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放(上圖),他被人所熟知的身份是課程格子創始人,前微軟工程師,以及著名大數據公司 Palantir 的早期成員。

而他不為人所知的身份,則是一位職業級的國際象棋和德州撲克大師。這位技術流賭徒依靠打德州撲克,贏了一輛車和一套房,最後又把車、房賣掉去中國創業,其任意、自我之處儼然流露著一股矽谷風範。但是作為矽谷來華創業的典型,他的認識和心態已經比當初有了很大轉變。以下文字為《36kr》與李天放的專訪。

《36kr》:你在矽谷和國內都有創業公司的經歷,你覺得兩邊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李天放(以下簡稱李):我覺得在矽谷和中國創業的差別,一點是文化上的不同,比如怎麼招人、怎麼管人,怎麼控制和被控制的問題,另一點是競爭環境的差別。假如創業是一場 100 人的德州撲克,矽谷的規則會產生 2 個大贏家和 18 個小贏家,而中國則是 1 個超級大贏家和 99 個 loser。

除了這兩點外,其他方面其實挺像的。不過我發現國內創業者更有個人魅力,比如我以前在微軟,看到蓋茨就是個超級宅男。在街上見到的一些優秀創業者也完全沒有任何個人魅力,做演講會讓所有人都睡著。但這邊的創業者完全不一樣,大家都是領袖,是真正的 leader。

領袖文化的一大好處可以產生特別強的凝聚性,在公司遭遇困難的時候可以帶領大家挺過去。

不過很多國外公司的應對方法是另一套。比如 Palantir 也有一段非常低谷的時間,當時產品沒有人用,但他們的底層工程師比較自由和自信,靠這個可以把公司凝聚在一起,這是一種自下而上的力量。相比之下,中國的好多公司在遇到低谷時總需要一個領袖把它拽過來。

《36kr》:當你在中國創業時,有沒有經歷過需要這種「領袖素質」的時候?

李:我覺得我沒有這種素質(笑),我們現在靠的就是小嘛,所以盡量在模仿國外那一套。

當我們曾經遇到困難的時候,我覺得唯一讓我們活下來的原因就是小、便宜。當時從計劃 FM 轉型到課程格子時,我認為我們要是有 20 個人就死了,所幸當時我們只有 5 個人,大家吃了頓飯就把事情解決。我們融完天使輪有一年半沒有融到錢,很多在 11 年年底跟我們一起融資的公司,到了 12、13 年 VC 市場低迷、恰恰又需要錢的時候就死了。說到這裡,我覺得「小」可能也是很多矽谷公司追求的目標。

《36kr》:但是公司不可能一直小下去?

李:當然,隨著公司的成長,管理方式也會改變。本來我們是完全沒有層次的,但到了有一天我發現自己需要跟 12 個人做「one on one」的時候直接就瘋掉了。

我跟很多創業者請教公司如何從 15 人成長到 50 人,最後覺得這就是一個關於放權、關於給予信任和責任的過程。作為一個工程師,我理解的 Hacker 精神就是把黑盒子打開,變成一個白盒子,你要看看裡面是什麼。然而管理是把一個白盒子變成黑盒子的事情,這曾經對我來說總顯得不太自然。

信任就是這樣,你把一個白盒子包成黑盒子交給對方,不知道對方在做什麼,不知道過程好與壞。但當你到了必須學會信任的這一步時是不得不接受的,因為不「信任」你就死了。

《36kr》:我特別好奇你怎麼讓一顆矽谷的大腦來適應中國。

李:前兩天剛打算寫一篇文章,題目是怎麼把自己「diaosification」,或者怎麼把自己「降級」。

我知道有很多的海歸創業者,他們住在好地方,每天出去玩,租著高大上的辦公室,偶爾來中關村跑一趟組織個活動喝個小酒什麼的。這樣我可能會認為你沒把自己放到跟用戶一樣的地位上,甚至沒有真正接近自己團隊所處的環境。

曾經我們也想要一個很矽谷化的的辦公環境,後來覺得如果你的公司沒有具備相應內涵,還是不要過分修飾外表。有時我們也會想離開北京,到一些二三線城市的大學裡待上一整天,跟用戶聊天,看看他們吃什麼玩什麼,甚至去課堂聽課,實際就是想把自己扔到跟用戶一樣的環境裡。就個人方面,我剛來中國時喜歡打德州撲克、喜歡滑雪,後來把這些愛好連同一些「高大上」的圈子一起戒掉了,我覺得這點還是挺重要的。

在矽谷,80% 的工程師都認為自己早晚會成為百萬富翁,信仰只要有牛逼的技術和產品就天下無敵,而且失敗的代價很小。

假如你是創業家,最壞的情況不過是把公司賣給 Google,在 Google 待兩年出來又是一條好漢。而如果你是個高級工程師,一家公司倒了立馬有 10 家最好的公司邀請你過去。放在中國完全不是這樣,除了產品以外還有很多決定性因素,不管你融了多少錢,做了多少用戶和 DAU,一步踏錯就會滿盤皆輸。

經歷在中國的創業後,我學會的最重要的事是「如履薄冰(standing on ice)」。

《36kr》:講講你最欣賞的三家本土公司吧。

李:美團YY 豌豆莢

美團有自己的堅持,它的風格和戰略在當年那麼激烈的競爭中沒有動搖,最終從一個同質化很嚴重的市場中殺出。

YY 吸引我的是低調和安靜,成功前不大肆張揚、刻意保持低調的做法,在互聯網圈有點反主流。

豌豆莢是真正的敢玩,就像一個不懂得離場的賭徒。賺了 10 塊錢後,想要押進去搏 100 塊,賺了 100 塊又全部押進去搏 1000 塊,這種不計退路的勇氣給我的感覺是很中國式的。

延伸閱讀:

不碰科技的 8 次連續創業家說:你們這些學理工的,腦子是有點問題

創業不一定幸福滿滿,但你卻能非常有存在感的活著

(轉載自合作媒體《36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