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遊學記:連空軍副司令都在創業,以色列的創業動能全世界找不到第二個

李旭東(黑馬會會員)4 月份參與了由徐小平、牛文文領團的以色列遊學團,本文為他的在黑馬會軟體與訊息服務行業分會上的分享。

以色列的創業給國家帶來了非常大的收益。

他們在創業中的投資的是全世界最高的,是中國的 80 倍左右,是美國人均的 25 倍。
以色列擁有的總人口數不過 800 萬人,相當於一個中國的一個天津市而已,卻擁有 2000 多家上市公司,這個數據中還不包括很多已經被美國歐洲的大公司收購的公司,不包括參股的公司!

這次以色列之行一共有接近 20 人,其中有《創業家》的牛社長和徐小平老師。以色列是一個創新的、有趣的國度。

這次以色列之行彷彿冥冥之中的注定。出發之前有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臨行之前我在家裡的書桌上隨便抄起了一本書,印像中有「以色列」三個字。上飛機上之後,由於飛行時間太過漫長,於是就拿出那本書,看了一下封面,書名叫《創業的國度》,11 個小時的飛行時間讓我很從容的讀完了這本書,對以色列也大概有了一個了解。

讓我詫異萬分的是,我們抵達以色列的第二天,就安排了與《創業的國度》這本書的作者之一索爾·辛格的會面。

《創業的國度》這本書非常通俗易懂,而它的戰略位置和影響力也是非常大的,在以色列以“創業的國度”這樣的身份走進全球視野的戰略佈局中,這本書起到了相當大的推動和載體作用。所以索爾·辛格被這個國家公認是把以色列推向世界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功臣!

這個沙龍也很有蘊意,它就像是我們之後行程的目錄一樣,我們接下去的日程安排都是根據這本書裡所提示的一些東西展開的,包括藝術的、創業的、宗教的東西都是根據這本書一一展開。

  • 以色列之——軍事般的創業

以色列從一開始建國就是一種創業,那些來自世界各地的猶太人,他們之間互不相識,但是他們為了能擁有自己生活的一片領地,為了生存而團結起來同英國人、阿拉伯人抗爭,這種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而走到一起的行為,就和我們創業者是相似的吧。所以他們的開國本身就是最偉大的立業。

在與索爾·辛格的會面沙龍中,一個以色列曾經最年輕的空軍上校給我們講了一課!他曾經在軍隊服役了七年,後來被派到克索沃,然後跟國內的朋友出資投資了一些酒吧。當時開酒吧面臨了很多問題,首當其衝的就是宗教之間的的衝突,但是他最後克服了所有困難,在當地開了一系列酒吧並且掙到了很多錢。

這點讓我有非常多的感悟。面對周邊的不利的政治宗教環境,還能在這個險惡的環境下得以生存這就是以色列人最擅長的一點。

  • 創業家應具備的三種能力

他的創業中有三點非常的重要,第一點,有 敏銳的觀察力 ,觀察力不夠的話,那可能看不到好的市場,可能會看到一個比較差的市場,然後會給自己未來帶來很多麻煩。
第二點就是當你看到一個良好的市場的時候你要 有冒險精神 ,索爾·辛格也談到冒險精神,就是要下決心,有驅動力!

第三點的就是有 技術 了,當時他給我們放了一張圖片,一個金魚缸裡面很多金魚,生存環境的很擁擠,而右邊一個金魚缸的是一條魚都沒有,水也非常清澈,當有一天你想創業的時候,就是想從這個擁擠的魚缸跳到另一個很清澈的魚缸裡面去的時候,那你就需要良好的跳躍能力。所以第一需要良好的觀察能力,第二需要冒險精神,第三需要有良好的技術水平,這是我們創業者,應該具備的三種能力。

第二個非常激勵的創業故事是關於一位前國情部部長。當時因為特殊人物的安排,我們見到了以色列摩薩德一個前國情部部長,一個六七十歲的老頭,現在已經退役了。以色列的情報部門在全世界應該是排前三吧,除了美國的中情局,蘇聯的克格勃,再就是以色列的摩薩德。

