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學 coding 是遠遠不夠的!你應該學習如何「製作產品」

近年來網路、周遭環境充斥著一片學習 coding 是「必須且必備」、「它不分性別、不分年齡」、「甚至連歐巴馬總統都大力推行」。

學習 coding 的口號並沒有錯,但是只學 coding 卻是遠遠不夠的!

  • 只學習 coding 是遠遠不夠的

在蓬勃發展的科技時代,只學習 coding 是遠遠不夠的!

Happy Fun Corp(HFC) 說:「我們不應該只學習 coding,還要去學怎麼製作產品。」隨著他們即將推出的「HFC 學院」,利用以前教導員工的經驗,來告訴學生如何管理與產品經營。

過去,HFC 花很多時間於訓練新進員工,所以在教導學生 coding、設計、開發,經歷一個完整專案發開,對他們來說不是什麼大問題。

幾十年來,大學學位一直是個黃金標準,大學畢業生往往對訓練營出來的學生嗤之以鼻。許多教授,大力讚揚他們自己的資訊工程學,聲稱能拓展解決問題的能力,但 Schippers 卻發現,這四年所學的程式設計,和實際工作卻有很大的落差。

Schippers 認為,對於那些即將從名校畢業的學生而言,他們只在等畢業,不會去準備未來工作所需的技能;而當他們找上門時,「我們還是需要像對待門外漢般,花費很多時間在他們身上」Schippers 說。

資訊工程學,在教電腦運作上的一些理論,不會引導學生評估上架商品,做批判性思考;而 HFC 學院,則是提供學生感興趣的課程,像怎麼實踐項目管理和編程技能,並教授更多軟實力,如溝通、批判性思維等。

對此 Schippers 表示,雖然 Google、Facebook 等科技巨頭,皆已施行多年,但「我們寄望在競爭中,讓我們的學生偷偷領先,但,更最重要的還是希望引導他們進入工作崗位。」

  • 在象牙塔裡 coding

Schippers 的母校貝茲學院(Bates College),外聘 Schippers 和 Will Schenk(HFC 的聯合創辦人之一),作為「Practitioner Taught」短期課程的第一波講師;貝茲學院採用跨學期課程,邀請實務界校友回校傳授業界經驗,使學生能與業界接軌。

貝茲學院並不把「Practitioner Taught」視為純然務實、專業的課程,他們期望可以幫學生找到一份「有意義的工作」。

貝茲學院院長 Matthew Auer 說:「有意義的工作,如同課程能帶給你實質上的幫助;而得到一份在個人及專業上都無法成長的工作,是毫無意義的!」

「Practitioner Taught」課程,將解決貝茲學院不足,它會盡可能讓學生接觸新概念,磨練他們的批判能力;Schippers 和 Schenk 的教學,並不只教你如何建立這種能力,更讓學生反思:大眾(社會)真的需要這個新產品嗎?他的價值在哪?

此外,課程還會安排模擬面試,學生會樂於討論職場準備,這些都是一般學術課程所看不見得。

這是學生真正想要的!我們不能總是假裝他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Schippers 如此說道。

Schippers 認為,每周三天,為期五週的短期課程太短了,這就是為什麼 HFC 學院將課程延長至每週五天,共七週的原因。對貝茲學院而言,短期課程是未來課程規劃的重要實驗品,院長 Auer 說:「現在是時候該整合,未來 20 到 30 年的課程規劃。」

  • 學習 Coding,甚至可以受益

Coding 人才炙手可熱,你可以從此看到很多工作機會,如 The Flatiron School 的布魯克林校區,統計出有高達 98% 的畢業生,三個月內得到一份位於紐約的工程師工作。

目前 Flatiron 尚未進軍,HFC 正在研究探索的產品管理區域,Flatiron 只專注在就業所需的核心技術。其中,布魯克林校區的存在是為了教育美國失業及缺乏技術者。

布魯克林校區,專為學生或失業者,提供免費的課程,他們每年可省下 50,000 美元的學費。此外,布魯克林校區校長 Blake Johnson 表示,他們比過去曼哈頓校區的 16 週課程標準,多了 6 週,共有 22 週,其中包含 4 個星期的校外實習。

有的學生對資訊工程學一問三不知,不知道什麼是 URL,但不管如此,布魯克林校區第一屆已經順利畢業;這證明,任何人都可以走進訓練營的大門,且畢業後從事程式設計。Johnson 說:「貧窮使壓力增加」。

  • 對於「教室」的論點

Flatiron 的就業保證,在一個充滿挑戰的經濟環境,是個偉大的救生艇,學生不只是建立一個對等的網路教室,他們還為明天的團隊合作,訓練其編程文化。

「我們不會再看到,老套的牛仔式編碼員(cowboy coder)縮在家中地下室了。」Johnson 如此說道。

課堂提供任何人學習的空間和權限,這包含與老師面對面的溝通、同儕的支持,以及結構化學習。這種安全且具個人交流的空間,在學生間創建緊密的網路關係,這很難於其他線上教育所看到。

Johnson 說:「給予人們最重要東西:地圖,並和他說:『相信我,你今天完成這關卡,明天就能突破下一關!』。」

顯然,有系統的學習是令人安心的,Johnson 發現,當他在教導學生時,過程很艱辛,他需要結合心理醫生、牧師等多重角色,但最後他自己也學到很多,並磨練了教學技巧。

而 HFC 學院希望即使學生畢業後,仍能繼續使用學院網站。對比 LinkedIn,HFC 正建立學院網路,包含校友樞紐和就業資訊板,其中就包含 HFC 公司的名字。

經歷多年科技轉變,HFC 在紐約的地位始終屹立不搖,所以除了 HFC 的業務人員面試外,其他 HFC 職位,學生等著面試的隊伍,已經排出一條街。

(資料來源:Fast Company/圖片來源:Tony Roberts,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