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網路龍頭地位動搖,要交出全球網域名稱的管轄權?

巴西於 4 月舉辦有關於網路世代的未來治理研討會議(Global Multistakeholder Meeting on the Future of Internet Governance),探討網路治理的原則、未來治理生態的發展路線,同時也揭露美國是否能在史諾登事件後,繼續維持網路霸權的龍頭地位。

此會議於聖保羅市舉辦,為期 2 天,由巴西總統 Dilma Rousseff 作為總召集人,有鑑於她曾是美國監聽計畫底下的目標之一,此會議格外具有意義。根據某位與會人士的看法,由於美國與英國聯手的監聽計畫在披露後遭受各方輿論壓力,美國對於形塑會議議題導向的影響力已減弱。

一位不願具名的美國前資深政府官員更表示:「美國在探討網路開放與言論自由的議題上,已喪失其道德權威性。」

華盛頓法律事務所的 Greg Shatan 表示此會議有其政治代表性,各國將在會後共同簽署一份指導備忘錄,此份文件也將作為往後網路治理的重要參考依據。「此狀況絕非尋常,這絕對是對於現今各國政府治理危機的回應。」

  • 美國要對網域名稱的部分功能管理權放鬆

另一方面,美國在 3 月時也做出一項象徵性決策,普遍被認為成力挽狂瀾的作為。

在比利時政府的長期要求下,美國表態將對 ICANN 的管轄權鬆手,有意將網域名稱的部分功能管理權放鬆,交給第三方或多方共管。早期網路發展起步時,美國將接管全球網域名稱分配與 IP 地址的工作交給私人組織 ICANN,但其仍受美國商務部管轄,引起國際間的不滿,認為美國掌有背後的掌控權。

儘管國際聲浪不斷,美國仍然將自身定位為網路安全重要的守護者。商務部的助理秘書 Lawrence Strickling 表示:「關於美國交出 ICANN 的事情,並不像下班、關店這麼簡單。」不過 Strickling 也承認,美國若交出 ICANN 的管轄權,也會引起新一波問題。

ICANN 總裁 Fadi Chehadé認為,若是美國退出,相對的也必須要有「足夠強大的勢力與透明的管理過程」,以確保網路仍能持續保持開放。

這也讓爭論不休的網路管理權問題,隨著各國正在重新協調角力的當下,顯得更加白熱化。

Syracuse University 教授 Milton Mueller 表示:「我們正在建立一個全球多方治理的網路世代,在長期體制的演變與規範的建立之下,將塑造網路的未來。」此外,史諾登事件所引發的各方角力,也會為其演變埋下一個不穩定因素。

政治壓力已然明朗化,美國共和黨黨員甚至大力抨擊白宮退出 ICANN 的舉動,聲稱移交管轄權會導致聯合國或獨裁國家介入,搶奪網路管轄權。

政府方面則回應共和黨回應高估移交管轄權的影響,這僅是一個技術轉移過程,Strickling 表示:「未來政府對於 ICANN 的影響將會比 Google 的影響還要少。」

美國勢力在此時退出,會讓政府在網路治理的力量變得難以維持原貌。美國與歐洲各國已形成一平衡機制,藉以牽制政府、企業、公民團體與技術人員等利益團體,上述各方皆為維持網路規範的重要支柱。

  • 網路進入多方治理的時代

而在巴西聖保羅舉行的會議所代表的是,後史諾登時代下「多方治理」的網路世界是否能如實實行。

Shatan 認為,從許多跡象顯示,可看出政府認為自身的重要性大於其他勢力。政府代表席次多於其他代表,且對於整體的議題導向也有一定影響力。此次的巴西會議則定調網路治理的國際輿論,並將在 10 月的聯合國國際電信聯盟會議上達到成熟高度。

在監聽計畫被踢爆後,美國也成為新一代的網路黑手,而其本欲促成的全球網路治理模式,在現今普遍要求網路公開透明的聲浪下,將會遭遇嚴苛考驗。

(資料來源:financial time;圖片來源: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