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企:執行長,給問嗎?】我七年級,那一年我靠著不斷實習逃過金融海嘯和 22K

XX 姊把九月份的專題稿子拿給我,她告訴我,等我全部看完之後就寫一篇「市長的話」。我聽了之後第一個想到的事情是,

「原來市長的話都不是市長自己寫的啊!他們竟然欺騙我那麼久!」

不過,可以當郝龍斌市長的文膽,聽起來也是個很厲害的經驗,所以我興致勃勃接下了這個任務。九月專題是「中秋賞月」,我洋洋灑灑地幫郝龍斌寫了 900 個字,又是賞月歷史、又是賞月詩詞,我簡直把郝龍斌塑造成一個完美的文人。

隔天,XX 姊告訴我,「家彥,妳那篇寫的不錯,可是太不像市長的語氣,所以我們會再另外寫過。」我內心「框啷」了一聲,原來我誤會了郝龍斌的氣質,不應該讓他又是講古又是吟詩講詞的。

這個經驗很特別,也讓我知道「文膽」真的是不好當的,郝龍斌的語氣,我實在學不來,也許換成前市長馬英九我就曉得要一直寫「謝謝指教,我們一切依法辦理」了。

昨天半夜,我翻出自己 N 年前的大學實習報告,看著上面這段文字心想,原來我從學生時期就這麼喜歡挖苦政治人物,難怪現在每天工作中,也是緊咬著政治人物的愚笨、不堪和無良而不放。

ma

  • 金融海嘯加上 22 K 企業實習專案,就是我大學畢業時的風景

我畢業於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每個新傳系學生到了大四都能選修「專業實習」課程,我們把握機會填上自己想去見識的媒體單位。那時候,獨立媒體、網路媒體都尚未成形,Facebook 只在國外流行,iPod 很潮,大家覺得最美的手機是 Motorola 的 KRZR,而媒體這件事,對我們來說就是《TVBS》、《中視》、《聯合報》、《蘋果日報》、《天下雜誌》、《Cheers》和《壹週刊》。

後來我意外地進了台北市政府「新聞處」實習(現已改制為「觀光傳播局」),在那待了一個月,參與台北市生活市政刊物《台北畫刊》的企劃與編採工作。除了台北市政府,我還先後去過世紀奧美公關、先勢公關以及民視編輯台打工 / 實習(皆為有薪職)。

我企劃雜誌專題、跑採訪、寫逐字稿、編寫稿件,我打活動邀請電話、寄送活動邀請函、包裝活動禮品、整理媒體露出報告,我匯出 / 匯入記者做好的新聞帶、剪輯五分鐘後要播出的新聞片段、分配新聞過音人員班表。

那個年頭,還不時興「實習」這件事,實習這風氣,大抵只存在於傳播科系。我自願地選擇到那些單位去,是因為我對自己的未來很茫然。我念的雖然是傳統新聞科班學校,但我對自己的能力是沒有信心的,我對當時就糟糕地無以附加的媒體環境是灰心的,我不曉得再幾個月後就要畢業的我,該往哪裡去

--還有,我那時候所處的時空背景是,美國次級房貸掀起的全球金融海嘯。

連寫到金融海嘯這四個字,都讓此刻的我雞皮疙瘩爬滿了雙手。更艱鉅的是,我和同學、學弟妹們還遇到 2009 年時,馬政府推出的 22K 企業實習專案 。想起那片只開 22K 月薪的徵才牆,我仍直打哆嗦。

  • 我無頭蒼蠅般亂飛的實習經驗,真切累積成我現在的工作能量

在如此艱鉅的求職環境中,唯一讓我感覺到的確切幸福是,還好我去實習了。

相較於同時期正找工作的畢業生,我沒有一般大學生擁有的課外經歷:不參加系學會、沒加入校內社團、不隸屬任何學生組織幹部、四肢障礙無法跳啦啦隊,也沒有當親善大使的身高和甜笑。我到處亂跑、到處亂看,去我就讀的這個產業,偷看別人在做什麼;就算只是去幫總經理倒咖啡,都記得有禮貌的讓人家記得我是誰(好吧,現在他可能忘記我了)。

這些實習有所幫助的,不只是一張還算有料的履歷表而已(剛畢業時,我在某些面試官嘴裡聽過,他們的確因為我的這些實習經歷而面試並錄取我),它們全都累積成我現在的工作能量。

