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與英國首次列入「網路公敵」黑名單。

監督團體「無疆界記者」於本周公布其年度報告 (以下文中出現「報告」二字,皆指此份報告),列出透過監督、審查機制限制網路使用的國家。

中國與北韓今年仍榜上有名,但由於美國「國家安全局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簡稱 NSA)」以及英國「政府通訊總部 (Government Communications Headquarters,簡稱 GCHQ)」的作為,導致身為民主國家的英、美兩國也首次入榜。

另一個首次上榜的民主國家是印度,上榜原因與其「遠程信息服務發展中心 (Centre for Development of Telematics)」有關。

該組織在報告中寫道:「這三個民主國家使用的監督方法,有許多是由揭露 NSA 醜聞的 Edward Snowden 所公布。三國的控管令人難以容忍的原因在於,極權國家如伊朗、中國、土庫曼、沙烏地阿拉伯、巴林,也用相同方法合理化國家對人民資訊自由的侵害。」

環球郵報 (GlobalPost)進一步檢視 2014 年被列為「網路公敵」的國家:

  • 美國自詡為民主國家 但卻監聽人民電話

報告作者群針對美國 NSA 標榜的「高度隱密」,大大地賞了一巴掌。他們認為 NSA 的作為「足以顯示世界各國情報機關的侵權。」

據 Edward Snowden 去年六月洩露的機密資料顯示,美國政府監督的內容,包括數百萬美國人的大量電話與網路記錄。

透過與 AT&T、Level 3 、Verizon 這些電信、網路服務企業的密切關係,NSA 從基礎設備就進行監控。據報告指出,NSA 的監控範圍遍及美國國內與海外。

  • 英國監控能力無人出其右

該報告稱英國的「監控能力無人出其右」,得到這個頭銜該歸功於英國監聽機構「政府通訊總部 (GCHQ)」。

報告中並寫道:「為了執行其名為『掌握網路 (Mastering the Internet)』的計畫,GCHQ 發展出全球最大的資料監控系統。它不僅獲得美國 NSA 輔助,日後也會將資料分享給 NSA。而在消除法律上的阻礙後,GCHQ 便開始對全球 1 / 4 的通訊資料進行大規模監控。」

Snowden 去年六月表示,英國在數位設備的監控上「比美國更惡劣。」

  • 印度監聽計畫不落人後

報告作者群表示,在 Snowden 揭露 NSA 的監控計畫後,印度在舉世撻伐的聲浪中保持沉默是其來有自。

印度在 2008 年的孟買攻擊事件後,開始大規模監控網路,政府得以「直接、即時、不受限地越過網路服務商,取得各式電子通訊資料。」

  • 中國穩坐「全球網民最大監獄」的寶座

報告稱中國的「電子長城」越來越高。

中國政府不僅封鎖網路內容,同時也在全球最受限的網路環境中監控個人上網活動。中國穩坐「全球網民最大監獄」的寶座。

至少有 70 名包括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內的網路資訊提供者,因為網路活動正遭逢牢獄之災。其中有約 30 名記者因為在網路張貼的訊息而身陷囹圄。

  • 從內容就可看出北韓對網路的監控

報告中寫道:「北韓是少數由網路內容、而不是被刪除的內容,看出監管機制存在的國家。」

在北韓這個 2470 萬人口的封閉國家中,只有 2 百萬人有電腦,上網人數更是少之又少。

北韓人民只能連上該國「中央科學與科技資訊局 (Central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Information Agency)」所發展的國家內部網路,但是就連進入這個內部網路也要經過北韓情報機關的高度控管。

除此之外,北韓也有「 109 組」、「 27 部」等單位,致力於掃蕩由國外進入該國的數位服務。

  • 俄國用法律箝制言論自由

名為 SORM 的大規模監控系統,是俄國自 1980 年代中期便開始運作的計畫,該系統在 1998 年將網路納入監控範圍。報告指出,俄國自開始監控網路後,便用「危險立法 (dangerous legislation)」控制網路新聞與資訊的散播。

一項 2012 年通過的法律,使俄國當局得以蒐集含有「色情或極端思想、鼓勵自殺或藥物使用」內容的「黑名單」網站。當時對這項立法的批評是,它是為了遏止政治行動與異議而設計的專法。封鎖網站的標準在立法之後只有增加沒有減少。

報告指稱記者、部落客、網民常受到政府騷擾,特別當他們在公共網路張貼「敏感議題」時,更是如此。

就在烏克蘭克里米亞地區發起公投的前幾天,俄國當局封鎖了數個獨立媒體網站。

  • 內戰爆發後,敘利亞限制網路使用

自 2011 年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該國強行限制包含網路的各種通訊。

敘利亞的基礎通信設備由三個公司控制—敘利亞電信集團 (STE)、敘利亞電腦協會 (SCS)、敘利亞電信 (Syriatel),而這三個公司被阿薩德家族和政權牢牢控制著。

報告指控這些公司限縮網路使用,用戶僅能有限度地獲得人民抗議政府與政府鎮壓示威民眾的相關新聞與圖片。敘利亞政府一度因為 2012 年 11 月的全國網路封鎖,備受指責。

敘利亞資訊部長則否認這項指控,並稱「恐怖份子」才是整起事件的罪魁禍首。

  • 伊朗民眾自願舉報網路內容

報告指稱網路監控、網路攻擊、網路用戶鋃鐺入獄等,在伊朗屢見不鮮。2012 年伊朗成立網路空間最高理事會,以「保護伊朗人民免於網路危險。」最高理事會的命令由「犯罪內容偵測小組」執行。自理事會成立以來,已有數百個媒體網站被下令暫時或永久關閉。

該理事會自豪地宣稱有 50 萬個公民自願地向其舉報網站犯罪內容。該國主要的網路服務提供商由「革命護衛隊 (Revolutionary Guards)」所有。伊朗當局花費數年建立和全球網際網路隔離的國內網路「清真互聯網 (Halal Internet)」。

看完上述國家以各種方式剝奪人民的網路自由,有沒有很慶幸在台灣的我們享有言論自由市多麼可貴呢?然而,台灣近日卻有抑制民眾言論自由的傾向。公民在網路討論議題、組織太陽花學運、反核四運動等抗議,被政府局盯上。BBC 中文網的文章:台灣當局收緊網絡言論自由,文中提到:

台灣當局在近期一系列針對政府的示威抗議後收緊網絡言論自由。警方約談了一名網絡上貼文者,該貼文中說到了將癱瘓台北市捷運。

該貼文說「一列捷運列車滿載 1,500 人,只要十萬人就可以把全北市捷運塞滿……郝市長對滿滿捷運車廂乘客要怎麼噴水?停駛嗎?那麼反正交通是癱瘓了。我只花一站的票卡在捷運坐一整天,市長奈我」

警方說轉載此一貼文者,可能違反最高可判處兩年徒刑的《煽惑他人犯罪或違背法令罪》,實際參與聚眾行為者,則違反最高可處五年徒刑的《妨礙公眾往來安全罪》。

除了網絡上言論自由的限縮外,台灣內政部宣佈將對示威者進行「預防性羈押」,被當局認定可能參加示威者的人身自由將可能受到限制。

台灣會不會有一天,因為民眾在網路貼不利政府的言論而入獄呢?

(資料來源:Globalpost;圖片來源:mw238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