這個在冷戰期間是很多人都是聞風喪膽的。這個摩薩德的前局長,創建了一個調查公司。我的理解就像私人偵探似的,只不過他服務的層次會比較高,它主要是針對一些投資人、CEO, 針對一些公司 IPO 的時候,對這些創始人和公司的進行調查。

第三個故事關於一個空軍副司令的。

有一天帶我們去參觀一個資產十億美金的公司,他們有三四個創始人,其中有一個是工頭,長的非常英俊非常魁梧,當時笑瞇瞇的跟我說,我是以色列最優秀的飛行員,我們當時也就嘻嘻哈哈的沒當回事。

第二天,我們經過特批進入以色列的特拉維夫的空軍基地,我們也是首批被批准進 ​​入空軍基地的中國人。當時接待我們的軍人,一身挺拔的軍裝,他問:你們認識我嗎?我們看了一下說不認識,因為老外都長得差不多嘛。他說昨天我接待的你們,你們參觀的是我的公司啊。

這時候我們才意識到,他就是那個創始人,我們很驚訝問他,為什麼你在軍隊啊!他說我們以色列人退役以後在四五十歲之前,我們的男人每年都要在預備役裡服役,每年法定 15 天,大概每週一天,也可以一次性服完 15 天,我每週一天。

所以他呢就是每週幾天時間當他的 CEO,抽出一天時間穿上軍裝當他的空軍副司令!這時候我們才突然意識到我們參觀的那麼多路演的公司,這些男男女女原來他們不是一般人,他 ​​們都是士兵,後來我經過打聽知曉,他們有的是狙擊手,有的是空軍、海軍,有的是副司令還有各種各樣的特種兵。

我突然間感覺到,中國會和以色列有這麼大的差別,世界和以色列有這麼大的差別原來問題就出在這。

由於 他們的惡劣的政治環境的激發,所以每個人都一種報國之心都有危機感都一種責任感,就是這種東西激發出他們有強大的驅動力 而他們放下武器,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的時候,他們也毅然的像戰斗在戰場一樣,獲取任務,解決困難,完成使命。 所以我就感覺這是一群士兵在創業,就是一群士兵在公司打仗,這不是一個一般的團隊。

  • 以色列之 —— 嘆為觀止的公司 Demo

我們在以色列前後路也參加了十來個公司的路演,有大的有中的一個小的大概十幾個公司。

我就介紹幾個影響比較深的。

第一個就是 Google 以色列的總部,他的 ceo 親自接待了我們。做了長達這個半個小時的分享。然後我們也參觀了 Google 總部,感受了 Google 的文化,然後也感覺到為什麼 Google 為什麼對以色列總部的投資那麼大。就是因為以色列天生的有這麼一群人,有這麼一個環境,是其他國家所取代不了的,包括矽谷也是無法替代的。

我們在以色列的最後一天,參觀了 以色列特拉維夫理工學院 ,這個理工學院非常牛,說兩個事例你就相信他非常牛。第一個,愛因斯坦是這個理工學院的第一期的學生會主席,他成功立業以後也對這個理工學院做了很大的貢獻。第二個概念那就是,這個理工學院的教授,獲得諾貝爾獎的人數,在我印像中最少七八個!

期間,帶領我們參觀的教授提到了一個公司叫 RAD,當是教授展示了一個雲圖,中間是 RAD 核心,RAD 投資了幾個公司,這幾個公司又投資了一些公司,這些公司又投資了更多的公司,然後這些公司之間有一些項目的合作跨界又成立了新的公司。一共有一百多家公司。其實 RAD 這個公司的總資產很大,非常有趣的是它不是一個華為這樣的大集團!不是 Google 那樣的大集體,他是一個龐大的集團,但是他的每一個成員都是一個小公司,這些小公司服務於投資人還有技術大牛大拿聯合成立的大公司,然後所有小公司都能夠高效率的發展。

還有一個印像比較深的公司叫 Waze

這是一個有關於地圖地面測繪的一個 App,這個軟體當時應該是有十幾美金吧。我也不是很清楚當時在 A 輪還是 B 輪的融資,李嘉誠投資了,後面的融資過程中李嘉誠大概掙了十億港元吧!後來李嘉誠用這十億港元跟以色列理工學院合作,在汕頭投資建立了一個汕頭理工學院。當時這個公司的老闆接待我們的時候非常有意思,大短褲大體 T- Shirt,非常隨意。

