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on Wade 早年是個連親吻經驗都沒有的書呆子,現在卻建立了備受爭議的線上約會帝國。他認為由男性付錢換得和女性約會及伴侶關係,沒什麼大不了。Wade 甚至支持「賄賂」女性。

Wade 最為人所知的事蹟是建立 SeekingArrangement.com 這個網站,安排「慷慨付錢的」男性和願意收錢的女性彼此約會。

他不僅是公關高手,也善於口耳相傳的行銷手法。從《紐約時報》到《花花公子》,編輯們就是無法抗拒 Wade 大言不慚連結性與金錢的宣傳短片。

目前他的約會帝國加上去年九月開設的網站,共計有 5 個主要網站。Carrot Dating 是一款提供男性賄賂女性以換取約會的應用程式,賄賂的項目從巧克力到珠寶皆有。Wade 相信這是男女雙方用幽默展開關係的一種方式。

Business Insider》訪問 Wade 時,他告訴我們當初如何接觸付費約會,也談及因為害羞導致多年無法和女性對談、卻在之後遇到他太太的經過。Wade 也提供一些早年的私人照片來說明自己的故事。

  • Wade 的個人經歷,以及他為何要創造這些約會網站、App

Brandon 為新登場的應用程式 Carrot Dating 拍攝照片

他告訴《Business Insider》,1990 年代在 MIT 求學時,「我簡直就是個書呆子。」

「小時候我是個孤單、害羞、有社會適應問題的人,長大後也依然孤單。這就是我,不折不扣的書呆子。

我媽媽看我不順眼,於是她要我專注在我的目標上:認真念書。因為如果往後事業有成、有了錢,約會就不成問題。我聽了我媽媽的話,事實也的確如她所言。」

「我進入 MIT 念物理,1993 年畢業時拿了 MIT 物理學士學位,1995 年拿到史隆管理學院的 MBA。」

或許有讀者覺得噁心,但 Wade 會用這種奇特方式經營自己的私人生活和創業有其原因:

他寫道:「我一直很害羞,我記得有次問我爸爸為什麼我沒有勇氣,當面約我喜歡的女孩出去。

我爸爸說是因為我害怕拒絕,被拒絕的恐懼讓我離自己喜歡的女生遠遠的。他鼓勵我試試看,也告訴我即使最後把自己搞得像個笨蛋也沒關係,因為最糟就是這樣了,沒有什麼好害怕。」

「有一天我鼓足了勇氣走向她,卻在她面前跌倒。我本來想說我通常很害羞,但還是想親口對她說她是個美麗的女孩,不過實際上那天我只說了『我很害羞』。」

 Brandon 的父母和妻子

「我的初吻是 21 歲還在念 MIT 的時候,初吻之後的一切都很可怕。」

「我曾經加入一個約會網站和一個很老派的約會代辦,他們給我看了其他人的錄影帶,我再決定是否要和她們約會。問題是我真的超級乏味又無趣。」

Wade 最早是軟體工程師,之後搬到紐約擔任 Booz Allen 的顧問,再加入 GE 擔任科技基礎建設經理。

後來他開創了以性換錢的帝國,旗下包括 Miss Travel.com(徵伴遊)、SeekingArrangement.com(求包養)、Seekingmillionaire.com(找多金的單身乾爹)、WhatsYourPrice.com(競標約會)

 

● SeekingArrangement

「我決定開始 Seeking Arrangement 的營運。」

「在這裡男人慷慨付錢、女人備受寵愛。男女比例是 1 比 10。其他的約會網站往往是男多於女。」

Wade 的網站創造了 10 萬個凱子爹。

SeekingArrangement 在全球有超過 270 萬個會員擁有 10 種語言的版本,亞洲就有中、日、韓。

超過 1 百萬名大學生註冊,Wade 告訴我們學生開銷增加,求包養的註冊人數也會越多。2013 年該網站的學生註冊人數有 54% 的成長,他們占了整個 Sugar Baby 網站會員數的 42% 以上。

