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方儒專欄】台灣雜誌過著「數十年如一日」的生活,耽誤到的卻是年輕人未來

最近一直想寫一篇文章,來記錄一下這一位可愛的小朋友故事。

說他是小朋友,不如說是同學。這一位小宇同學,是我們在 2013 年 2 月面試遴選加入彭博商業週刊 / 中文版的設計師,當時他剛剛研究所畢業,不用當兵就拿著作品來找工作。一臉大鬍子的他,雖然年紀比我小了一輪,但是寡言,看起來相對成熟(相對於我這個幼稚臉主管而言)。

後來誤打誤撞,這位多才多藝、還曾經擔任樂團鼓手的小宇同學,跟著我「負笈」香港,至今待了整整一年。這也就是說,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台灣以外的國際化城市。

最近 SOPA 大獎公布,小宇同學個人以「香港議會抗議文化」拿到了 Editorial Cartoon 獎項,並且與其他五位設計部同事,共同奪得最高榮譽的 Magazine Design 獎項。對於我們這本 2013 年 6 月創刊的新雜誌來說,不論是他個人與整個團隊,都是很大的成就。

  • 第一份工作就是走出台灣

SOPA 是亞洲出版行業,最受肯定的獎項,台灣不少雜誌每年也都積極參與。成功獲獎了,大家就可以把獎狀拿來當作廣告文案,並成為總編輯們「取悅」媒體老板的最佳工具。 這些事情,當然離小宇很遠,因為他只是媒體組織最基層的民工,還不需要花時間理解那些無趣的政治與生意。只要把自己每一期的 info-graphic、插畫、版面 layout 一一做好,就這一點來說,我是羨慕他的,也讓我回憶起當年第一份記者工作的單純。

我更羨慕他的是,第一份工作就有機會能夠走出去,不僅能夠跟中港台同事一起切磋,還能學習一本全球一流財經雜誌的 DNA 與價值觀。開眼界的過程雖然痛苦,還要忍受蝸居香港、與女朋友兩地分離的痛苦,但他都走過來了。

  • 不要說台灣年輕人沒競爭力,看小宇就知道

先前網上都在討論台灣年輕人究竟有沒有競爭力,從小宇同學的一年的經歷來說,他絕對是有競爭力,而且是國際級的!現在他拿著這張 SOPA 獎狀,不論是在兩岸三地,或是要到東南亞與歐美去應徵雜誌設計工作,肯定都是大大加分的。

  • 媒體主管唯一能做的就是尊重

台灣財經雜誌的老套設計,還有數十年如一日的版面呈現方式,早就比不上歐美,甚至遠遠落後於大陸同行。我可以篤定的說,如果小宇進了任何一家本土雜誌,肯定是不可能在剛出道的第一年,就拿到 SOPA 獎項的。因為在台灣,養成期過久,不要說剛入行的新鮮人了,就算有三到五年經驗,也還很難獨當一面,只能依循著上一代陳舊的設計框架。而小宇在我們的折磨下,每期都必須熬夜加班去構思,如何完成更有創意的設計。

而我們媒體主管唯一做的,就是尊重。幾乎這一位新鮮人完成的所有設計,只要沒有基本的事實性錯誤與誤解,我們都是 OK 的。更常見的是,雜誌封面的「盲選」,小宇的作品,也跟其他資深設計同事一起貼在牆上,很有底氣的一同競爭著。

  • 我們提供年輕人一個夢想訓練的舞台

在香港的日子中,有一次看到餐廳洗碗工月薪一萬六千港幣起跳的新聞,年輕同事們都自嘲了起來。因為無論是香港本地畢業生,或是小宇的薪資,肯定都比洗碗工來得少,但他們都相信,現在的新聞工作是有長遠價值的!不會因為一時的辛苦,而低估了自己。

作為一位媒體主管,我們能提供給年輕記者、編輯、設計師的,是一個夢想的訓練舞台。如同《中國好聲音》,每一位評委老師的戰隊,都是用了最大的力量與資源,去協助每一位學員唱得更好。當然,每一位學員都有唱歌的資質,但這不代表他們一定能夠把唱歌當成職業,一路上能不能夠遇到貴人,以及更上一層樓的栽培自己,都是很大的變數。

我從香港被調到廣州之後,小宇同學睡到了我原先宿舍的同一張床上,我想這肯定是有緣份的。相信這位如蕭敬騰般不愛說話(兩人應該也是同年齡)的小朋友,可以在設計之路上,走得更遠。

(圖片來源:maher berro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