以色列政府對創業者強力支持

路演的過程中我們還參觀了以色列政府在特拉維夫的圖書館,非常有特色。也看出了政府對創業人的支持。有很多的年輕人就抱了一個電腦在公園那個椅子上就開始 Coding 。後來的政府就在他們的圖書館開放了一個公共區域,創業者可以自由的免費的在裡面活動。還提供簡單的餐食和酒水,你任何時候都能看到三五成群的人聚在一起探討,在電腦前 Coding。

這讓我們感受到了以色列政府對創業者的支持,這也是非常值得我們學習的。

最後還有一家印像比較深的還有公司叫 LOOL。這個公司非常有意思,這個創始人的他是一個搞技術的人,他 ​​最早創造了一創建了一個公司,這個公司做到一定規模之後他賣掉了,大概拿到了幾億美金,然後他就開始做投資,他的投資是最早的一批 VC,比如像天使投資什麼的。他自己投資了總共十二個公司,其中有三個公司給我們路演了。每個公司都讓我們驚呼太棒了!就在互聯網的那個前沿方面的高科技的東西,我感覺特別棒。

  • 以色列之—— 觀光、宗教情懷、人文

涉及到旅遊方面的,有兩個地方不得不提,一個就是 死海

死海也是陸地的最低點,是在海平面以下 422 米。進入海水中之後可以很輕鬆的浮起來,但是脖子以上不能沾水,不然非常蜇。提到死海不得不提還有死海泥,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有殺菌作用的護膚品,售價很貴,現在只有一個公司在這個產品。

另外一個地方的,是以色列的 哭牆 ,一說這個就特別有意思,由於耶路撒冷這個地方是非常小的一個城市。非常有意思的一個是這個地方同時存在了三個宗教,猶太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分別信仰上帝、真主、耶穌。

這個哭牆特別有代表性,這個哭牆的位置原來是一個小方城,現在有三面城牆已經沒有了,只剩下哭牆這一面,這個方城的頂部有一個聖殿。以色列最早的時候是猶太教在這裡搭建了聖殿,但是後來反反复復被拆掉了又蓋。後來伊斯蘭教統治了這裡,就把這個聖殿拆了建了伊斯蘭教的聖殿。所以大家就在爭,都說這個哭牆的位置最早是自己宗教的發源地。但是按我的理解,我看過一些國外的關於基督教的文獻,有我覺得猶太教是最早的。

我在哭牆的一個感悟是那裡的人們都非常神聖,而且他們的神職人員是不用服兵役的。我覺得這個猶太人和中國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是最大的不同是他們有自己獨立的宗教信仰,而且非常嚴格。

在我們與內塔尼亞胡總理的會面之前有一段時間沒地方去,我們在耶路撒冷有一個聯繫人,叫有為,他邀請我們去他的家裡做客,我們也因此有幸拜訪了一個以色列當地的高官家庭。

有為的家是一棟別墅,非常乾淨,非常古老,別墅的前院有很多樹,後院的花園很大,有一片很大的草坪和鮮花,還有池塘,非常美,我們就是在草地上吃的午餐,午餐是有為的媽媽給我們準備的,還很多好吃的水果。當時許小平老師說了一句話, 來到一個國家,首先應該感受到的是家而不是國,如果沒有進到一個家庭裡的話,對一個國家的理解還是很膚淺的 。對這點我們深表贊同。

  • 以色列之 —— 與內塔尼亞胡總理會面

經過一個友人的引薦,我們此次以色列之行得到了總理的接見。最開始接待我們的是經濟部部長,大概十分鐘以後,的內塔尼亞胡總理進去了,長得很高大很魁梧,說話很低沉但是非常有穿透力,笑瞇瞇的非常的平易近人,也非常自由非常隨意的一個人。

