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對談智能設備:解決了使用者的問題,誰說台灣贏不了中國

從半導體到智能手機,再到如今的智能硬件熱潮,台灣和大陸都可以說是相關產業的重要參與者。由於在現階段,兩岸都湧現出了一批智能硬件的創業者,所以在 PingWest SYNC 2014 台北論壇 上,我們就邀請了相關嘉賓一起思考兩岸智能硬件彼此合作與競爭上的可能性。

在這場名為《兩岸智能硬件生態的合作與競爭》圓桌討論上,PingWest 邀請到了台灣工業技術研究院的副組長楊瑞臨和聯想之星的投資總監 Saman Farid 一起來討論這個議題。

  • 智能硬件的趨勢與商機?

楊方儒(主持人):在未來一到兩年,對我們在座的創業者來說,有哪些智能硬件的趨勢和商機是非常重要的?

Saman Farid:我現在在大陸做一些互聯網相關的投資,而智能硬件是我非常看重的趨勢之一。如果從具體趨勢方面說的話,我們的看法是智能硬件現在基本上呈現出兩端分佈的趨勢。一方面是一些比較細分的、有價值的產品;比如說一些和健康相關的產品,血糖監測等等。這些產品的受眾人群雖然有些小,但給人們提供的價值很大。此外,另一方面又有一些非常泛、非常廣的智能硬件產品,它們對我們生活實際帶來的價值不是很大,剛才幾位也提到了,比如這些智能手環用三個月可能就不想要了。這些產品沒有提供太大的價值。所以現在我們想的就是怎樣讓智能硬件從兩端往中間走,既能提供足夠的價值,又能有足夠的需求。這是我們在努力尋找和跟創業者探討的。

楊瑞臨 :工研院是台灣最大的產業技術研發機構,現在大概有 150 個產業研究的團隊。我想講幾個剛才人們沒有提到的事情,在我們看來物聯網會是很大的轉變。因為到現在為止,我們都沒辦法深入的掌握未來物聯網真正的核心會是誰。看起來不見得是 Google,也不見得是蘋果。

簡單來說,在智能手機這個生態系統裡,大概也就 Google 和蘋果這兩大陣營。很多廠商,包括高通、英特爾等都覺得真正賺錢的是蘋果和 Google,所以它們也希望能做一個 OS。在一些細分領域,比如你在家裡用到的平台和你在工廠裡面用的平台可能就是不一樣的,所以未來在某個垂直領域應該會有對應的關鍵廠商,而不會是蘋果和 Google 的大一統。無論是成立創業公司還是做產品,了解一下對應領域未來大概的關鍵廠商是誰還是很有必要的。

現在智能手機的從業者都想佔的第一個物聯網領域就是智能家居,但半導體業者也在想著類似的事情。像英特爾就牽頭成立的 OIC 智能家居標準聯盟,高通也牽頭成立的 AllSeen 聯盟。

在智能家居領域,英特爾、高通這樣的廠商並不希望智能手機可以操控一切。它們希望某些東西可以從智能手機中抽離,在先前的 OS 之上拓展出新平台,它們再去邀請開發者專門為它們開發一些東西。這就是全球半導體廠商在做的事情。所以,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半導體廠商不甘心只做半導體,它們正在把自己的觸角延伸到過去蘋果、Google 想做的一些事情上。

上面只是智能家居,製造工廠又不一樣了。未來也許我們會看到有人拿過去 Google 和蘋果成功的經驗,做一些轉換,進入到工廠、醫院等更多的地方。我覺得物聯網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到時候不見得會是智能手機先行。簡單來說就是整個生態系統會有很大的變化,而且不是大一統的形態,每一個垂直領域都會有不同的玩家。鑑於物聯網這兩年之內不會有很大的變化,所以如果有興趣的創業者還是蠻有機會的。

  • 兩岸未來合作的可能性?

楊方儒:兩岸的高科技​​產業,不管是之前的半​​導體還是現在的智能手機,都曾經有比較激烈的競爭。那麼在智能硬件這個行業當中,將來兩岸有沒有可能發展出一些比較良性,比較健康的競爭關係呢?

Saman Farid:其實我覺得這不是兩岸之間的情況,大陸這種公司之間的挖角也很激烈,台灣也一樣。作為一個創業型公司,物理位置正顯得越來越不重要 。行業競爭肯定也是越來越兇猛。由於大家都在搶用戶的關注點,所以我個人覺得用哪一類技術並不重要, 只要能解決用戶的痛點,你有機會改變技術、改變後台 。對創業團隊來說,後台的東西變得越來越不需要花太多的精力,競爭在客戶這邊,而不是在人才、硬件這邊。企業的核心還應該放在產品解決用戶痛點的程度上。

楊瑞臨 :簡單說我覺得競爭只會越來越激烈。之前我也在想兩岸有沒有可以合作的事情,廢了很大力氣之後,總算是發覺到物聯網領域還是有一點的。比如來說,物聯網領域不同的場所其實並不需要 iOS 那樣一個如此強大的 OS,不同場所完全可以有一些小的平台,而這其中就蘊含著兩岸合作的機會。現在大家都還是 4G 的網絡環境,其實以後 5G 的環境全球都還在探索之中,這一部分兩岸是有機會可以握手的。

有人曾經問我,未來台灣在物聯網的某些場所有沒有可能會有自己的 CPU、平台、OS 等等。我說台灣大概會很難,但兩岸如果合作也許就有一些機會,讓我們可以和美國稍微平起平坐。其實華人文化以及華人習慣的應用和美國是不一樣的,我覺得這一塊兩岸可能可以坐下來,做一些技術的研發,應該還有些機會。

  • 未來的建議與指引?

