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死無全屍,台灣人不願捐贈器官反讓自己成為幫繳保費的冤大頭

器官移植,不論合法或非法,一直以來都是社會價值觀、個人意願以及商業利益考量、政府政策等等各種錯綜複雜的社會問題加總,在合法的情況下,不能說「應該」也不能說「不應該」捐贈,是一個充滿爭議性的問題;而非法器官移植更不用說,不論在哪個國家都有不肖分子,為了錢什麼都敢做的人。

  • 民間排斥器官移植,中國 64% 器捐來自犯人

中國是全世界器官移植率最低的國家之一,2012 年以每百萬住民只有 2.4 甚至更少的人進行器官移植;相較於美國、西班牙還有挪威,是以每百萬住民中有 75 人來說,簡直天壤之別,即使現在執政黨力行於器官捐贈法案,期望在每個地區至少有 20 個器官移植的案例。

在如此短缺的情況下,中國一直以來移植的器官是來自於已處決的囚犯--在 2012 年底,高達 64% 的器官移植都是來自犯人。

從道德層面來說,這樣的行為是充滿爭議性的。而中國的衛生組織簽訂決議,來停止使用囚犯的器官,在三月時,第一次公布在官方器官捐贈註冊網站。

然而,要來彌補大量器官移植的短缺不是兩三天能解決的事情,這代表中國人必須要改變看待死亡的態度及對腐敗體制的不信任。也許是迷思,也許是宗教信仰,中國民間傳統堅信著,一個人死後,身體必須要完整,否則靈魂就沒辦法好好的轉世。

另一個阻礙器官移植與捐贈率很低的原因是,民間流傳的禁忌。從研究中顯示,訪問 298 個成人,高達 88% 的人說他們不願意和家人談關於器官捐贈的想法,一旦不知道家人與其他親戚對這件事情的看法,許多死者的家屬更有可能拒絕器官捐贈。

  • 中國政府「催眠」,人民願意捐了

民眾不願意談,不願意進行器官捐贈,那政府可以怎麼做呢?

中國政府將心力花在改變傳統對於死亡的習俗與看法,像是教育大眾用海葬來節省造墓所需要的空間,為了宣傳器官捐贈,國營媒體廣泛的報導關於捐贈者和他們的故事,而上周,在明確的指示下,三個中國政黨皆鼓勵黨員作為典範,領導進行改革並答應在他們死後捐出他們的器官。

從「以身作則」做起,人民對於死亡的想法可能將有所改變。根據 2012 年的問卷調查 1,012 位廣州市的住民,79% 的人表示,「死後器官捐贈,是非常偉大的決定」。只能說,中國的政府加上媒體,人民在耳濡目染下,也許也可以說是催眠,真的改變了根深蒂固的想法,由此可知,政府與媒體的影響力不容小覷。

但這仍然沒有解決中國嚴重的地下器官捐贈交易行為,甚至有更加猖獗的趨勢。

在交易資訊不透明的情況下,一顆腎要價多達 32,000 美元。幫助進行國家器官捐贈系統的紅十字會,在被控告非法利用募款來的資金後,不再具有公信力更不受大眾認同。在廣州的民調顯示,81% 的民眾憂心他們所捐贈的器官,反而會變成商業利益交換的產品;連社會企業都沒有道德良知,不過只是為了錢了。

政府鼓勵進行器官捐贈背後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麼?只在人民心中留下來一個大問號,留給大家去揣測。

  • 台灣器捐技術,與先進國家並列

今年四月初 媒體報導 ,台灣器捐移植技術與先進國家並駕齊驅。全國 32 家 能進行器官移植的醫院中,以移植手術數量統計台大是換心、換腎、換肺領域榜首,高雄長庚換肝則移植高達 800 例。台灣人是不是比較接受器官捐贈的概念?

看看同樣是今年四月的報導,月中的新聞 〈器官來源涉不法健保不給付 衛福部:3 個月內研議〉 就提到:

「 由於國內器官供需失衡,導致許多民眾到國外移植器官,近十幾年來,許多人到中國換取來路不明的器官,其中包括中共強摘良心犯、法輪功學員器官所得,患者回台後發生副作用,造成我國健保龐大負擔……

據器官移植登錄中心統計資料顯示,目前台灣等候移植的民眾高達 8,392 人,國人器捐風氣不盛行,致使部分民眾到國外接受器官移植,又以中國大陸為大宗……」

台灣本身的器捐風氣不盛,在財力允許的狀況若遇有需求便尋求中國「協助」;在中國接受手術後,因為醫療上有不足之處,導致回來有很多尾大不掉的癒後問題。

當然,關鍵不是健保或其他保險機制應不應該負擔支付這些費用。如果全台灣有近萬名有器捐需求的患者,我們該如何說服民眾拋開「死無全屍」的觀念,鼓勵死後捐贈器官、遺愛人間,才是真正的重點。

(資料來源:QUARTZ;圖片來源:QUARTZ<[email protected]®ê>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