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黑馬:雷德· 霍夫曼(Reid Hoffman)最早投資了 Facebook,十年間升值 2 萬倍,過去十年,他總共投資了 140 家初創公司,包括 Facebook、Groupon、Zynga、Airbnb、Flickr、Digg 等。如今他是全美頂尖風投 Greylock Partner 的合夥人,並身兼矽谷社交新寵 Shopkick、Wrapp 以及 Edmodo 等 8 家公司的董事。你會發現,雷德· 霍夫曼似乎已經成了你在矽谷創業必須見的人,他儼然已經成為了矽谷「最有權勢的人」。

霍夫曼是 Facebook 最早的天使投資人,也是全球第三大社交網絡 LinkedIn 的創始人,他在矽谷博得大名還因為支付平台 PayPal。在矽谷有個赫赫有名的創業和天使投資人群體叫 PayPal 黑幫(PayPal Mafia),霍夫曼是其精神領袖之一。

「在矽谷如果你想創業,霍夫曼是第一個你應該找的人」LinkedIn 聯合創始人、產品設計副總裁艾倫· 布魯(Allen Blue)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表示。

  • 投資 Facebook

2004 年秋天,美國門羅公園沙丘路兩旁的橡樹如撐開的金色巨傘。雷德· 霍夫曼領著哈佛大學二年級學生馬克· 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走進了一間普通辦公室。霍夫曼的 PayPal 前同事、風險投資人彼得· 蒂爾(Peter Thiel)正等著他們。

扎克伯格沒穿正式服裝,穿著短袖襯衫、牛仔褲和阿迪達斯的橡膠人字拖鞋,坐在沙發上陷入沉思,偶爾回答幾個問題,然後呆呆地看著霍夫曼和蒂爾。

提起與扎克伯格初見時的情景,我眼前的霍夫曼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5 月 24 日午後,在北京亮馬橋四季酒店的第 26 層,坐在一張棕色軟皮沙發上,霍夫曼向我們抖出了投資秘籍,夾雜一些矽谷的八卦。

初見扎克伯格時,霍夫曼剛創立一年多的職業社交網站 LinkedIn 的用戶已接近 100 萬,他認為社交媒體是大勢所趨。彼時,扎克伯格的校園交友網 Facebook 不到半年也已聚集 20 萬用戶,但遇到了資金問​​題。霍夫曼和蒂爾正考慮是否要給這個年輕人一筆資金。

扎克伯格沒有裝腔作勢,他說了幾個樸素的想法,比如在 Facebook 中加入 Wirehog 這種社區分享服務,使其真正地實現圖片分享。這讓霍夫曼和蒂爾印象深刻,並決定投資 50 萬美元。 2012 年 Facebook 在納斯達克上市,這 50 萬美元成了矽谷歷史上最有遠見的投資之一,十年間升值 2 萬倍。截至 2014 年 6 月 27 日,其市值已達 1723 億美元,用戶超 10 億,在新一代的矽谷公司中遙遙領先。

「扎克伯格幾乎具備優秀創業家的全部特質,他有非常好的產品感覺和技術能力,並且成長迅速,他值得投資」 霍夫曼說。過去十年,他總共投資了 140 家初創公司,包括 Facebook、Groupon、Zynga、Airbnb、Flickr、Digg 等,其中 80% 帶有「社交」性質。如今他是全美頂尖風投 Greylock Partner 的合夥人,並身兼矽谷社交新寵 Shopkick、Wrapp 以及 Edmodo 等 8 家公司的董事。

  • 每天接到 40 位創業者的商業計劃書,700 封郵件

「我能幫你點兒什麼?」通常是霍夫曼會見所有人時所說的第一句話。這位身價 31 億美元,被《福布斯》雜誌譽為全球最有權勢及矽谷人脈最廣的創投人,始終有著好為人師的個性。 2013 年,他被美國總統奧巴馬欽點為全球創業精神總統特使,幫助創業者創立並發展企業。

霍夫曼笑得有些靦腆,在談到自己的成功經驗時,他不否認自己掌握了一些訣竅。作為 TED 大會(全球著名的技術、娛樂、設計領域的分享平台)和美國著名脫口秀節目《查理· 羅斯訪談錄》的常客,他將自己在矽谷 20 年來的創業及投資經驗歸結為一點:成為一個「網絡人」

當霍夫曼走進一間辦公室時,第六感就會浮現。他看見的不是鬼魂,而是人際關係網。他每天接到 40 位創業者的商業計劃書,700 封郵件,常年奔走於 LinkedIn 位於山景城的辦公室及幾公里以外門羅公園 Greylock 辦公室之間。

「不是所有的企業家都能成為好的投資者」他微微揚起頭,「必須得有廣闊的人脈,並向那些成功的企業家學習,有時投資機會就在身邊」霍夫曼投資失誤極少,但並不是百發百中。他承認有五、六家公司的發展並不盡如人意。 「但去投資永遠是正確的」他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 掌控人脈等於掌控一切

