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Studer 為 Lamp Post Group 合夥人,以下以第一人稱編譯。

基於專有交易流(proprietary deal flow)已經成為辨別風險創投的差異性工具,美國南方地區已漸漸無法吸引創投者們的進駐,他們越來越少關注從 Nashville、Atlanta、 Birmingham、 Chattanooga 和其餘南方地區起家的公司和新穎的概念。直到如今,大部分的創投家依舊是矽谷擁護者,手上的投資名單多頃向於矽谷的公司,頂多添加一兩家來自南方的科技公司,以此來炫耀自己對於創投的多樣性,以及對地域的多元性做出了貢獻,不過實際上這對於地區的發展性根本毫無幫助。

我最近才剛參加 Y Combinator 的夏季 Demo Day,遇到許多老朋友、創投同行、私募股權基金經理以及傳統發展企業相關人士等。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他們全部都無視東南方的交易流,同時他們又不願看到矽谷許多交易被重新炒作的情形。

事實上矽谷以外的世界依舊是尚未開發的疆土,假如西岸的創投者們願意承擔風險開發這塊領土,這塊富有、專業度完整以及擁有良好創業環境的領土,將會引領世界造成一股「反轉淘金潮」。所有的機構將會蜂擁至東南方投資,從醫療保健至科技領域再到製造業,將會激盪出許多的創新以及顛覆。

更不用說該區極高的資本效率了(也就是低廉的成本),不管是基本薪資、房價和生活成本都比別區便宜許多,也許你可以考慮於矽谷外的新創公司投資 200 萬美元,因為這樣就足夠扶持他們完成初步產品階段,甚至還能找到一些測試用戶了呢。

  • 美國東南方正在起飛,創投家們你們真該好好考慮投資矽谷之外的公司

其實從 Ambition、Bellhops 和 Skuid 的創業情形上來看,我們可以知道幾百萬美元的投資對於東南方的新創公司綽綽有餘,他們能夠仰賴這為數不多的金額快速發展,甚至成功的奠基與用戶的關係。而整體規劃較好的新創公司甚至能帶給創投者們豐厚的回報,例如 QuickCue 於 2013 被 Opentable 以 1150 萬美元收購後退出,假如當時你能在對的時機投資的話,你將能在 18 個月內從 1150 萬美元的退出中獲得 5 倍的獲利。

當然東南方現在早就有一些創投公司在那兒了,Nashville 和 Atlanta 地區也有一些不錯的資金流入。即使是 Chattanooga 在過去三年內也有許多資金的流入,包括 Chattanooga Renaissance Fund、The JumpFund(著重女性創業的天使投資)、 Spartan Ventures、 Blank Slate 和 Lamp Post Group。

不過以現在的情況來說,東南方還是有很大的投資空間給予創投家們進入,由其是現在東南方的經濟正在起飛中,拜許多傳統企業的擴張所賜,例如醫療保健和製造業,以及類似 EPB 光纖網路與市政合作的方案計畫,都創造出更多投資機會,引起大規模的創投公司注意。

  • 跳出思維框架,離開矽谷吧創投家們!因為有越來越多創業家選擇留在家鄉創業

區域性的初階創投公司以投資了許多大有可為的新創公司,然而矽谷的創投公司依舊址將目光放在矽谷內,而忽略矽谷外的世界,忙著將大把大把的鈔票投資在矽谷裡任何一家新創公司。Ambition 去年冬天加入 Y Combinator 時,它只是個菜到不行的新公司,不過這對他們很有利因為他們很年輕,因此能成為最有前途的新創公司之一。

當然在他們身後還有一拖拉庫的新創公司在排隊等著進入未知的領域,我每天都可以收到一堆來自年輕創業家的 email,來信說他們有多遠大的抱負,想將夢想化為現實,但他們並不想前進西部,他們只想留在家鄉一展抱負,這並不令人意外,這顯現了南方人實際的特質,而我們這些創投者也欣賞這樣性格的人。

而令我感到意外的是,現在與我同行的後輩有可能從一個沒有電的地方,獲得 40 倍的投資獲利,也許再過個幾年後他們將會成為你的老闆,畢竟現在的世界是由 20 多歲的年輕人掌握。千禧世代以「跳出傳統思維」為名,不知激勵了多少創業家及科技公司走向創新的路途,所以為何創投者們不能跳脫矽谷這個框框呢?

不管矽谷以外的世界有多像拓荒前的美國西部,能夠讓創投公司大展身手,還是鮮少有公司願意承擔風險至這裏投資,畢竟風險投資不僅只看專有交易流,最終還是得看一家公司的創新成效。

創投家們願意付出多少以追逐下一個偉大的點子呢?而又有什麼因素妨礙他們的投資呢?以現在的情形來看,Santa Clara 似乎就是他們能夠忍受的區域了。要找到想要的投資,創投者們需要謹記一條建言: 他們需要不怕冒險,跳出自己的舒適圈,探索不熟悉的領域,假如他們遵循這些建議,他們將能反轉現今創投公司淘金的區塊。

(資料來源:TechCrunch;圖片來源:Seattle Municipal Archives,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