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校的時候,這位開發者 Daniel Tomlinson 絕對不屬於受歡迎的那群孩子,他在學校被排擠的程度嚴重到讓他想自我了斷,可是自從學習 Coding 後,竟然從此改變他的灰暗人生。以下文字以作者第一人稱撰寫。

  • 因為肥胖在學校被同學、老師取笑

從六歲的時候,我就每晚幾乎都是哭著入睡,從一年級開始,我的學校生活就過得很困難,倒也不是因為功課跟不上的關係,而是在學校總是無法與團體融入。比起在下課在操場玩,我喜歡獨自看書或是研究小東西,但不幸的是,這也讓我成為罷凌的目標。

十歲的時候,因為圓滾滾的體型成為班上的笑點,各式各樣以肥胖衍生出來的笑話,就變成我的惡夢,例如同學會鼓譟地問:嘿!Dan,你剛剛坐在地上嗎?那邊有個印子,你一定有放屁齁?

隨即這個笑話也就理所當然的傳遍全班,但是連老師也加入這場挖苦的行列,老師要我把全班的窗戶都打開,於是我頂著全班嘲諷的眼光還有無情的玩笑,聽話照做。這類的事件深深傷害我的心靈,連本來應該保護學生的人也加入罷凌我的行列,而且不斷發生。

其實也不是總是這麼糟糕,一年級的時候我還是有些朋友的,而且大部分時間其實都還算開心,學校課業對我來講不難,而且我總是對於還沒學習過的事物保持高度好奇心,但自從轉學後,適應新環境就開始變成大問題,接下來的一年,簡直可以用地獄來形容。

一開始有幾個學生開始用我的體重幫我取綽號,我也只能假裝沒聽到,接下來胖子或是大摳呆就變成我在班上的代名詞,那些人用嘲諷的聲音對我大喊,喂!胖子別跳啦!地震啦!

我當時幼小的心靈一點都不理解他們為何要這樣對我,所以我開始責怪一定是自己哪裡做錯了,也曾嘗試著與這些人坐朋友,但總以失敗告終。又過了一年,我的同學們開始對我使用肢體霸凌,我嘗試向師長求助,當然他們什麼忙也不幫。

我曾寫封信去告發霸凌我的這些人,然後僅獲得短暫的喘息時間,但他們馬上又故態復萌,然後我便完全放棄信任這個教育系統能給我任何實質幫助了,但那些人倒是沒放棄任何一次欺負我以滿足他們自我膨脹的機會。

當我的父母終於發現這些事情後,他們嘗試跟老師會談,他們當時特地與校方約定時間會談,當他們解釋完狀況後,校方只淡淡的回應:這個會議結束了,請你們離開。

這樣的狀況發生了好幾次,當我們嘗試向校方求援時,總是船過水無痕;向當地議會申訴,他們保證的回電也只是說說而已。剛開始的第一年,我還會期望情況會好轉,我還是可以享有跟一般人一樣的快樂童年以供日後回憶。當然事情絕對沒有這麼好康,好像我還不夠慘一樣,接下來我開始帶眼鏡了,而且一年換了 8 副,不是被丟過圍籬、就是被從臉上扯下來、丟到車底壓碎、直接踩爛,各種方式都有。

所以我開始轉向上帝,只有祂才會回應禱告展現奇蹟,我每天虔誠禱告、祈求、質問上帝,但是一點幫助都沒有,甚至讓我走到了自殺的邊緣。於是,我開始變得有暴力傾向,有陣子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怒氣,當然這說起來一點都不值得驕傲,但是這部份的自我也是生命經驗的一部分,暴力無法解決任何問題,他只能為情緒帶來短暫發洩,可是對於解決實質問題卻一點幫助都沒有。

某次從學校騎腳踏車回家時,有個人將我推倒,我聽到他在大笑的同時,憤怒在我內心爆炸,我拾起一根樹幹劈頭就往他頭上砸,如果當時再靠近一吋,他的眼睛很可能就會被我打瞎,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以暴力反擊別人。 我記得當下有種終於自由的感覺,好像得到了某種可以解決現況的方法,因為在學校我總是被欺負的那個,而他們教導學生為自己挺身而出是錯誤的,應該要服從讓自己備受傷害。

