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渴望聽到一個新故事的人來講,今年的智能手機市場依舊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改變,Android 和 iOS 雙雄壟斷局面甚至愈演愈烈,如果非要說有些什麼蛛絲馬蹟的話,那麼三星業績的下滑可能是個大變前的徵兆,但是 Android 的市場份額一次又一次的創歷史新高。

根據分析機構 IDC 的調查數據顯示,目前在移動市場,Android 系統依然排名首位,市場佔有率為 84.7%,排名第二的 iOS 佔 11.7%,微軟的 WP 排名第三,為 2.5%,剩餘的部分叫做「其他」。

在這剩餘的 1.1% 其他之中,還有黑莓這個沒落玩家,而今天要說的是,在 Android、iOS、WP 和 BB 之外的系統們。這些系統在誕生之初,就宣稱,或者被宣稱要顛覆移動互聯網格局,成為 Android 和 iOS 之外的攪局者。去年也正是這些小眾系統大動作頻頻的一年,到了今年,卻沒能掀起什麼波瀾。

在接下來的 9 月,一大波 Android 和 iOS 新機即將發布之時,不妨逆潮流來看看 Sailfish OS、Firefox OS 和 Ubuntu 的狀況。

  • Nokia 血脈:Sailfish OS

在諾基亞宣布放棄 MeeGo 系統,專注於 WP 之後,一部分前諾基亞員工和一些 MeeGo 粉絲成立了一家初創公司 Jolla,公司在聲明中說道:

諾基亞曾創造了世界上最好的智能手機產品,它理應繼續下去,我們將與那些富有遠見和才華的人們共同來書寫 MeeGo 成功的篇章。

兩年前,Jolla 聯合創始人以及 CEO Marc Dillon 在之前接受愛範兒採訪時說,Jolla 源於一個擁有諾基亞產品生產背景的工程師和主管團隊,旨在創造一個全新的移動設備、操作系統和生態系統。在芬蘭,Jolla 意指一種小船,它的涵義是即使我們現在很渺小,但我們仍然可以漂浮在浩瀚水波之上。

時隔一年後的 2013 年 5 月 20 日,寄予復興 MeeGo 願望的芬蘭公司 Jolla 在官網上公開了首款搭載 Sailfish OS 平台的智能手機,售價 399 歐元。

參數如下:

4.5 英寸 Estrade 960×540 分辨率顯示屏

雙核處理器,支持 4G

16GB 內置存儲,支持 MicroSD

800 萬像素攝像頭,支持自動對焦

可拆卸 2100 mAh 電池

兼容 Android 應用

如今看來,這款手機在外形和 UI 上並不落伍。不過雖然 Jolla 團隊根正苗紅,但是在一些外媒的評測中,這款手機得到的評價並不高,尤其是當我們的使用習慣被 Android 和 iOS 教育得服服帖帖的時候,Jolla 手機的交互就顯得難以上手了。

兼容 Android 應用是個取巧但犧牲頗大的做法,但是 Jolla 手機卻不能到 Google Play 商店,並且運行穩定性也不能讓人滿意。情感上,Nokia 血脈和 MeeGo 重生或許能打動一些人,但是市場競爭往往是冰冷而殘酷的。

去年年底出貨的 Jolla 手機並未引起什麼市場轟動,初期 399 歐元(現價 349 歐元,2888 港幣)的定價也顯得過高。不過他們的董事長倒是顯得信心十足,前不久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表示,Jolla 會做的更好,相信 Sailfish OS 能成為第三大移動操作系統。

今年 8 月 12 日,Jolla 手機與電信運營商 Three 合作,在香港上市,預計還會登陸印度。此前它的主要市場在歐洲,尤其是臨近芬蘭的北歐。

雖然此前 Jolla CEO Marc Dillon 表示,Android 是一個非常西方化的產物,而且不是特別為中國消費者設計的。但 Sailfish OS 的用戶界面是為中國消費者創造的,並且 Jolla 給自己的標籤是「我們不一樣」。正好中國消費者留給他們的一個印像是,中國人喜歡“與眾不同”的東西,比如美觀、有魔力的界面。

