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時不時就會有人提出「現在是不是又出現新的技術泡沫了?」很多科技界人士也會被問到對於技術泡沫的看法,比如我們之前就 ​​有報導 Marc Andreessen 的觀點:當他們談論泡沫時,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在談論什麼。

針對這一問題,資深風投人 William Mougayar 也寫了一篇文章來回應。William 一直是 Nassim Taleb 的忠實讀者,他在去年還為 Taleb 的新書 Antifragil(《反脆弱》)寫了一篇書評,他在文中分析說,技術類新創企業的生態系統已經是反脆弱的。(以下文字以作者第一人稱撰寫)

首先我先總結幾點對 2000 年技術泡沫爆裂的事後觀察:

1. 天花亂墜地吹捧 Internet 的作用--只要讀讀 2000 年各種媒體的文章就不難看出這一點。

2. 過多的創投湧入--僅在 2000 年就有將近 1 千億美元的風投資本湧入科技領域。

3. 投資人缺乏經驗-- 一些大型基金公司僱傭了大量沒有經驗的新 V​​C。

4. 估值膨脹 —— 很多公司根據其他領先於它們的公司來自我定位,不幸地是,你一旦開始這樣做,整個系統就會自我膨脹,再想糾正這些錯誤就很難了。

5. 不該獲得投資的公司也獲得了投資--那種淘金熱的心態是千真萬確的,瘋狂的想法也能得到大量投資。

6. 公司還不成熟就上市--在公司的商業模式還沒被證明是可行的就上市,甚至一些公司還未創造可觀的利潤就上市了。

7. 大量股民購買 Internet 上市企業的股票--這種做法很普遍,他們害怕錯失良機,並且相信互聯網的增長永無止盡。令人悲哀的是,普通的股民沒有投資機構那樣承擔損失的能力,很多普通的股民很快就吃了不少苦頭。

所以,2000 年充滿了放縱和不正之風,風投資本家、創業者、公開市場和股民做得都一樣。而今,局面大不相同,我們沒有靠近泡沫。

為什麼我會這樣想?因為兩個因素的結合。第一,比起 2000 年,現在的技術生態系統更有彈性;第二,我們沒有看到 1999 年的那些症狀。

彈性=反脆弱

關於現在技術生態系統的彈性,有下面幾個特別之處:

1. 我們能更堅韌地承擔損失

不僅是因為建一個公司的成本更低;而且,就算你失敗了,你也只是在一個更低的高度上跌倒,所以你受到的打擊不大。
「小」失敗對於整個系統沒有危害,只是對於小的團隊有衝擊。

2. 我們更懂得怎麼去經營一家互聯網企業了

現在,我們能從很多成熟的企業那裡學到更多經驗和教訓。失敗和成功讓每個人變得更加聰明。這個知識體系讓所有人收益,並且這個知識體係也在變得越來越好。我們正在創造更好的初創企業,和更優秀的企業家。

3. 企業家之間已經形成了一個相互聯結的網絡

社交網絡和社會媒體對於整個技術社區都產生了影響力,這樣很好!當整個網絡裡的參與者沒有障礙或距離就聯繫起來,他們的事業就會加速發展。
4. 現在有了更高質量的孵化器

以前沒有 TechstarsYC 這樣頂尖的孵化器,就算以前有孵化器,但至少沒有達到我們現在這樣的質量和水準。

5. 整個世界的各個生態系統在各自的地盤上都很有活力

比如紐約、西雅圖、柏林、倫敦,它們都是很強大的獨立生態系統,它們擁有自己所需的各種參與者。

不同於 1999 年的地方

現在和 1999 年有很多不同之處,去理解這些差異以及這些差異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1. 技術新創公司的生態系統更加國際化

不同於 1999 年,風險現在都分散在矽谷之外。集中於某一個區域的失敗不太可能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

2. 投資人更聰明了,他們的錢袋子抓得更緊

儘管最近又有不少新的基金出現,但這並不足以引起恐慌,因為我們現在遠沒有達到 2000 年資本瘋狂湧入的水平。看看下面這張 NVCA 提供的2014 年年度報告,裡面對比了一些風投資本和投資承諾的歷史數據:

3. 上市不再是主要的目標

是的,現在科技公司的 IPO 市場在回暖,但是所有人都還記著 1999 年的教訓,所以它們很謹慎地去進行 IPO,比如當這些公司有了穩定的營收或利潤時才會上市。與之相映的是,為了平衡 IPO 的需求,已經逐漸建立了良好的退出機制。

4. 群眾募資正在幫到更多的新創公司

多虧了像 AngelListCircleUp 這樣的開放平台,越來越多的新創企業可以通過不同於傳統的方式去獲得資金。獨立投資人和天使投資人們正在提供另一種篩選機制,來幫助初創企業獲得成功。

如何觀測下一次技術泡沫?

如果我們看到下面這些症狀,那就值得警惕了:

1. 出現很多好的企業,但是它們拿不到投資

2. 不應該獲得投資的公司開始容易獲得資金

3. 模仿別人而成立的公司,它們拿到投資只是為了去進行貪婪的競爭

4. 沒有互聯網經驗的人開始去成立科技類初創企業或 VC

5. 我們開始看到融了很多資金的公司遭遇大的失敗

如果企業估值過高,那又怎樣呢?

我想那是 OK 的,即使一開始公司的估值過高,但是長期來看它的估值還是會被拉回到正常水平,特別是在接下來的一輪融資時估值就會變得正常。

如果一個公司在一個很高的價位獲得融資,就會發生兩件事情。這些公司要麼會達到估值的預期,它們逐漸賺到那些估值的錢,要麼它們無法實現預期,並且如果還有下一輪融資的話,在下一輪融資時它們就要減記資產。不管出現哪種情況,最終都會達到正常水平。

如果新的基金都以低迴報而告終,那會怎樣?

我想,比起創業者,VC(以及他們的 LP 們)會受到更多的衝擊,但是只要頂尖的 VC 們表現良好,LP 還是會一直信賴他們。

最後,我不會絕對地說未來「不會再出現」新的泡沫。但是我會說,那些預示泡沫的跡象至少現在還沒出現。如果出現新的泡沫,它們很可能是因為現在還不明顯的新因素而引發的,或者是源於一個黑天鵝事件(注:黑天鵝事件指事前無法預料、事後產生極大衝擊力的事件) 。

至少現在,我們不必去擔心新的技術泡沫,而要去擁抱我們所處的偉大的時代,帶著從歷史中吸取的智慧,以及對於未來的樂觀精神!

(轉載自合作媒體《36kr》; 原文出處:startupmanagement.org ; 圖片來源:Paul Henman,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