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活躍的創投生態,台灣智慧型設備產業不怕來自深圳的競爭!

最近《TO》一系列關於中國與台灣創業的對話,從《兩岸對談智能設備:解決了使用者的問題,誰說台灣贏不了中國》,似乎顯示台灣仍擁有不小的希望與力量,到《台灣智能硬體創業者面臨的重大挑戰:錢很少、錢很少、錢很少》揭示了台灣創業者部分的困境。

再加上昨天的《8/20 全球科技綜觀:台灣創業環境在亞洲只贏不丹尼泊爾,是因為我們自己「不跟上」》,也許我們在部分的國家政策上給予創業者的幫助有限,甚至綁手綁腳,不過撇除這些因素,仍有一群創投,正努力地挖掘台灣團隊,希望可以找到一顆屬於台灣,閃耀的明日之星。

就像北京的中關村、或者矽谷沙丘路,在台灣也有一群人正在為台灣的硬件生態的成型做著 資本與創意的對接 ,提供硬件產業鏈各環節的創業服務,提供海外市場的機會以及創業團隊培訓、指導和孵化。

在 PingWest SYNC 2014 台北論壇上,我們就邀請了這樣一群嘉賓:黃經堯是 國立交通大學產業加速器暨專利開發策略中心主任 ,其所在地新竹是台灣硬體創業的核心;陳泰谷是富士康旗下三創數位育成中心副總經理;王仁中同時是 TMI(創新工場在台的名字)和 HWTrek 的 CEO,HWTrek 是台灣的硬件開發者社區;林之晨作為 Appworks 的創始人,做硬件項目的孵化和投資。

他們圍繞「台灣創造的新起點:智能硬件的加速與孵化」話題,展開了圓桌討論。

  • 台灣幾個 VC、孵化器們都在做些什麼?

PunNode 創始人徐挺耀(主持人):在台灣有許多硬件的小團隊,也有許多產品上線 Kickstarter,介紹一下你們都在這個硬件創業中作什麼樣的角色?

黃經堯 :交通大學有很強的科學區的環境,能夠讓很多創業者參與進來互動,同時也有政府支持。目前的我們有很多好的項目,但是各自間的連接性不強,接下來,創業園區還要作創業走廊,讓不同產業緩解的不同廠商都參與進來。創業團隊進來後,能夠與他們連接在一起。

林之晨 :Appworks 自 2010 開始成立,已經有 4 年歷史,每年都會有 20-30 個團隊進來,畢業 170 多家團隊,今年還有 23 個物聯網相關的團隊。除了創業加速器外,我們還是一個投資基金,目前的規模是 3.2 億,投資了 22 家本土的團隊,並帶動了 13-14 億資金投資到這些團隊。產生的經濟產值為 20 億,僱傭的員工為 900 人。

王仁中 :我有兩個身份。一個是台灣創新工場 TMI 的 CEO,負責讓創新工場向國際化市場邁進。目前投資服務到的項目只有 14 個項目,不到一半來自台灣,另外一半是東南亞。然後,我們還發現,硬件創業興起之後,供應鏈端沒有太大的創新。而 HWTrek 虛擬加速器,或者稱作開發者社區平台,提供各種供應鏈資源服務對接,現在約有 1,600 個創業者在裡面。接著會把更多台灣的好的項目挖掘進來。

陳泰谷 :我自己也在創業,我們主要做智能硬件的孵化器,對接軟硬件的合作,相當於是 500 Startup 和 YC 結合的版本。我們主要為創業者提供商業模型、國際化和生產方面的幫助。

  • 最有趣的項目?

徐挺耀:你們覺得你們最有趣的項目是什麼?

黃經堯 :我們有一個公司叫 Golface,是潘建成董事長投資,非常成功。他們提供的高爾夫教程非常完整,通過多屏幕結合,記錄運動軌跡,教你怎麼打球,是一個完整的軟硬結合的方案。

林之晨 :沒有哪個項目最有趣,最後都要市場去驗證,像我們的 Sentri 在 Kickstarter 上驗證是成功的。這邊還有許多有趣的東西,比如倒車攝影機 MasVidia。市面上的攝像機都是 120 度攝像機,它做的 180 度無死角。你可以看到後面左右兩方向的來車,不需要別人來指揮了;Bill Master 智能插座,通過 App 去控制電源;還有家公司叫 iReemo,只要把手機接上電腦,電腦就會變成遙控器;今天演講的 THLight 做的是 USB Beacon,USB 接上去有 ibeacon 的功能。

這些項目都有一個共同的問題,都沒有電池問題。 7、8 年前的鋰電池到現在都沒什麼進步,所以你會看到智能手環之類的功能都非常弱,如果不這麼弱,手環半天就要充電是沒有意義的。功能這麼弱,智能手環就跟玩具一樣。所以,我們找的項目在市場上沒有充電問題。要麼可以放很大的電池,要麼直接連接 USB 電源。

王仁中 :我們自己內部有個叫 TUTU 兒童教育玩具,創始人是從 HTC 出來的,產品本身不是很特別,但真正把這件事做好的沒多少人。他們的第二款產品叫 DiDi,把 iPad 放入熊肚子,裡面可以實現更有意思的事情,比如遊戲之類的。

另外還有一個案子,他們做了平台級應用 GoMore,把一個呼吸器放在皮帶上,記錄你的呼吸狀態。我問創始人,你追踪我呼吸幹嘛?他說:「你不知道氣出丹田嗎?」通過應用知道你的呼吸頻率,描繪波形,能夠反映你的心理狀態。

陳泰谷 :我知道現在還有人為異地戀情侶 開發性愛輔助工具你知道人一分開就特別想要 。還有人做無人機,叫億航,用 App 就能操作飛行器。軟硬整合後,一些特殊的、專業級的設備能變成私人用的裝備。你想滑雪、衝浪,你只需無人機追踪自己拍攝就好。在衝浪板上裝 GoPro 的感覺視角就不一樣,在空中拍很酷。我們董事長還很生氣指責我為什麼用 GoPro。

  • 抄襲與競爭?

