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的一篇關於好的產品經理的文章,很多人在轉。我對其中一些觀點表示認可,但也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原文中提到產品經理和對產品有感覺的人,可以理解為產品的兩個部分:產品功能實現和產品交互體驗,而這兩部分缺一不可。產品功能實現解決掉某種需求,但最終的用戶體驗也無比重要。

  • 什麼樣的人適合做產品經理?

首先產品經理是一個將感覺量化的過程,可以理解為將 EQ 智商化,所以從人的本質來看,產品經理對 EQ 要求會高,否則怎麼會知道用戶在想什麼需要什麼。EQ 高不是一個絕對項,我們日常生活中定義的 EQ 高,是指知道換位思考懂得與人相處(前提品質沒問題),本質上說起來就是我知道你要什麼、知道你想什麼、知道你想聽什麼話、甚至你自己都不知道想要什麼的時候,而我能夠感覺到並樂於滿足你的潛在訴求,那這樣的 EQ 應該是高的。

還有一種人比如我明明知道你的潛在訴求,卻故意挑你的軟肋來刺激,這種人在生活中肯定被定義為 EQ 低,但這種人依然深諳人性,如果作為產品經理也是非常優秀的料。歸根到底產品經理需要深諳人性,知道用戶真正需要什麼,甚至在用戶自己並不清楚的時候,完全創造某種需求

其次產品經理需要有一定的技術常識,雖說術業有專攻,但產品經理的角色需要了解相關功能的技術水平到底能實現哪些功能,實現到什麼程度。比如你要做一個手環,你好歹知道目前市面都有哪些傳感器,傳感器的精確度能到一個什麼量級,否則你在產品定義的時候,就會出現很大的偏差,要麼成為意淫,要麼做出一個別人十年前就做過的東西。

有人會說沒有想要的傳感器,你可以自己研發,這就該用術業有專攻來解釋,在市場化程度如此高的社會,我們都選擇做自己擅長的一部分就好,傳感器還是留給研究院們去探索,也沒見蘋果公司非要自己做手機屏幕。已跑偏拉回來,產品經理需要有一定技術常識,不一定深但一定要廣,否則後期跟研發人員的溝通也比較困難。

  • 產品經理都做些什麼?

據我了解產品經理的工作是極其苦逼的,從發現需求、產品定義、技術驗證、產品定義修正、跟踪研發等等,遇到意料不到的技術死角,還得面臨推倒重來。所以我們有些產品經理的辦公室門上會掛著「禁止毆打辱罵產品經理」以求些許安慰。

產品經理的工作到底有多麻煩,不妨用幾個例子來說明,比如 ERP 這類的軟件產品,可能很多人沒有辦法想像這其中的業務邏輯到底都有麻煩,到底要實現哪些功能、堆疊哪些數據、如何體現協同等。用戶上手時面對整個 ERP 的系統都需要了解學習操作,可想而知這個產品經理在做產品定義時染了幾遍白頭。

再比如曾經接觸過一個安卓系統的廣告機,最初定義時完全沒問題,然後投入大量資金研發,產品手板出來之後發現長時間播放視頻容易當機,技術人員一通分析之後,發現跟安卓底層內核有關。從最開始安卓系統播放視頻是極其簡單且成熟的事情,然而解決這個問題花的時間遠遠超出預估,那到底是修改底層內核?還是遇到檔機的情況就重啟一遍來解決呢?

又比如我們在研發極速 M1000 成冊掃描儀時,到底要用 1000 萬還是 500 萬像素的攝像頭,毋庸置疑 1000 萬相對成像更清晰,最終我們選擇了 500 萬,因為 1000 萬需要的後台處理時間很長,而我們的目標希望用戶可以像翻書一樣掃描書籍,而 500 萬的圖片雖然不算高,但完全能夠滿足用戶的需求。所以產品經理這種苦逼差事,既要搞定業務邏輯,還得在突發情況發生時,確定哪些功能必須解決、哪些可以妥協、甚至如何妥協,以保證產品能盡量保持它最初定義的樣子。

說到底,產品經理是連接用戶和工程師的角色。既要保證用戶的最終感受以免吐槽,還得保證工程師的工作不白費以免挨揍。

  • 為什麼說用戶體驗至高無上?

用戶才是真正買單的人。原文作者拿 iPhone 舉了個例子,我們也沿用這個例子。 iPhone 的成功本質上是用戶體驗的提升,功能機時代我們用中間的導航鍵進行很多步的操作來進入某個功能項,而 iPhone 僅需要點擊一次即可,這屬於體驗的提升;功能機時代也有觸屏手機,蹩腳的觸摸體驗和響應時間,而 iPhone 體現出的流暢度屬於秒殺級。其實大家驚呼的還是體驗。

拿根棍子給女性自拍這種事,不可否認這是一個功能創新,同樣做為產品經理我不太敢同意這是否就真的能賣好,我們還是說說體驗,這根棍子在設計時首先就應該想到應用場景,外出自拍便於攜帶而做成折疊或伸縮,這是一個產品經理最起碼的感覺,而不是單獨強調這根棍子解決了女性自拍問題就了事,這屬於工程師思維,而不是產品經理的思維。

曾經有人在某社區問過我「你們極速 M1000 成冊掃描儀為什麼不加個聲音提示,來告知用戶當頁已經掃描完畢」?

我們的回答是「用戶具體的使用場景大多在辦公場所,一個蜂鳴聲可能會影響到其他同事,於是我們改成了兩個會閃爍的指示燈,為什麼是指示燈?為什麼是兩個?首先指示燈不像蜂鳴器發聲那樣影響周圍的人,至於為什麼是兩個,我們研究了用戶的翻書動作習慣,目光基本會停留在當前頁面或者手指達到的地方,而這兩個地方分別放置一個,用戶至少不會錯過其中一個,甚至指示燈閃爍的時間,我們會考慮用戶意識的記憶時間,即便用戶完全沒注意,他也能從感覺上大概的回想起剛才的燈是否閃爍過」。

這樣的處理方式我們如果不說,用戶是不會明白為什麼要這麼設計,但他們終究會感受的到。

  • 用不用心,用戶一定感覺的到

如果一個產品經理不時刻站在用戶的角度想問題,而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意淫,一定不會是一個好的產品經理。我們在對產品經理的要求就是:請為設計的每個功能點找到為什麼?為什麼這個鍵應該做兩個而不是一個?為什麼它應該是紅色的?為什麼它要用橡膠油的工藝?隨時準備回答跟設計的任何問題。

在如今這種「智能」二字爛大街的情況下,多少產品為了智能而智能,然後被用戶一頓吐槽。產品經理們,請一切以體驗為主,只有體驗是用戶真正感受到的。千萬不要忽視微創新,所有的產品都是為了讓用戶的生活更美好、更簡單。硬件的迭代比軟件麻煩的多、週期也長的多,軟件通過一次 update 就把 bug 修復了。

當然產品的功能也好、體驗也罷,都是通過一批一批迭代來完成的,沒有誰家的產品一出來就是完美的。千萬不要輕視產品體驗,要聽得進去那些「對產品有感覺的人」的聲音。

你用不用心,用戶一定會感覺的到。

(本文轉自合作媒體雷鋒網;圖片來源:geralt, CC Licensed)

  • 延伸閱讀

Google Ventures 合夥人親授:菜鳥產品經理 12 招

一個產品經理的體會:從大公司到小團隊,我回不去了

工程師眼裡的 PM 分成兩種:有腦和沒腦的,後者佔 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