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和科技的路口,人不多,風也還沒來。

上週《36kr》主辦的小型的開放式交換沙龍 WISE Talk 把舞台搬到了路口上,面向資深的音樂人前輩和正在張望機會的人,嘗試去探討科技正在改變或可能改變音樂產業的地方。以下是這場活動中被引發出來的思考紀要,分享給大家。

  • 音樂和科技雙方已經發生的關係,比想像中淺薄?

幾乎所有選擇在互聯​​網音樂領域創業的人都有一顆想要改變音樂消費現狀的心。

在活動中,亞馬遜跟我們分享了一組數據。其中 45% 的用戶會使用智能設備聆聽音樂;30% 的受訪用戶,正逐漸地拋棄傳統購買和下載音樂的方式走向流媒體。但中國流媒體音樂還沒有非常重要的意見領袖去引導大家聆聽什麼樣的音樂,跟歐美、日本市場相比的話,發現中國市場的用戶更多是在重複,85% 的流媒體消費的是前 5000 首歌,這個數字意味很多。

音樂行業急需改變的是大眾在音樂消費上的品味

在網易音樂高級總監王磊和前 Jing.fm 的 CEO 施凱文眼中,音樂行業急需改變的是大眾在音樂消費上的品味。在音樂行業有 15 年經驗的王磊表示,網易云音樂除了是網易在移動互聯網領域的矩陣佈局,做這個應用的最大願景是希望通過產品、線下活動,能夠提升一下國人的音樂審美。

施凱文當初做音樂創業,是因為帶著對音樂市場的不滿想要改變音樂市場的壟斷佈局。

中國人聽音樂不說美不美,全球現在已經公佈的歌曲 3600 萬首,但是在中國 99% 以上的人聽到的是當中的四五十萬首,而且 95% 以上的人只聽華語歌曲,中國人聽的音樂是 3600 萬里面的千分之零點幾,除了對音樂極度發燒,接受的歌曲每年不會超過 100 首,記住名字的可能只有十幾首,中國人每年常聽的歌可能也只有十幾首。但這個匱乏很難被拔高,音樂不像圖片,不像其他的知識是一步到位,音樂是需要積累的。他當初做 Jing.fm 就是想找到一種辦法是打破這種瓶頸。在類似的想法下,陳曦則希望通過場景音樂更直接地改變大眾的音樂消費,並且首先通過面向企業的公播解決方案改善公共場景下的聆聽品味。

而對於前巨鯨音樂、星聚 VOW 的 CEO 陳戈來說,現有對音樂人的商業模式是傳統的商業模式 —— 它成本居高,效率較低,中間層太多,音樂人賺錢卻比較少,這是他想要改變的。到今天為止,全球沒有一家互聯網銷售平台和音樂人有直接銷售的合同。

而在社交網站上,藝人面對大批粉絲受眾,也沒有直接的與音樂產業有關的盈利模式。簡單粗暴的一句話就是,互聯網技術的進步和音樂人沒有關係,因為你沒有生意在那

有什麼阻礙了音樂產業在互聯網環境的發展

現場嘉賓聊到了幾個方面:

1、進入門檻高

任何一個內容以外的行業,狀態都是百家爭鳴的——很多人有興趣,有一些人失敗,但在數量上會有成百上千的團隊在一個行業裡,這是非常積極的狀態。而在中國音樂互聯網行業,讓施凱文悲觀的現像是幾家巨頭加幾個半死不活的小團隊,導致了這個行業不可能百家爭鳴。幾個巨頭、幾個做音樂創業的,再把有點想法的加起來,就是十家,每家有四五個產品經理,就是四五十個人在做音樂行業。而因為一開始就要考慮版權,新創團隊的進入門檻太高,沒有更多的人去投身行業,會導致中國音樂行業不能有新的好點子,大家一直侷限於流媒體的簡單功能。

對創業公司來說導致進入門檻高的版權問題同樣是網易云音樂的問題。王磊介紹網易云音樂有非常大的一筆支出是版權租用的預付,也有極少數是買斷的。「我自己從事音樂行業很多年,如果有一些互聯網在現在有經濟能力,能夠回饋音樂人和唱片公司的話,我也願意做這樣的事情,只是希望這個事情不要太離譜,現在來說這個版權的價格是畸形的。」

2、找不到人

在做雲音樂的過程中,王磊深感音樂行業更缺乏人才。找一個文藝青年,他可以給你從莫札特講到赫本,但事情卻做不了,這個行業裡面找到懂音樂又懂互聯網,有思維又願意踏踏實實做事是特別難找的,不是說薪水的高低,對於網易來說可能薪水上還有一點競爭力,但依舊是在招人和找人的時候成為他們特別頭疼的問題。

