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手機上當朋友,手錶上當敵人?Google 與三星檯面下的互捅

The Information 透露,在加州太陽谷峰會上,Google CEO 拉里·佩奇與三星副會長李在鎔 —— 三星現任會長李健熙獨子,目前三星帝國實際控制人私下進行了「緊張」的對話,雙方不歡而散。爭議的焦點在於 Google 認為三星在智能手錶上對 Tizen 的投入高於 Android Wear

Google 何出此言?原因一目了然:目前市場上三星總共有四款智能手錶,其中三款搭載自研操作系統 Tizen,僅有一款基於 Android Wear。而早在三星發布第一款智能手錶之前,Google 就曾希望三星能夠耐心等待 Android Wear 發布後再推出他們的第一款智能手錶。結果三星根本沒有聽從 Google 的建議,而是自己動手修改了 Android 手機操作系統,早在去年 9 月就推出了首款智能手錶 Galaxy Gear。隨後三星又轉而把發展中心放到了搭載 ​​Tizen 系統的智能手錶之上。

過去六年間,這對攜手推進 Android 移動操作系統全球擴張的盟友,從未少過互相防範,表面的親密之下一直有著大大小小的摩擦,不過這種摩擦從未升級成衝突。其中有三星的隱忍和無奈,也有 Google 的盡力包容和強勢控制。利益與願景交錯,雙方還是互有誠意地維持住了實際的同盟局面。這一次,面對可穿戴市場的新機遇,三星終於決定擺脫 Google,要獨自前行了?

少有人知的是,在 Google 收購 Android 之前,Android 創始人 Andy Rubin 就曾經找上三星希望發展合作關係,可惜三星全體高管聽完 Rubin 的當面陳述之後,覺得他關於智能手機發展前景的思路過於異想天開。然而 Google 宣布收購 Android 之後,又是三星第一時間聯繫到 Rubin,請求進行合作。

因此三星成了開放手持設備聯盟創始手機產商之一。除了三星,首批廠商還有 HTC、LG 和摩托羅拉這三家。如果說 HTC 和摩托羅拉在 Android 從零用戶到數千萬用戶的發展過程中起到了主要作用,那把 Android 從 1 億用戶擴張到 10 億+用戶,三星貢獻了最大的力量。

  • 但三星從來沒有想過要把雞蛋都放到 Android 那裡

拋開三星曾經是 Symbian 系統成員廠商的「黑歷史」以及後來還嘗試過 Windows Phone 不談。 2009 年底,就在自家的 Andr​​oid 手機業務大起步的時候,三星卻宣布了自研手機操作系統 Bada。 Bada 系統掙扎到了 12 年初,與 Android 的突飛猛進相比顯得如此黯淡,但三星依然不願將它直接終結。恰逢英特爾被合作夥伴諾基亞拋棄,於是 Bada 再加上英特爾擁有的部分 Meego 融匯重鑄成了 Tizen。今天成為 Google、三星矛盾導火索的 Tizen,其實就是三星這些年來一直苦心孤詣試圖建立自己的操作系統和生態野望的延續。

  • 三星從來不想只當一家硬件廠商

即使從硬件銷售的角度考慮,擁有自己的服務也是競爭力和差異化的出路。除了自建 Bada、Tizen 這樣的獨立系統生態之外,三星一直以來都試圖往 Android 裡塞入更多三星軟件和服務。

三星手機出廠就帶至少兩套瀏覽器,自家的和 Google 的 Chrome,除了 Google Play 商店之外,三星手機上還有自己的一套的應用商店、音樂內容商店、圖書內容商店、以及影視下載商店。三星還有類似 Google Now 的 S-Voice 語音助手,甚至三星還有自己的移動 IM …… 在 TouchWiz 上,什麼都是兩套:一套 Google 的,一套三星的。

除了預裝服務外,三星還試圖利用獨特的硬件特性,例如指紋識別來把 Google 的開發者變成「三星的開發者」,它還希望能從 Google 那裡分潤廣告收益。三星甚至還嘗試大改 Android 的交互體系,尤其是平板上的交互體系。

  • 誰要用三星自己的應用啊?

今年一月,在拉斯維加斯 CES 展上,三星為旗下平板推出新軟件 —— Magazine UX,能夠改進用戶界面,讓平板的內容消費如同欣賞一本雜誌,用戶能直接點擊視頻和文章進行觀看,無須打開 App。然而,三星的這項產品宣布,惹怒了 Google Android 部門高層。因為在這套用戶界面中,三星不僅隱藏了包括 Google Play 應用商店在內的一系列 Google 服務;同時,Google 認為三星的做法對 Android 用戶體驗的一致性造成了傷害 —— 用戶和開發者需要重新適應這台三星 Android 設備。

Magazine UX 發布後不久,Google Android 部門負責人 Sundar Pichai 與三星電子 CEO 申宗均進行了多次會談。結果是三星「妥協」了 —— 大面積地縮減了對 Magazine UX 的使用。 Android 部門負責人 Pichai 則表示,相對以往,Google 與三星的合作關係更緊密了,將為用戶帶來更優秀的用戶體驗。然而,三星的讓步也是有條件的,Google 和三星這兩家公司在專利授權上有了深度合作,兩家公司簽署了專利交叉許可協議,授權雙方可使用對方的專利產品組合。協議不僅包括雙方當前持有的專利,還覆蓋未來十年申請的專利。