這就是為什麼 SeekingArrangement 的廣告像這個樣子。

 

● Seeking Millionaire

專為單身者打造的新網站 Seeking Millionaire。

「SeekingArrangement 媒介任何形式的包養,即使是已婚男士也可參與。有些會員向我們反映『我最不想碰結了婚的男人。』所以這就像是百萬富豪的配對,只有單身者可以參與。但這個網站明顯不如 SeekingArrangement 受歡迎,這點倒是出乎我們意料之外。」

自從離開 MIT 之後,Wade 花很多心力經營自己。

「在 SeekingArrangement 上,40% 是已婚男士,平均年齡 39 歲,平均收入 20 萬美元,身價粗估 5 百萬美元。這些男性每個月約花費 3 千美元討好被包養的女性。」 

● Miss Travel

2013 年 Wade 創立了 MissTravel.com:「我們今天下午已經有 2 萬個會員註冊。」

「會有這個網站是因為我愛旅行,這也是很多人墜入愛河的方式,像我就會和我當時的女友,也就是現在的太太旅行。」

在 MissTravel 上,男性刊登廣告徵求伴遊——只要他們願意支付機票和旅館費用。

 Wade 在工作場合遇到太太 Tanya。「當時她正為一個工作面試,現在她和我一起工作,我們在 2012 年 2 月 2 日結婚。」

 「我認為所有的關係都由很表面的東西開始。」

「人類都被基因和賀爾蒙所控制,男性就是看中視覺,這也是為什麼女性上傳暴露且能展現身材的照片。」

「女性看待一個男性,取決於他是否事業有成,以及他的工作類型和賺錢數量 … … 我覺得剛開始用這些元素去吸引異性沒甚麼大不了的。」

● WhatsYourPrice 

在 WhatsYourPrice.com 上,男性競標和女性約會:「平均來說,一個約會的價格在 80 美元左右。」

 網站營運之初,《Gawker》批評它「無異於賣淫」。

Wade 網站總共只由 18 位員工管理。

「我有 12 個員工加上在烏克蘭有個 6 人小組,他們負責一些發展和支援工作,每一張照片都必須獲得許可,我們藉此抓到伴遊業者利用這個網站牟利。」

  • 別人說這是賣淫,Wade 不以為然並分享他怎麼防堵真賣淫進入

Wade 防堵妓女利用他的網站。

「我們利用 Google 影像 API(能夠測照片是否被複製的軟體),也會仔細閱讀會員在個人資料填寫的內容。」

這是值得的:「Seeking Arrangement 的年收益將近 1 千萬美元,是我們最大的網站。」

 

 為什麼這不是賣淫?

「因為這是一段關係,不能因為一段關係裡有金錢交換就代表這是賣淫。我媽媽是家庭主婦,她固定從我爸爸那裡獲得零用金;其他人也會用禮物、購物、spa 去寵溺自己的女友。」

● Carrot Dating

他對 Carrot Dating 的賄賂本質直言不諱,他如此描述這個應用程式:

「Carrot Dating 是第一個結合約會和賄賂的應用程式 … … 如果在 Carrot Dating 上想要賄賂某人,而她也接受了,你的第一個約會就這麼搞定。」

Wade 認為在一段關係註明金錢交換會越來越正常。

「這個國家目前有很大的分歧,戰後嬰兒潮那個世代的人以嚴苛的標準看待這個發展。我聽說有位女性在電視上批評這個網站,隔天晚上她和女兒吃晚餐。女兒對她說,媽媽我所有的朋友都這麼做,妳活在一個不同的世代。戰後嬰兒潮這一世代離開後,新的世代成長,他們會更坦然接受這樣的事情。」

Brandon 和 Tanya 今年慶祝兩周年的結婚紀念日。

延伸閱讀:

喜歡卻不敢搭訕附近的異性?約會 App Tinder 讓你默默表達情意
社交 App 田野調查:噘嘴和爆乳才是男人的最愛
「男女寂寞市場」正夯,但交友 App 這樣做才會賺 

(資料、圖片來源:《Business Ins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