徐挺耀:怎麼應對大公司的抄襲或者競爭?

黃經堯 :市場殺得太兇,與其跟大廠競爭,與他們合作也是一種方式。像做一些智能系統,與智能電視有關、智能機器人有關,智能影像有關。這些方便技術做出來,許多大公司都願意買單,VC 也願意買單,哪怕是一個簡單的傳感器。你可以把很多東西做出來,台灣有很多公司資金都很雄厚,且硬件創業趨勢是往上的。

林之晨 :我還是比較謹慎的。你可以從智能手機戰局就可以看出,最初是百花齊放的,後來戰局就變成幾個寡頭。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小米,手機基本是貼著成本賣,賺得是遊戲應用的錢。現在智能硬件消費品,價格一般比智能手機要低。當你做這些硬件的時候,開始能夠賺一點錢,但你的策略不能只是賣硬件,而是有了流量以後為後面的商業模式想清楚,不管是解決方案的模式、電商的模式,都需要想清楚。

台灣必須要有自己的電商體系,不然會被其他產生交叉補貼弄死,像小米手機、亞馬遜的 Kindle、Google 的 Chromecast 幾乎是免費送給你,他們為什麼做這些事,是背後有電商和廣告商業模式來支撐。如果還是要用賣硬件賺錢,那就死定了。

王仁中 :我們從來沒有把抄襲當作問題,我們現在對團隊有兩個要求。智能硬件要帶電,被動觸發的東西我們不碰。另一個是連網,你後面沒有後續服務,不然我們不去輔導。在我看來,應對抄襲的辦法就是速度。我們用開發、系統級的流程,幫助創業者在有想法的時候,快速實現,三週出現​​一個新的產品。只有速度,才能避開競爭。

陳泰谷 :抄襲的問題,硬件和軟件都會遇到,你要想他們為什麼抄襲你的東西。因為你的東西很好抄襲。創業者要清楚你賣得不是硬件,最終還要靠軟件賺錢。台灣有個團隊叫 Flyfit,一個做腳環的硬件,現場有沒有在 Kickstarter 上買過他們地東西。後悔了吧,現在他們決定把產品「送」出去。他們要用後續的數據分析實現自己的商業價值。只有你知道產品最終要做什麼,大公司就算抄,也只能抄到皮毛。

  • 台灣如何面對深圳的競爭

徐挺耀:台灣廠商有什麼樣的機會?怎麼面對來自深圳的競爭?

黃經堯 :我跟過很多廠商,台灣的環境沒有那麼糟。台灣有相當多的完整產業鏈,且產業鏈相對國際化。你進入到產業鏈,找到的出路更快。創業者要想的遠一點, 不要因為公司在這邊,就要以此為限 。像台灣的優勢在生產製造方面,即使我們面對的對手很強大,但它並不是真的要吃掉你的公司,他們也想有新客戶。

林之晨 :我覺得需要回到策略,你要用你的優勢。物聯網生態圈,會比未來更複雜,這裡面一定有幾隻龐大的怪獸,也會有一些比較小的物種,他必須是垂直整合的物種。像台灣的 Eztable,做中高端餐廳的定位,他在台灣有 600 家餐廳和他合作,每年有 300 萬消費者到餐廳用餐。

接下來,他們要把智能設備放在餐廳裡面去,讓消費者下單消費的過程更順暢。這一套應用到大陸是不可能的,因為生活習慣不一樣,但是把它帶到東南亞是可能的,他們的氣候、文化和台灣比較像。所以,很有可能美日中之間,做大國之間的硬件戰爭,但像台灣就可以做類似國家地區間的互相出口。比如馬來西拉、印尼、菲律賓是很可能的,大陸不在乎這塊市場,台灣創業者可以避開自己沒有資源的劣勢。

王仁中 :各位要做硬件,你們要不要去深圳,我的回答是 Yes,就像做中文互聯網服務要去北京一樣。但台灣廠商的機會、生命力很強。做品牌你要思考品牌定位,是中端、高端、還是平民?像小米的米 4 在富士康加工,但會把比較低價位的東西搬到大陸。定位會影響的做法,比如做一些中低價位的硬件,台灣一點優勢也沒有,如果做產品和服務,台灣這邊很好的機會。但這個窗口可能很短。

陳泰谷 :台灣最大的工廠富士康很棒。但我也見過深圳加速器的頭兒,他們的產業鏈相當完​​整,什麼料都有,品質很好。我在想台灣有什麼優勢,比如台灣沒有什麼狼性,當然,不一定狼性就能成功。

台灣人理解大陸,四個字 簡單粗暴 ,拿到東西,結束就沒了。台灣人會在一些比較得體的地方深度交流,這能保證品質。所以,如果需要很快的迭代的東西,你可能要改變你做事情的方式。但是如果你要做的慢熱的東西,需要玩進去的東西,說不定你就會有些優勢。但這種做法,付出的成本比較大,這個平衡點需要你自己控制。

(本文、圖轉載自合作媒體 pingwest

  • 延伸閱讀

兩岸對談智能設備:解決了使用者的問題,誰說台灣贏不了中國

甜美的台灣人還只要小確幸嗎?我們和世界差距已太大,就快追不上了

台灣智能硬體創業者面臨的重大挑戰:錢很少、錢很少、錢很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