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碰科技的 8 次連續創業家說:你們這些學理工的,腦子是有點問題

《36kr》編按:最近我們邀請了 拉手網 美澳居 的創辦人 吳波 36 氪 做一個內部分享, 拉手 創辦人吳波新創海外房產電商網站 美澳居 ,在上線僅兩週的情況下,宣布已完成 A 輪 5000 萬元人民幣融資。) 吳波講了一個多小時,留下不少精彩心得,分享給各位讀者。

所有好的品牌都是要做到極致,不做到極致你傳播不起來。 所以像最早的 Gucci、LV,在產品體驗上精耕細作,最後就成了名牌。 科技方面,IBM 擅長計算,微軟把應用做得挺好,也迅速成為了品牌。

其實傳播不是問題,東西做到極致是難點,極致得東西很快就能傳播起來。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我們今天起來了一批 85 後創業者,比如馬佳佳、黃太極、大象。 產品開始往極致靠,很快就成為話題,也開始得到大家的認同。 這是很好的一種做事方法。

  • 品牌傳播效應主要源於一個好的定位

不過,這種機會還是很少。 因為開始沒有人做過,所以做大還行。 當很多人都開始做了,就沒法做了。 你像最開始的拉手抽獎。 最開始的時候抽個 iPhone,大家就很興奮,後來就變成抽汽車,再後來是抽房子,最後是天天絞盡腦汁想該抽什麼。 所以很大程度來說,這些產品第一波的傳播效應主要來源於一個好的定位。

你像大象、馬佳佳就找了一個大家不好意思講的領域,而且那個領域是 10 年、20 年沒有新東西了。 可創新的空間太多了,再加上本身有話題,很容易就傳播起來讓大家知道。 但是,傳播起來並不意味著成功了。 大家要長期用起來東西要做起來,還是真正長久做到極致的東西。

但不管大家怎麼講,這批創業者都是值得大家鼓勵的。 你還要求他們什麼樣呢? 都像在座的各位一樣,都是 85 後、90 後,有好多好多年的未來,他們還有很多時間去完成。 所以,我特別佩服這一代的小兄弟姐妹。 你們就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其他事很灑脫地交給別人來做。 這樣你們做出的產品邏輯也更自由、更純潔。

剛才講了極致和傳播,現在講迭代這個東西。

大家很多人在說產品該怎麼迭代,一個傳統的產品又該怎麼做迭代。 其實這件事在 30 年前,德國的一家公司就做了。 抱歉一下忘記名字了。 他們家店總是會把這邊牆上的產品過段時間調到那邊牆上賣,再過段時間調到另一邊牆上賣。 他永遠都在調。

所謂的迭代就是做測試,就是說再不斷探索新的方法來提高他的營業額。 而用電腦來做迭代也是在不斷的調,比如這個按鈕是放什麼位置,大小多少,來提高點擊率。

其實對於一個傳統產品,做迭代也不難。 比如說做兩種煎餅果子看哪個賣的好。

  • 為什麼不做高科技創業,而是用網路的方法做傳統領域

我離開拉手的時候,是想用互聯網的方法做傳統領域。 當時為什麼沒有做高科技這塊呢? 是因為我看了三段 BBC 紀錄片。 就是跟剛才講的品牌有關。

一個是講 LV、Gucci 這些大品牌。現在來看,兩三百年了。第二個講的是食品,可口可樂、百事,你看,100 多年了。完了再看看科技品牌,那時候講的是諾基亞。 它拍的時候還有諾基亞,我看的時候已經沒有諾基亞了 (全場:呵呵!)

你們這些學理工科的,腦子是有點問題, 總是做一些可量測的東西,並不斷逼近低成本,逼近到最後大家都沒法活了。技術這東西是可量的,而且在不斷地迭代。 你可能這一波起來了,下一波就不行了。 所以 Google 是一個很神奇的公司,還活得不錯。 但是你看它最早的產品在慢慢地升級,新的產品在不斷地往消費者領域靠。 另外,我最早創業是做嵌入 VCD 的瀏覽器,眼看著 VCD 從 4000 塊一台跌到 25 塊一台,三年時間都沒有。 電子類產品更新太快,我不不願意做,要做就做傳統行業。