楊方儒:最後一個問題,在智能硬件大潮下,不管是創業公司、創業者,還是大公司裡智能硬件的團隊。以 VC 或者工研院產業參與者的立場看,能不能多給大家一些指引、建議呢?

Saman Farid:這個問題比較廣,每個團隊需求都不同,所以很難給出一個普適性的建議。不過我覺得大部分智能硬件這方面的創業團隊不會具備所有需要的能力,比如說把模具、設計做的都非常好,這不太現實。但是呢,互聯網人的代表性思維之一就是快速迭代,理解用戶的痛點,給客戶驚喜的解決方案。所以創業團隊核心的競爭力應該表現在這些方面。具體到大陸和台灣的來說,這兩個地方還好是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比如,台灣要開放很多,對新模式、新技術接觸要多的多。現在大陸一些創業團隊和美國比的話還要一兩年的速度才能跟得上,所以這是台灣一個可以發揮的優勢和機會。我們每年都會讓大量大陸優秀創業公司的 CEO 來我們這裡培訓,讓他們看到全球領先的技術和思維方式的機會,而台灣能做到現在這樣已經很不容易了。

楊瑞臨 :過去這一兩年,台灣政府辦過很多的大賽,同時也花了很多的資源希望把台灣的創業環境帶起來。很多大公司都知道創新不誕生會在它們的體系裡面,所以像中華電信、聯發科、HTC 等都會通過一些贊助商、平台、聯盟的方式來吸取創業團隊的精華。所以,對於創業者來說,完全可以更好的去利用這些來自政府和大企業的資源。

  • 先別說兩岸攜手了,智能硬件團隊應該要注意什麼事情?

在整個  PingWest SYNC 2014 台北站 主題活動中,軟件與硬件的結合是被反覆提及的一個問題。不可否認的一點是,全球眾多智能硬件產品,深究背後的技術團隊,「台灣 XX 研究所」的字眼不會少。台灣廠商電路主板的設計、解決方案的設計,以及數據採集和分析能力都是被全球眾多廠商和創業者所倚重的。華碩當年就是憑著這樣的技術成為世界首屈一指的主板製造商。而作為智能硬件的創業者們,是否可以效仿當年華碩的道路用技術打造一個品牌呢

GoMore 的創始人程士恆博士認為,智能硬件領域僅靠技術是不夠的。

在時間並不長的演講中,程士恆主要表達的觀點就是 「對於智能硬件來說,技術只是基礎,解決需求才是特色」。無論硬件的外觀做的有多麼的好看,軟件 UI 做的有多麼驚喜,在智能硬件這裡產品中,「關鍵的知識」才是決定成敗的重要因素。所謂「關鍵的知識」就是幫助用戶做出決定甚至選擇的知識。舉例來說,如果一款產品可以檢測出沙拉的含量、口味、卡路里等等,雖然很神奇,但是對用戶來說需要的確實該選哪款沙拉,並非熱量越低越好,每個人不同的需求,有些人並不急於減重,則可能需要熱量更高或者更好吃的那一個。

同樣的例子,還能說明「回答用戶的問題」有多麽重要:如果一款 App 可以幫助分析用戶需要什麼樣子的沙拉,那相當於幫助用戶做了一個價值 10 美元的決定;如果根據身高體重運動量肌肉耐性等數據幫用戶在兩雙運動鞋之間做了選擇,那麼相當於做了一個價值 100 美元的決定;而再根據更多的數據幫用戶選擇一輛專業自行車的話,則是 10000 左右的決定,當所做的決定價值不大的時候,可能無法體現出硬件的好處,但是當所做的決定價值越來越高的事後,自然產品的價值也越來越高。

台灣的智能硬件消費市場人數並不大,源於很多消費者並不知道這些產品,知道了也沒有興趣,有興趣看看了解一下也不一定會買,因為他們不知道買來幹嘛。與智能手機不同的是,即使拋開通訊功能,如果某天早上出門忘帶了手機,大多數人一定會心神不寧。但是忘帶智能手環、手錶、戒指、項鍊、錢包 …… 等等,應該是個無所謂的態度吧?將智能硬件與華碩做對比有點不太合適,畢竟華碩也不是將一塊塊主板直接賣給最終消費者,智能硬件,套句廣告詞還是應該「給需要的人」。

(本文合併自合作媒體 pingwest 兩岸對話智能硬件:雙方有什麼合作機會?台灣沒有下一個「華碩」

  •  延伸閱讀

甜美的台灣人還只要小確幸嗎?我們和世界差距已太大,就快追不上了

台灣智能硬體創業者面臨的重大挑戰:錢很少、錢很少、錢很少

三個月破台灣人在 Kickstater 募資最快最多記錄,他們只花了台幣 60 萬 ——專訪 Sentri 創辦人董彥良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