一見面他就說了幾句話玩笑話,這個全世界最有錢的人都在這個房間裡了。提到內塔尼亞胡總理, ​​有一件事我不能不提就「烏干達之戰」。

有一批恐怖分子劫持了一架飛機,飛機上有九十多個乘客和近十二個機組人員被劫到了烏干達,烏干達的總統是一直跟猶太人做對,雖然他本不支持恐怖分子,但是那次他竟然開放機場,安排軍隊助力恐怖分子。所幸最後以色列的軍隊把人質都解救出來,參戰的士兵最後也都安全撤離,但是這場營救活動中唯一犧牲了以色列軍方的隊長,這個人就是內塔尼亞胡的哥哥。

(《TO》編按:以下為作者與《i 黑馬》的採訪。)

問:以色列的各種環境為什麼沒有讓這個民族成為好戰爭的民族,成為像日本的軍國主義,而是全民全兵創業了呢?

關於這個問題我個人是這樣理解的,第一點以色列的領主面積非常小,他的防守都很艱難,更談不上進攻。

第二點的以色列總人口數非常少,不到八百萬人。這也就讓他們不能像日本一樣有成為軍國的野心!第三我覺得和以色列的那個民族特性有關,從遠古時代開始以色列人都是以游牧為生。以色列人目前分佈在全世界,他們非常聰明也很富裕,他們更多的是希望和平,物質豐富以後人就特別喜歡和平。

問:在以色列,您看到了哪些創業的趨勢值得中國的網路創業者學習研究?

關於這一點談談我的一個認識,包括在矽谷,他們創辦人創業的話,他們一般不是看著某個方向熱就去研究,他們都不斷的在開發新的東西,他們喜歡的東西,或他們認為對的東西!

所以跟中國情況不一樣,中國觀察他們矽谷以色列在做什麼,再跟著學。所以真正的創新中國這樣是比不過他們的。天知道他明天可能會做出什麼東西來,想都想不到,內塔尼亞胡總理也說過他們做出的東西不見得比別人好,但是他們會做出一些新的東西來,一些你想都想不到的東西,他們卻都做出來了。

這裡有一個公司值得一提,比如給它一個文字版本的新聞,它然後能夠在這段時間內把跟這個新聞相關的影片、照片、音頻蒐集起來放到一起,自動生成一個跟該新聞相關的影片文件。因為他們相信未來在互聯網上最有價值的不是這種枯燥的文字,而是影片、圖片和聲音。

問:您個人最大的收穫?

我個人最大的收穫還是關於這個國家的認知吧!

我個人對宗教不是很感興趣,但是通過對宗教的了解,能夠知道有宗教的民族和沒有宗教的民族其實在精神心理層面是有很大差別的。從某種程度上一個民族需要有那麼一個或者一群與上帝對話的人。這個真非常重要,有精神上的支持和沒有精神上的支持其實是大不相同的。所以有很多中國的創業者信佛和信禪,一直在修行,我覺得也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在創業方面來看。我認為他們天生的惡劣的政治環境、惡劣的地理環境、自然環境培養了他們非常強的責任心,或者說是奮鬥精神也好。

這樣的東西,在中國的環境是不具備的,我們生活在一個安逸的環境裡,我們他們那樣的大環境大背景的淘煉,某種程度上我們先天就已經輸了一部分,所以我們中國的創業者應該具有更強大的心靈力量!就是打更多的雞血吧!然後得有更多的激情才能夠去和這些一流的創業者競爭。

問:以色列的創業給國家帶來的活力和經濟是怎樣體現的?

以色列的創業項目給國家帶來了非常大的收益。他們在創業中的投資的是全世界最高的,是中國的 80 倍左右,是美國人均的 25 倍。

以色列擁有的總人口數不過 800 萬人,相當於一個大陸的一個天津市而已,卻擁有 2000 多家上市公司,這個數據中還不包括很多已經被美國歐洲的大公司收購的公司,不包括參股的公司!

延伸閱讀:

國家小,科技野心卻不小:以色列去年高科技 IPO 達 361 億台幣

導航有什麼了不起?那個讓 Google 豪擲 10 億美元的 Waze 揪竟有多強?

(轉載自合作媒體《i 黑馬》)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