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主管 Google 搜尋界面的設計師 Jon Wiley 看到 Google Now 的卡片式交互時,他忍不住問道,「當我滑動卡片的時候,他們下面是什麼東西?」這個聽上去有些天真的問題啟發了 Google 主管設計的副總裁 Matias Duarte,也為 Google 未來的設計標準打下了基礎。

「卡片下面是什麼?」Duarte 按照這個思路繼續思考下去,卡片的材質是怎樣的?卡片是什麼顏色的?人們是怎樣拿起卡片的?最終,Duarte 帶領一群設計師按照這個方向探索,並將其稱為「Material Design」。

Duarte 的 Material Design 和蘋果以前的擬物設計並不盡相同。

擬物設計是盡力利用美工和交互在設計上模擬實物。而 Material Design 則更為抽象,它不關心實物是什麼,只關心它的質感,層次,深度,和其他物體的疊放邏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Material Design 更像是把交互界面變成了一張張的紙。因此,此前曾傳出 Google 會將新的設計標準命名為 Quantum Paper(量子紙)。

具體的區別我們可以看上圖。觀察左上圖我們可以發現,Material Design 的按鍵和內容的設計都是扁平的,然而它們的陰影卻在提醒我們,這是一個 3 維空間,他們是有深度的,也可以產生重疊,覆蓋等邏輯關係。它的陰影比蘋果擬物化時代的高光陰影用的更輕,但比起現在的純扁平設計又顯得更擬物。

上圖的右方則是一個簡單的交互演示,這也顯示了 Material Design 的交互並非是純擬物的。按鈕和顯示框等可以產生伸長,放大,縮小的交互,這在交互邏輯上似乎和扁平設計更接近。

因此,Material Design 更像是擬物設計和扁平設計的結合。

儘管 Material Design 同時帶有擬物化和扁平化的特徵,Duarte 對蘋果目前的扁平設計並不滿意。他認為界面的交互應該是符合人類的習慣和期待的,「我們不會把一堆東西『唰』的甩給你,我們做的是遵循物理法則,卻又在現實世界中不存在的交互」 。想想在 iOS7 上打開任意一個應用後你看到的,你就懂他的意思了……。

Duarte 強調交互設計要符合人的直覺,要好像一幕舞台劇一樣,有鋪墊有發展,而不能像跳幀的電影一樣,從一幕『唰』的就跳到了下一幕。

同時,Duarte 極為讚揚當年施樂實驗室發明的圖形界面交互,認為它不僅是將虛擬的物體實體化了,更是明晰了計算機上的物體之間的邏輯。一個文件夾是包含了另一個文件夾,還是完全不同,裡面有哪些類型的文件,網頁瀏覽器在記事本的上面還是下面 …… 蘋果的手勢操作也加深了人機交互的邏輯聯繫。而 Duarte 希望在 Google 以語音輸入,算法等新的交互發生深化這種邏輯,讓人類能夠以一個模型理解電腦在做什麼。

這不禁讓我想到,Duarte 才是繼承了 Jobs 的思想呀,怎麼跑 Google 去了 …… 。

儘管 Duarte 已經胸有成竹,不過 Material Design 還是一個理念,具體何如需要等到 Google 推出更多基於 Material Design 的應用和頁面我們才會了解。

(轉載自合作媒體《36kr》; 原文出處:theverge.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