  • 在人生最黑暗的時刻,Coding 救了他

但在最黑暗的時刻,我長久以來秉持的研究興趣,讓我發現了寫程式這個由邏輯與創意建構的興趣。當初完全是意外,我只是對於放在餐廳中的那個大黑盒子感到好奇,進而發現背後的運作系統是多麼令人著迷。程式就像是悲慘世界裡的一線生機,讓我擁有空間與能力,得以建構自己的程式世界,這也讓我開始結識一些有生以來最棒的朋友,他們會在我情緒低落時聽我訴苦、提供意見,並且以平等的身分與我相處。

透過寫程式,我終於有地方能夠發洩內心中的悲憤,並且讓我在建構的過程中感到真正的快樂與滿足,我也從此培養了組裝東西的畢生興趣,看著別人天天使用我製作的東西,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

寫程式也讓我得以學到更多東西,因為透過寫程式,可應證數學與物理的理論基礎,至於 Debug 更讓我清楚了解如何運用邏輯思考,並且在遇到困難時繼續堅持下去,程式更讓我學到團隊合作的重要性,而不是遇到事情只以憤怒情緒做回應。在學校中,我還是被不斷的欺負,但是寫程式讓我得以將這些鳥事忘卻,並且專心的完成自己手上的認識,程式的邏輯世界拯救了我。

我愛它依照規範運作,不會有突如其來的意外,也不會突然短路秀逗。在學校中我還是被霸凌的對象,那些夜裡睡不著的時光十分漫長而且永遠不能被原諒,有時候我仍希望這一切的不幸能有個結束,但至少我知道有群人是真正支持我,不會只給予憐憫,或是跟我講些無關緊要的安慰話,讓我停止傷害自己,也讓我在中學時就算遭受更嚴重的霸凌也能夠支撐下去。

在中學時期,我幾乎每天都被毆打以及言語汙辱,也記得每天早上醒來,只要一想到要去學校,總是會不自覺顫抖,甚至無法動彈,不想起床面對現實人生,或是乾脆裝病不去學校。

某次我被人拿著棍棒追趕,只因為我不同意他們的意見,如此而已,學校對於這樣的暴力事件完全沒有任何作為,他們怎麼可以這樣? 學校無法有效規範或處罰施加暴力在我身上的學生,那些學生的父母也沒有負起該有的教育責任。

他們惡劣的行為甚至讓我甚至開始討厭起自己的名字,只因為每當他們提起,接下來就是無止盡的嘲笑,他們當然不會在意我是以我的祖父命名的,只覺得那聽起來很娘。這當然影響到我的學業,在一年內因為長期缺課,還有情緒影響,我從優等生變成在及格邊緣徘徊,雖然沒有真正被當掉,但若除去這些外界影響,我的學習效果不會這麼差。直到中學最後一年,終於有些了不起的老師開始幫助我,他們不論是在課業或是處境上都給予我許多指引,對此我深表感激。

現在我 17 歲,當別人聽到我過往的學校生活,他們總會問:如果可以,你希望過往的生活有些什麼改變?我的答案則是,沒有。因為過去的經驗塑造了今日的我,一個願意為了弱者站出來的人;一個願意竭盡所能改善他人生活,以及提供必要幫助的人。

程式將我從慘淡學業生活中拯救出來,加上身邊家人朋友教導我被霸凌並非我的錯,未來仍然值得期待,這所帶來的重要性真的無可言喻。從開始 Coding 到現在已屆 10 年,我認識了各行各業的朋友,參與了許多很酷的工作計畫,贏得獎項並在全國四處旅行,認識新的人或是參加研討會。這些都讓我的自信慢慢增加,且結交到更多傑出的朋友。

自從有了 Coding 後我的生活到達一個前所未有的新境界,從事著自己喜愛的工作,也致力開發出更實用的程式給大眾,我非常期待這樣的生活會將我帶領到未來的何方,也期待未來工作上能結識更多的新朋友與新挑戰。

現在我也有機會能夠幫助那些和我同樣都被霸凌的人,這真的是一股該停止的歪風,且不只是在學校,工作場合與社會上的霸凌行為都該抑止。其實霸凌存在在生活中的每一個角落,大眾對霸凌還有許多錯誤的認知,這也是我極力參與的事情。

 延伸閱讀:

籃球員也會 Coding!NBA 巨星 Chris Bosh 告訴你,Coding 如何影響他的一生

大家都說要學 Coding,但我該先從哪種程式語言下手?

想學程式設計,你怎麼能錯過這 31 個學 Coding 的網站

(資料來源;圖片來源:Guard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