即便如此,龐大的中國市場依舊沒有迎來 Jolla。

  • 壯志未「籌」Ubuntu Touch

和 Jolla 好歹出了一款我們可以買到的手機不同的是,目前我們絕大部分人還用不上 Ubuntu 手機。不過這不妨礙一部分人對 Ubuntu 手機的期待。

去年此時,Ubuntu Edge 手機眾籌計劃失敗

不過對於 Ubuntu 背後的 Canonical 來說,能夠獲得 2 萬 7500 人的支持,籌到 1200 萬美元,已經是不錯的成績了。這至少證明,還有一部分人樂意為小眾的系統付錢。要知道,Ubuntu Edge 的定價並不低。830 美元的價格已經有些荒唐,即使後來調整為 695 美元,也是一筆不小的數額。雖然 1200 萬美元已經算是巨款了,不過 Ubuntu Edge 手機的籌款目標則是駭人的 3200 萬美元。

據稱,Ubuntu 的名稱來自非洲南部祖魯語或豪薩語的「ubuntu」一詞,意思是「人性」、「我的存在是因為大家的存在」。這或許和它開始選擇眾籌有著共通之處,只是這種群眾路線沒能走到最後。

Ubuntu Edge 手機項目眾籌失敗並不是 Ubuntu 手機的一個終點,這款在去年就定下「4GB RAM+128GB ROM」配置的手機只能是一張張渲染圖,不過 Ubuntu 卻真切地在品牌手機上運行起來了。

如果說眾籌是積小流以成江海的話,那麼背靠廠商則是讓夢想成真的走終南捷徑致千里之法。某種程度上,魅族和 Ubuntu 的調性有些相似。在今年 2 月的 MWC 上,搭載著 Ubuntu 的魅族 MX 3 首次亮相,而在這款真機出現之前,魅族和 Canonical 的緋聞已經不少了。Canonical 副總裁克里斯蒂安·帕里諾(Cristian Parrino)在就在 MWC 展會前夕造訪魅族,確認了兩家關於 Ubuntu 手機的合作。

到了今年 6 月的  MAE 亞洲移動通訊博覽會,搭載這 Ubuntu Touch 的 MX3 再次出現,在我們的上手體驗中發現,這個演示版的 Ubuntu Touch 系統完成度還比較低,前置鏡頭和 NFC 等硬件都無法使用。這或許意味著我們要在市場上買到 Ubuntu Touch 手機需要等待更久的時間。

不過好在 Canonical 獲得的合作意向還比較多,除了硬件上的魅族之外,西班牙製造商 BQ 也會為 Ubuntu 生產手機。包括 LinkedIn、百度、Facebook、Evernote 以及 Pinterest 在內的軟件服務商給其開出更優惠的條件,從而促進應用生態圈的建立。

和 Jolla 兼容 Android 應用不同的是,Canonical 的創始人Mark Shuttleworth 表示

我們不承諾對 Android 的兼容性,但我們會將其做得更加容易上手。

不過另外好消息是,運營商對待新平台總是開放的態度。Ubuntu Touch 已經贏得了沃達丰、Three、EE、KT、SK 電訊、Verizon、德意志電信、T-Mobile、PT 等多家公司的合作意向。

最近關於 Ubuntu Touch 的消息是兩個數據,今年 6 月,Ubuntu Touch 用戶(Nexus 5 等手機可刷)數超過 1 萬,7 月,Ubuntu Touch 系統的應用下載量已經超過了 10 萬次。

還有一個不能確定的傳言是,魅族 MX4 將會有 Flyme(Android)和 Ubuntu 兩個版本出現。

  • 偏安一隅 Firefox OS

與 Sailfish OS 和 Ubuntu Touch 定位高端不同,Firefox OS 開始就定位低端。難以想像的是,在 Android 新手機基本邁入 1GB 內存的時代的現在,Firefox OS 居然還支持最低 128 MB 的內存。低端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它可能更容易打開市場,另一方面則意味著要對體驗做出讓步。

事實確是如此,和 WP 手機在某些特定國家銷量超過 iPhone 類似,去年,Firefox OS 手機占到了委內瑞拉智能手機銷量的 12%,哥倫比亞智能手機銷量的 8% 以上。不過這主要得益於和 Mozilla 關係不錯的運營商西班牙電信的支持,在西班牙本國,Firefox OS 的份額也超過了黑莓,為 0.5%。西班牙手機廠商 GeekPhone 也是 Firefox OS 早期的合作廠商之一。