台北市政府的實習經驗教會我基本的編採工作,公關公司教會我待人處事的禮節與靈巧,電視台教會我臨危不亂。這些獲得也許和我現在擔任《TechOrange》、《BuzzOrange》主編的職能,沒有直接相關,但我透過這些經歷,讓自己比別人更快適應職場,曉得怎麼跟前輩同事來往、和主管應對,怎麼讓自己適得其所--說是比別人更快「社會化」也對。

cow

  •  去實習吧,去到了不喜歡的公司,對你來說也都是「獲得」

現在,輪到我應徵實習生、面試實習生、帶實習生工作了。雖然沒有金融海嘯,但是大學生的挑戰並不比我以前少,最顯著的就是求職者與求職者之間的競爭更加激烈。我經常看著投遞來的履歷,開玩笑跟朋友說,「我如果是應屆畢業生,應該只能洗洗去死吧,我跟人家比什麼啊?」

但我有些時候是羨慕現在的大學生的。這個時代的學生,比過去幾年的我和我同學們,在畢業之前,有更多和社會接軌、不顧一切闖蕩拼搏的態度和機會。因為台灣有愈來愈多新創公司。

台灣的這些新創公司正在茁壯,他們規模都不大,裡頭的人幾乎十項全能:創業者有夢想、會看財報、有創意、懂市場、文筆好、有人脈、懂管理、口才佳、不怕受挫,還得會喝酒。名為「新創」表示他們需要源源不絕的新點子。

最懂創新的當然是學生 / 年輕人,不是擁有獨立辦公室的大佬。

所以近年來,即便不是寒暑假,我們都很常聽見哪間網路新創公司在徵求實習生,期望這群有活力的年輕人,除了協助公司處理零碎的執行工作外,也將年輕人的創意、年輕人的價值觀注入公司。而且就我所知,這些新創公司都有提供相對應的報酬給這些實習者,沒有勞力剝削。

這個暑假,《TO》與《BO》來了四位實習生,他們不見得擁有傳播科系背景,但我們一樣帶著每個人學習文章編輯、寫作、下標、社群操作、議題發想。有些人喜歡寫作;有些人對媒體經營有興趣;有些人只是不想當廢柴,卻意外發現媒體的趣味;有些人跟過去的我一樣,不曉得自己會什麼,只是想來嘗試不一樣的事物,但意外發掘自己的才能。有些人開學後因為排課零散,依依不捨要離去(最依依不捨的是我);有些人堅持擠時間繼續在這邊「玩」;有些人被我「強迫」遠距工作,繼續合作;有些人根本一整個星期,都會繼續坐在我旁邊工作。

natural

其中一個實習生跟我說:

「我以前都不知道自己會什麼,沒想到我會寫文章,我畫的圖還可以被分享、被別人看到耶!」

這就是他的獲得。

但同時也是我們這些新創公司的獲得。我們協助這些年輕人找到自己可能的發展方向,他們也幫忙公司開展更多發揮可能。

《TO》與《BO》總編輯張育寧日前外出開會,合作對象指著某篇紅文問她:「你們都去哪邊找到這些作者的呀?」沒什麼,就是相信年輕人的潛力,把舞台放在那,讓他們搬演各種劇情。

  • 新創公司實習都在做什麼?我們找人直接寫給你看

暑假快結束前,《TO》和《BO》實習生向編輯台發想了一個專題:執行長,給問嗎?

「應該很多實習生跟我一樣,很想跟公司的執行長聊天吧!
可是西醫歐都好忙,搞不好根本不知道我哪位……」

busy

就從這句話開始,我們希望串連台灣新創公司實習生,採訪自己實習單位的執行長 / 創辦人,和他們進行一場「暑假倒數、實習掰掰」的促膝談心歷程。除了讓實習生透過談天審視自己在這個夏日的成長,也提供新創公司與新興人才「思想接軌」的機會。

這次串連,除了我們自家的實習生會上陣外,我們也先邀請好朋友 AppWorks,以及從 AppWorks 畢業的團隊,一起參與。希望大家透過實習生的 鍵盤知道我們這些網路新創公司,到底都在玩什麼。文章將於本週陸續刊登,敬請鎖定。

徵文持續進行,歡迎所有在這個暑假裡跑到新創公司吹冷氣、寫企劃、找業務的同學,和大家分享你們的實習甘苦。也歡迎所有帶過實習生,對實習生有千言萬語想要 投訴 分享的大哥大姐們,投稿和我們談談你眼中的實習制度。投稿請寄:[email protected]

  • 延伸閱讀

【特企:執行長,給問嗎?】AppWorks 林之晨:再選 100 次,我還是要創業!

【特企:執行長,給問嗎?】Fandora 蘇晏良:我的工作,基本上就是讓公司不要倒閉(豪氣)

(圖片來源:TVBSBKbralDarkElfPhoto,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