3、版權監控未解決

在面向用戶收費的政策真正到來之前,還有版權監控沒有被解決,這對每年花千萬級人民幣去買版權並寄望於政府政策的公司並不公平。但相比房地產、航空運輸什麼的,音樂產業對政府來說體量太小,政策落地慢,這成為了音樂行業創業公司的困惑之一。

  • 新硬體可能是音樂行業接下來的一大方向

整場活動下來我們看到不只有流媒體為主的討論,還有好幾位嘉賓都在會場上表現出硬體對音樂產業、消費場景改變的厚望。

已經發布了 VOW 耳機的陳戈希望用互聯網耳機的銷售幫助音樂人,他認為在互聯網時代音樂行業有希望從「管道為王回歸到以音樂人為核心」的狀態。

而 QQ 音樂的多終端合作部門正在和中國一個比較大的房地產公司聯合做計劃,對方要推出一個 40 平米左右的智能小公寓,他們就用智能家居的方式讓用戶進入房間的時候訊息就被傳輸,根據身體的狀態、需要的音樂以恰當的節奏,恰當的形式推出,他們還打算和衛浴廠商合作,讓用戶在洗澡的時候有唱歌習慣的人得到滿足。在這裡 QPlay 這樣的軟體服務就需要硬體做載體。

Amazon 則希望用設備 + 服務的概念去推動數位音樂的消費,認為會有越來越多的硬體廠商加入到設備 + 服務的模式上來。陳曦就已經在做這方面的內容,除了為商家提供的公播解決方案上包含硬體外,他們還打算在今年推出音樂盒子以擴展場景:在用戶開車的過程中,盒子可以根據車速去推送音樂;而商家不需要電腦,因為商家的終端往往和財務掛鉤,而單獨的一個盒子播放音樂會更合適。

從各家的觀點來看,硬體除了可以更容易地引出現金流,還可以去服務一些之前未被滿足到的場景。而除了硬體,大部分的嘉賓還是希望去探索音樂是否可社交。除了有網易云音樂希望以人為精度做音樂社交產品外,Pogo 看演出希望幫助演出現場的線下社交,讓同一場演出的觀眾可以先聊起來,在產品上可以發照片和私信。陳戈則希望用一個社交溝通產品將明星和粉絲連接起來。

  • 想得再遠一點:商業模式將回歸到音樂人本身

在施凱文看來,傳統的歌曲 CD 發行以及培養藝人的方式基本都沒戲了。未來需要有新的音樂生產方式,以前是出專輯,找製作人,編曲寫曲,而未來行業有可能藉鑑大數據,借鑒國外的方式做批量生產內容,不過音樂創意在國內可能還不是一個很樂觀的方向。而陳戈現在在考慮的是怎麼讓音樂人通過互聯網賺錢。對於很多音樂人來說,他們的音樂雖然被搬到網上,但依舊沒有生意在那,未來這個現狀會被打破。這可能帶來幾個趨勢:

1、音樂人將擁有自己的產品、服務、品牌

碧昂斯在家錄歌然​​後直接到 iTunes 上售賣從一部分說明了整個音樂行業將因為科技又再次回到了以音樂人、藝人為中心,音樂人將擁有自己線上線下的所有產品、服務和品牌,即除了賣演唱會,賣唱片,Lady Gaga 還可能售賣周邊、設備以及線上的卡通表情。

2、音樂人將去中介化

就已經有影響力的音樂人可以在網上通過社交網絡隨時發起、銷售產品或服務,這意味著音樂人可以 24 小時和粉絲在一起。在陳戈看來,互聯網顛覆了過去的中間渠道,讓音樂人有去中介化的趨勢。而上述產品因為是他們擁有的,音樂人可能獲得 50% 以上的銷售收入。

3、 隨著成本和效率的變化,音樂能夠創造原本沒有的商業模式

在原子世界中有很多音樂人是沒有商業模式的,但因為上面所造成的成本和效率的變化,他們有機會形成新的商業模式。對於那些更小眾的樂隊來說,去中介化之後的互聯網就是一個搭建好了的平台,他們原本要賣唱片,但考慮到中間環節的成本很可能就沒有唱片公司願意給他們做產品了。而未來一個樂隊賣唱片,100 萬的收入中刨去 20 萬成本,毛利還有 80 萬。

一切等風來吧。

延伸閱讀:

專訪矽谷音樂科技公司 Positive Grid,「無重音箱」收服全球百萬音樂人的心

設計師專屬神器:鍵盤功能任意設、外型自由組

(轉載自合作媒體《36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