在專利交叉許可協議簽訂後的半年後,5 月,三星關閉了音樂下載服務 Samsung Music 和數位圖書商店 Samsung Hub Books;7 月,三星關閉了影視內容下載商店 Media-Hub,這部分業務交給夢工廠動畫和 Technicolor 的合資公司 M-Go 打理。

當然關閉服務也跟這個有關:研究表明三星 Galaxy 用戶基本不用三星的應用。

  • Google 的製衡術

在智能手機這個平台上,三星曾經試圖去打造自己的一套內容下載、互聯網服務應用,依賴硬件優勢去構建自己的軟件生態。但是,Google 具備強大的平台能力、打造出優秀互聯網服務的基因、對開發者巨大的號召力,以及其中牽涉到的「利益交換」,讓三星幾乎放棄了在智能手機上構建自己的生態圈的企圖。

Google 對三星同樣有包容也有防範,一方面希望藉助三星強大的供應鍊和生產力來推廣 Android,又不希望三星在 Android 體系中長期一家獨大。

在收購摩托羅拉移動之後,Google 有效地建立了內部防火牆,並未過度照顧摩托羅拉利益,而且用摩托羅拉的專利來保護三星等 Android 手機廠商。 Google 開發樣板機 Nexus S 和 Galaxy Nexus 都由三星代工,一定程度上助推了三星在全球的崛起。而之後 Google 轉而不遺餘力扶植三星在全球的直接競爭對手 LG、Nexus 4 和 Nexus 5 均由 LG 生產,在平板上則主要扶持華碩來製衡三星。半年前 Google 把摩托羅拉移動轉售給聯想,同樣有平衡的考慮。

在智能手錶領域,Google 也並非完全依賴三星。 Android Wear 首批智能手錶廠商除了三星之外,尚有 LG、摩托羅拉、HTC。 LG 和三星同時推出了搭載 Android Wear 的智能手錶。在今年的 Google I/O Android Wear Demo 環節,頻頻出鏡的是 LG 的手錶,而非三星。摩托羅拉備受期待的圓形 Moto 360 今夏也會正式上市。 Google 的製衡術,從智能手機延續到了智能手錶上。

然而智能手錶畢竟是一個新興領域,平台方 Google 的涉及也不深入,雖然 Google 在手機系統上是對的,誰敢保證 Google 在智能手錶上選定的道路就一定還是正確的?三星是一家具備強烈危機感的公司,歷來喜歡多頭下注,在這個新興平台上嘗試去搭建自己的生態系統未嘗不可。

為了給 Tizen 系統創造更多用戶,六月份,三星對外公佈,搭載 Android 系統的 Galaxy Gear 初代產品能夠升級到 Tizen 系統,切換系統後,將有更多的第三方應用支持,是前者的兩倍多;而當更多的智能手錶用戶湧入 Tizen 系統後,將會吸引更多的開發者為 Tizen 開發應用程序。目前,搭載 Tizen 系統的智能手錶 App Store 內,擁有接近 140 個第三方應用,包括 Line、Path 以及 Evernote 等常見應用,這些第三方應用都是經過三星審核加入。

為了鼓勵開發者轉到 Tizen 平台,三星在五月份發起了 Tizen Gear 應用挑戰賽,為開發者準備了總額 125 萬美元的獎勵。在接下來 6 月的 Tizen 開發者大會上,三星發布了新版的可穿戴 Tizen SDK,同時給到場參會者免費贈送 Gear 2 智能手錶,為了提振 Tizen 智能手錶生態系統。

另外,Galaxy Gear 系列使用的語音輸入是由三星提供,雙擊物理按鍵能夠開啟 S Voice 語音功能,從而通過手錶能夠完成調鬧鐘、撥打電話等功能。

  • 三星、Google 誰會壓對寶?

我們能夠看到,三星開始在 Tizen 系統上複製蘋果在 iOS、Google 在 Android 上所構建的那一套生態:鼓勵開發者加入、搭建應用商店、擴大用戶規模、產生優質應用、提昇平台價值,並以此形成良性循環。同時,三星也開始提供一些底層的標準服務,比如語音控制 S Voice、支付協議等。

在智能手機領域,三星嘗試過 Symbian,嘗試過自己的 Bada,嘗試過 Windows Phone,但最終只有 Android 成就了它的移動霸業。畏於 Google 的控制力和服務競爭力,三星仍只能算是一家智能手機硬件公司,未能成功搭建像競爭對手蘋果那樣軟硬整合的生態體系。

在智能手錶領域,三星希望完成未竟的使命,以自己的 Tizen 系統和智能手錶為中心,建設一套完整的「硬件 – 軟件 – 應用 – 開發者生態」。當然出於一貫的謹慎,三星還是推出了一款 Android Wear 手錶來分擔風險。萬一,這一次 Google 又對了呢?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 pingwest;圖片來源:Wiki,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