做拉手呢,深深體會到餐飲的痛楚。這東西很難控制,顧客拉肚子,服務員心情不好,我是一點招都沒有。

當時,拉手底下有一個員工本來就是管拉手的服裝部門,所以和他就開始做起了現在的美加樂。 其實最難的是女裝。 三年前女孩們的要求是同事買了一件,穿起來真好看,我也得來一件,所以有了所謂的爆款, 但短短兩年完全變了。

開始的時候是,同事穿了,我就不買, 後來是這棟​​樓裡有人穿了,我不買。 再後面是,街上有人穿了,我不買。 最大的問題是,行吧,那我就給你做點特別的。 不行,還不能貴。 所以造成了很多人又要款多,同時成本還低。 但低成本和小規模本身就是矛盾。 所以造成了去年整個服裝行業 75% 都是虧錢的,20% 是保本生意,只有 5% 的人賺了錢。

  • Zara 抄大品牌獲得成功,我們也跟著抄

其實這件事 Zara 是找到一個好方法解決。 它做了一件事——抄大牌,而且抄的快,這樣就省去了設計的成本和時間。 所以 Zara 沒爆款,賣的再好,也不能再加印,因為同款衣服賣多了就沒人買了。 而美家樂幹的也是一件事 —— 用程式去抄。 機器肯定比人抄的快啊。 於是我們就抄了,再配合一些供應鏈的細節管理,衣服就出來了,放到店裡賣,發現生意還行啊。 現在我們的設計的機器成分佔了 40%,估計過不久會超過 50%。 這是一塊。

再說店陳,店面陳列,衣服在店裡該怎麼掛。 這塊我們起初沒經驗,就採用了最原始的方法——去看 Foreever 21 店裡怎麼放,我們就怎麼放。 後來我們學聰明了,在店裡放了好多攝像頭,試不同的擺放方法,看顧客逛的情況,再找出最優。 那天我還路過一個店,看到陳列師在指揮店員擺放,多費勁啊。 其實他最後的效果估計也跟我們機器算的差距不大。 這方面我不覺得機器就真的差。 我們現在還在找做識別的,連人盯著擺放都不用了。 通過識別,擺得不對就自動報警。 所以你看很傳統的東西,實際上是可以通過科技快速把它迭代起來。 這樣我對設計師、陳列師的依賴也會輕很多,模式容易複製。

再舉一個現在我很忙很忙在做的一個項目,叫美澳居。 名字聽起來是做美國、澳洲的房地產投資,但實際呢,我們下一步就是做國內房地產市場。 為什麼選這塊市場呢? 大家想,賣衣服是一塊錢一塊錢的掙,而傳統品牌單價最高的商品應該就是房子。 可能開服裝店的賣一輩子衣服就只買了一所房子。

這塊插個小插曲。 我認為現在北京基本成為創業中心,特別是這裡(指 36 氪 所在地中關村)更是中心的中心(台下:哈哈哈!)但是從整個發展史來講,個人覺得矽谷的技術層面還是高過我們挺多的。

就說 Google 的搜索也還是比百度強,還有它的自動汽車這些跟我們比至少都是 3、5 年的差距。 不過中國的創業圈也有自己獨特的優勢,就是在用互聯網手段改造傳統企業。 這方面,美國傳統行業發展很多年,基本定型了,像 Shopping Mall 就被卡死了,十年才規劃一家。 所以 Google 想做都做不了,急死了,是吧? 所以他們更多做的是純互聯網。

但中國不一樣,一個是城市在建,第二即使像万科、萬達這樣的一類房產商在中國的市場份額也僅佔 2.3%,沒有形成巨大的行業壟斷。 所以它的進化其實是跟互聯網的進化在同時發生。 這就造成了很多創業機會。

回到我剛才的觀點。 科技產品很難持續,而傳統品牌持續的時間就很長。 趁著技術變化的時候,弄個傳統牌子多好。 小則 10 年,多則 20 年。 回顧歷史來看,實際上 LV、Gucci 這些大牌也是隨著工業化的發展逐漸遍布全球。 美國牌子也是依托美國文化傳播傳遍世界。 所以說,這就是我們想做的。 趁著互聯網在提高生產效率,我們從傳統行業形成新的競爭力,從而擁有一個品牌企業。

基本上現在忙的就是這些事,謝謝大家!

(轉載自合作媒體《36kr》)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