在矽谷,創業者中間流傳著一句話:「你和雷德· 霍夫曼聊過嗎?」

接受採訪的這天清晨,霍夫曼 6 點半就起了床,早餐是東北水餃。作為 LinkedIn 的創始人兼董事長,他 9 點在四季酒店有一場宣講會。幾天前,他接到了一位創業者的電話。電話中,這位創業者向霍夫曼做了自我介紹並希望得到一筆投資。

放下電話後,霍夫曼立即聯繫該創業者提到的幾個介紹人核實情況。確信此人靠譜後,不到兩天時間,週三就達成了合作協議,週四,霍夫曼已經到中國了。

這個 46 歲,身高 190cm 的美國加州大個子,用心寬體胖四個字形容再準確不過。過去二十年,霍夫曼演繹了一個矽谷的狼圖騰:無論你要創業還是投資,掌握了人脈就掌握了一切

創業者找他,有的是為了得到他的投資、有的是為了聽取建議、有的是為了獲取他的人脈關係,更多時候,是希望從他對科技業界的敏感中獲得啟發。這個胖傢伙從骨子裡透著一股四通八達的江湖氣。霍夫曼的好友,專注風險投資的創始人基金總裁蒂爾在接受《福布斯》採訪時曾說:「我不知道,反社交者的反義詞怎麼說,他就是那種人」。據美國資本研究中心(Center for Venture Research)數據顯示,2011 年美國有 318,480 名活躍的「天使」,共投資了 66,230 家公司,其中 60% 來自互聯網等科技領域,這個數字十年間翻了兩倍。據《矽谷科技投資報告》,光是 2013 年,矽谷天使投資就達到了 315 億美元。

與大手筆高風險高回報的風投相比,天使投資多了些理想主義。回報不高、風險較大。美國新漢普郡大學風險投資研究中心的一項報告指出,2011 年超過一半天使投資案例打了水漂兒。 矽谷教父、Google 的天使投資者羅恩· 康威(Ron Conway)甚至將自己的投資描繪成慈善。霍夫曼說,是天使投資讓矽谷的創新生生不息。他 2012 年出版​​的暢銷書《至關重要的關係》(The Start-up Of You)不厭其煩地警醒人們,底特律是如何由於缺乏創新活力而衰敗的。

「如果一家公司能讓數百萬人參與到改變自己生活的行動中,那才是投資最偉大的回報」 霍夫曼說。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負責人伊藤襄一(Joi Ito)是霍夫曼的好友,他在接受《連線》(Wired)雜誌英國版的採訪時表示:「霍夫曼總是從一個社會層面去思考商業」。如果說蓋茨、喬布斯、扎克伯格這些企業家是造夢者,霍夫曼就是那些為造夢​​者提供床墊的人,花費不多但非常實際。

  • Paypal 黑幫

門打開的瞬間,那幫惡漢投來了冷峻的眼神。桌上散亂著酒杯和撲克牌,牆上懸掛著文藝復興時期的巨幅油畫。如果沒有攝影師,人們會以為誤闖了義大利黑手黨的聚會。這是 2007 年的秋天,《財富》雜誌拍攝的一幅封面大片。

照片中這些「咄咄逼人」的傢伙已註定成了矽谷最有野心的團伙之一,他們都曾供職於電子支付公司 PayPal,並有一個令人遐想的名字:PayPal 黑幫。

霍夫曼坐在照片正中一張紅絲絨沙發上,棕色的頭髮整齊地梳在腦後。他表情篤定,敞開的領口處一條金項鍊若隱若現。坐最前方的是蒂爾,有一頭濃黑的頭髮,馬克斯· 列夫琴(Max Levchin)是網站 Slide 的創始人,埃隆· 馬斯克(Elon Musk)創立了美國太空探索公司(SpaceX)以及特斯拉汽車,還有陳士俊(Steve Chen)聯合創立了社交視頻網站 YouTube,大衛· 薩克斯(David Sacks)是企業客戶社交網站 Yammer 的創始人 …… 除投資外,PayPal 黑幫成員們也獨自創建了數十家企業,至今總價值達近 300 億美元。

「如果蒂爾不是我的朋友,沒有 PayPal,我的命運也許永遠無法改變」霍夫曼聳聳肩。 14 年前,霍夫曼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場逆境。出生於優渥的知識分子家庭,畢業於斯坦福大學及牛津大學哲學系,生活一直順風順水。他總希望能幹點改變世界的事情。

「我一直對如何用互聯網服務創造良好的公共和私人空間很感興趣。人們又是如何通過社交網絡建立起正確聯繫的?」霍夫曼對《商業周刊 / 中文版》說道。他認為社交網絡模擬了人們原本的社交屬性:約會。於是,1997 年從蘋果公司辭職的霍夫曼創立了一家約會服務網站 SocialNet,被認為是社交網站的雛形,那時扎克伯格還在上國中。由於缺少搜索等應用,SocialNet 在商業上難以為繼。

