCrunch 作者 Ron Miller 的觀點,我們來看看他怎麼說。

在歐洲與美國,「共享經濟」的概念開始遭受到反彈。對 Uber 來說,這代表 Uber 必須要與現有的計程車產業及在其背後撐腰的政府對抗;最主流的論述是在法規面向,Uber 駕駛不像計程車受限現於有法規,Uber 相對於計程車業者來說,擁有不公平的優勢。而在法規上,Airbnb 被指控違反了飯店與租賃的相關法令。這些問題已經讓這兩家公司不能再假裝他們是懵懵懂懂的新創公司,隨便試行一種新型態生意。他們在股市上的市值太龐大,創投手上也有數十億美元,這些政治與社會的因素會開始跟上來,他們也必須要去面對這些現實面的問題。

日前舊金山針對 Airbnb 對現有法規做了一些更動,因為有越來越多公寓變成 Airbnb  的長期租賃屋,這招來了某些居住團體關注及反對。Airbnb 能夠讓你出租你的空屋、短時間的出租也是可行的,例如當你去渡假時,就可以出租你家;但隨著 Airbnb 的發展,很多人開始利用 Airbnb 這個平臺來短期租賃,大量套利。在房市緊縮的舊金山,無疑使得人民火大。對此現象,舊金山政府開始從政策面上來限制 Airbnb 所衍生出的社會問題。現在 Airbnb 在舊金山必須遵守某些特定法令,以免人們把他們的公寓及房屋轉為永久租賃屋,例如 Airbnb 的屋主必須在當地登記,並繳交 50 美元的費用。

Uber 為傳統的計程車產業提供一項富有創意的替代方案。但這項無需調度員、讓使用者利用智慧型手機就能找到附近駕駛的服務,引發了勞工問題。日前有報導指出在紐約、舊金山與倫敦都有 Uber 司機在組織聯合抗議,原因是這些司機並不滿意目前 Uber 所抽取的 20% 金額將要變成長期規定,這時他們展現出了集體勞動的力量,爭取和資方溝通。

目前在歐洲,各國也開始針對 Uber 制定相關的規範以保護傳統計程車業者。在法國,類似 Uber 這類的服務,客戶在叫車後最少必須等候 15 分鐘,服務的車輛才能出現在客戶面前。而德國法庭現階段仍搖擺不定,但每當 Uber 一嘗試開拓新的城市時,德國政府就必須面對計程車產業的強力反彈。

Airbnb 也同樣面臨來自法律的阻撓,有些城市串聯將他們視為違法旅館;其他的也對 Airbnb 半信半疑,企圖採取主導地位。Uber 和 Airbnb 利用了本身在社群、行動網路與雲端方面的優勢,擾亂了既有產業。人們因為他們的服務,擁有了更方便的生活方式,這讓他們生存了下來。但在他們成長之時,遇見越來越多的障礙,只能面對,他們無法再躲在新創公司的泡泡裡。

  • 是時候面對現實了

這兩家公司都必須因為他們打亂原有市場規則而面對惡劣的政治與經濟現實。像是 Airbnb 上現階段出現的永久租賃情況,就面臨了法律方面未預料到的結果。當初 Airbnb 單純只是想提供一個租屋平台,但現在有愈來愈多人將它視為永久經營的商業模式,這現象徹底的改變了產業動態平衡;再加上不穩定的房市狀況,這已經不是原本的出發點這麼簡單了,其他衍生而出的問題,Airbnb 也需要一併處理。

我最近在舊金山搭了傳統計程車及 Uber 。計程車司機覺得自己的生存空間受到 Uber 的擠壓,因為他們的固定價格不能與其競爭。Uber 司機則大部分都是兼職工作,在正職下班後再開車四、五個小時。我遇見了一位 Uber 司機,他是前計程車司機,而他說 Uber 的招客模式讓他脫離了為了下一餐溫飽在街上來來回回找客人的處境。