說起 GeekPhone,這個廠商確實有些另類,它之前還與網絡安​​全機構 Silent Circle 合作出品了基於 Android 的安全手機 BlackPhone,並且早前也有消息稱它們也曾和 Canonical 聯繫,考慮出 Ubuntu 手機,不過後來沒有了下文。

我們最為熟悉 Firefox OS 手機品牌應該是中興,它出品了多款搭載 Firefox OS 系統的 Open 系列手機,不過主要面對的是海外市場,比如印度。

在印度這個市場容量巨大,但消費能力很低的市場,Firefox OS 手機仍延續了低價的傳統,有新聞稱,印度手機廠商 Intex 會在今日推出約合 205 元 Firefox OS 智能手機,另一家印度本土手機廠商 Spice 宣布其旗下首款 Firefox OS 智能手機 Fire One Mi 將於本月 29 日推出,售價約合 234 元。

如此低價帶來的問題可想而知,那便是硬件上的妥協和系統的粗糙。對於用慣了流暢 iOS、Android 和 WP 的人來講,低端 Firefox OS 手機的體驗幾乎是不可忍受的。而且目前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 Firefox OS 高端手機出現,這也意味著,Firefox OS 與利潤率最高的那片市場無緣。

曾經愛範兒問過 Mozilla 員工,他們如何應對 Google 和微軟的挑戰?一位 Mozilla 員工的回答中透露著無奈,她說:

對手們的進入是難以阻擋的事情。Mozilla 作為一家非盈利組織,如果對手們因為我們而關注那些貧瘠地區的功能機用戶。那麼對用戶來說,這終究是一件好事。

除了 ​​已經推出了 Firefox OS 手機的中興、Geeksphone、LG  和阿爾卡特之外,華為和索尼預計也將在今年推出自己的 Firefox OS 手機。單從這個陣容來看,還是頗為有實力的。

除了 ​​終端廠商支持,對於 Firefox OS 而言,更重要的一股勢力是運營商,除了上文提到的,在西班牙、委內瑞拉、哥倫比亞和巴西有影響力的西班牙電信之外,在波蘭、希臘、匈牙利有影響力的 Deutsche Telekom,意大利的 Telecom Italia 等運營商也在支持 Firefox OS。對於 Web 有所偏重的 Firefox OS 是運營商賣數據流量的理想載體。

包括離我們較近的中國聯通和富士康在內,支持 Firefox OS 的大廠商有 20 家左右。不過畢竟是生意,這些廠商在資源上對於 Firefox OS 的傾斜還非常有限。

從目前 Firefox OS 走的道路來看,它可能衝擊的不是 Android 或者 iOS,而是取代市場上的功能機,為消費能力不強的人帶來入門級的智能手機體驗。

去年,我們發問《期待挑戰者,誰來撼動 Android 和蘋果?》 ,其中列舉的幾個潛力系統動作頻頻,基本可以算作是 Android 和 iOS 挑戰者元年。如今一年已經過去,這些系統依舊小眾,依舊沒能對 Android 和 iOS 形成衝擊,反而這兩個系統佔據了智能手機市場 96.4% 的份額

一個想法是,Android 和 iOS 時代的智能手機和 Symbian 時代的智能手機並不能說是顛覆和被顛覆的關係,從產品形態和使用用途來講,可以說是兩個時代的產物

Symbian 時代的智能機,通訊功能仍是核心,數據服務使用十分有限。而到了 Android 和 iOS 時代,網絡流量背後的各種服務成為主要用途,通信功能是基本必須,但已不再是核心。觸屏的不可阻擋和手機大螢幕化是證據之一。

在 Android 和 iOS 都已經建立起強大生態圈,佔據了絕大部分的市場份額,並仍在不斷完善的今天,其他小眾系統談挑戰乃至取代可以說是妄想,這片季度出貨量可以超過 3 億部手機的市場,卻也留給了其他玩家不小的空間來發揮。而至於談取代與被取代,顛覆和被顛覆,需要的可能是像 Symbian 與 Android、OS 這樣的產品形態改變,以及時代的更迭。

(轉載自合作媒體《ifanr》; 圖片來源:_Max-B,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