「我打了一個電話給霍夫曼,當時他非常沮喪」蒂爾在一次彭博社訪談中回憶道。那是 1998 年夏天,蒂爾和馬克斯正籌劃著做電子錢包 PayPal,他邀請創業失敗的霍夫曼加入公司。蒂爾運營的一家基金公司將提供 2 萬美元的啟動資金。霍夫曼答應了,並成為支付服務部門董事兼 COO。

進展並非一帆風順。 2000 年春天,在加州北部海岸的外祖父家,霍夫曼、蒂爾以及馬克斯和埃隆冒了一次險​​。那時,PayPal 只是依託於 Palm PDA 掌上電腦的交易軟件。當 PayPal 開始飛快燒錢時,他們才意識到互聯網已改變了人們的支付習慣。 「我們決定放棄掌上電腦,擁抱互聯網,那是唯一機會」霍夫曼說道。

霍夫曼認為敢於冒險是 PayPal 黑幫的一個重要特徵,「那時在互聯網做金融平台是銀行想都不敢想的事,卻恰恰被一群不懂金融的人做成了」他說。這種冒險精神後​​來也體現在霍夫曼自己的創業和投資理念上。

這一時刻也成了 PayPal 黑幫所有人的原點。他們不僅收穫了友情,還建立起了一種獨一無二​​的關係網。

「PayPal 黑幫是一個非常有效的關係網」霍夫曼這樣解釋道。在競爭激烈的矽谷,黑幫體現了最好的人脈關係特徵:長期經營。2001 年年底,PayPal 以 15 億美元被 eBay 收購,成員們陸續離開,各自創業或投資其他公司。儘管他們多是自由主義者,強烈地依賴自身的感覺及判斷,但仍然定期聚會,誰要有資金困難,就會互相幫助。

2002 年,霍夫曼給自己放了一個長假。那時,剛經歷過 2000 年年初的網絡泡沫,整個矽谷對互聯網公司還心有餘悸。他在澳大利亞的海灘前來回踱步,思考了兩個問題。一是資本都將目光轉向了軟件和清潔能源科技,但忽略了消費者公司的前景。二是社交網絡有兩種可能:個人應用和商務應用,後者的市場尚且空白,這也許是建立職業社交網站的最好時機。他決定冒險。然而面對泡沫,新成立的公司根本得不到任何投資。

霍夫曼首先想到了蒂爾。當時蒂爾的基金公司已做得有聲有色,他立即表示支持,並提供了首輪融資。 2002 年 11 月最後一周,霍夫曼利用已有的人脈召集了 7 名  SocialNet 以及 PayPal 的前同事。第二天,一行人帶上手機和電腦搬進了山景城一間簡陋的辦公室,前一天霍夫曼的一個朋友剛從那搬走。霍夫曼打印了一張印有「LinkedIn」字樣的海報貼在牆上,作為公司的招牌。直到第五年,LinkedIn 才開始盈利。「一個企業是否能成長,要看它創造了何種價值」 霍夫曼說,「談生意、諮詢、分享知識、找工作,網絡平台只要堅持到 100 萬人就成功了」。

除了 LinkedIn,蒂爾的創投基金也參與了 SpaceX、Yelp、Yammer 等眾多 PayPal 黑幫公司的早期投資。霍夫曼也參與了部分投資,並經常為其他成員的產品設計提供建議。

PayPal 黑幫加深了霍夫曼對關係網的理解。他開始思考高質量的人際關係應該是怎樣的以及如何找尋盟友。英國人類學家羅賓· 鄧巴(Robin Dunbar)曾提出人類智力決定了人只能擁有 150 人的穩定社交網絡。儘管霍夫曼崇尚鄧巴數字,「但能同時擁有的深度人脈往往只有 8 到 10 人,這些人能夠成為同盟,值得長期投資」霍夫曼說。他在自己的書中總結了 PayPal 黑幫的成功:「優質人才,共同紐帶,分享與合作的風氣,聚集在同一區域或行業,這些特性使得機遇快速流動」。

霍夫曼為《商業策略》等雜誌撰寫了大量有關社交的學術論文,並提出了一系列理論。在《至關重要的關係》中,他極力推崇約翰· 皮爾蓬· 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這位 20 世紀初期的傑出投資銀行家到去世時竟然身為 24 家不同協會的會員。矽谷與華爾街一樣,隨時都在發生關係。但無論為了生意、愛情還是友情,一切都建基於可靠的關係。

PayPal 黑幫是矽谷創業家社區的一個樣本。 《經濟學人》在年初的科技特刊《白堊紀》(A Cambrian Moment)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矽谷是一個典型的創業家生態系統。創業者、律師事務所、投資人各司其職,又彼此協作,造就了一個複雜又可靠的關係網。在哈佛商學院教授湯姆· 艾森曼(Tom Eisenmanne)看來,關係網促成了類似 Facebook 的網絡效應,即使一筆 2.5 萬美元的天使投資也能推動 Google、Facebook 還有 LinkedIn 這樣的企業步入歷史舞台。當企業進入成長期,就能吸引風投進行更大規模的融資。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 i 黑馬;圖片來源:Wiki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