換句話說,Uber 的司機看來很滿意。但每家公司遲早都必須面對勞工問題,只是我確定 Uber 沒有料到這麼快就會發生。他們試圖讓生意成長,但當他們做出降價等決策時,開始了解不能再自己做決定、不考慮其他人。他們必須面對旗下的司機,一群會爭取自身權益的司機,而我們也許能公平地說,主管在做降價決策時並沒有考慮到這些司機。

但最近新聞報導,Uber 並沒有專心在處理內務問題,還捅出了簍子。據報導他們在舊金山對對手 Lyft 出奧步,雇用承包商利用可拋棄式手機與信用卡向 Lyft 叫車,再說服這些司機跳槽。不只如此,還遭到 Lyft 指控 Uber 叫車後即取消叫車。對一個面臨嚴重政治問題的公司來說,當個流氓並不是最聰明的商業手法。

  • 為何這些公司重要

看看 Uber 和 Airbnb 生意興隆的樣子,就不難想像傳統產業對他們有多氣。 Uber 目前募集到了 15 億美金,但它的市值是落差極大的 170 億;無論這數字是否值得爭論,但如果你相信了外面的數字,那麼全世界的計程車市場約 1000 億,也就是 Uber 的市值已經佔了其中的 17%。

這些都是很有爭議的數字,信不信由你。但你可以看出 Uber 與幾項相似的服務所共享的市場相對地小,這也就是為什麼他們讓傳統計程車業那麼緊張。再想想有些人相信這市場比現存的更有潛力,因為這個新的商業模式的性質便是透過方便與低價吸引更多人。也就是說,整體市場潛力有可能更加巨大。像 Uber 這樣的服務其實比起傳統的計程車業,位居相對優勢的位置。

雖然沒有 Uber 那麼夯,但 Airbnb 也募集到了 7.9 億美金,並被報導具有 100 億的價值。而且根據 Fast Company 今年稍早的一篇文章,Airbnb「在 192 國中擁有 55 萬房源,很快就會超越洲際飯店集團與希爾頓全球飯店集團,成為全球最大的連鎖旅館」。你可以再次看到這將如何地引起旅館主的注意。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 Uber 在舊金山最受歡迎,這裡有大量的可支配收入人口能夠負擔這樣的叫車服務。如果如同預期一般,泡沫經濟發生,對 Uber 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會不會動搖到它的基本?如果有大環境因素的全球經濟衰退,Uber 又會受到什麼衝擊?

一位矽谷內部人士最近告訴我,Airbnb 比較不會受到這種經濟波動的影響,因為它的商業模式在經濟好或是壞的時候都能運作,他相信 Airbnb 可能因此擁有較好的未來。

  • 小心呵護它們

無論如何,事實是我都用過了這兩者的服務,而不可否認,它們的服務真的很方便,我覺得沒有理由不給這些受使用者喜愛的服務一些成長空間。但隨著時間經過,我們觀察過這些種類的服務是怎麼運作的,就必須要有一些規範。不必像德國或法國那麼有懲罰性,但最終必須受到規範,而政府得在保護公共利益與讓這些公司成長間取得平衡。

有一件事情很明確:它們不該因為要保護傳統產業而被嚴格規範,而歐洲現在似乎就是這樣。取而代之地,它們應該要被合理的規範,一方面保護消費者,一方面讓優點不被扼殺。最近在舊金山通過的 Airbnb 法規便是一個好的開始,其他城市可以起而效尤。

這兩家新創公司都在敵意逐漸高漲的環境中求生存,而他們必須學習掌控這一切。當一個好的點子受到投資者與使用者的認可是一回事,但在期待成功之餘,一切就不只是做自己的生意那麼簡單。有太多外部議題必須納入考量,而這些公司正在面臨嚴峻的現實。如何處理這些現實將會對它們的長期成果造成影響,因為人們並不會在你一路順風時替你打分數,而是在你面對敵意與挑戰的反應時打分數。

(資料來源:TechCrunch;圖片來源:Effie. Y.,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