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一個人選擇了平庸,大多是因為恐懼」——《36kr》專訪新生代天使投資人

本文為《36kr》專訪騰訊生活電商部前總經理戴誌康,談戴誌康一路的創業過程、投資心得和獨一無二的創業家精神。以下文字為《36kr》專訪全文。

「事到如今我還是對自己如此的自戀。」這話說完他自己都笑了。週末下午,戴誌康穿著他略標誌性的藍白色短袖衫,在咖啡店里和我們邊嗑著瓜子邊聊天。 這種在教堂附近咖啡店待著的周末被他戲稱為「做禮拜」,和我們聊完天后他還會像往常那樣,以天使投資人的身份和不同團隊繼續聊上幾小時。

  • 從騰訊離職,專心做天使投資

今年過完春節,戴誌康開始辦理從騰訊離職的手續,一切只為了提前兩年出來專心做天使投資。「我覺得創業者能在大公司保持亢奮狀態待 3 年挺不容易的,」在結束騰訊的工作之前,唯一曾讓他稍微想了想的,是他已經放棄的騰訊股票,暫時價值 7000 萬人民幣。

戴誌康開玩笑說他生活花不了什麼錢,唯一花錢的地方就是「瞎投計劃」。 從財務上看他好像真是這樣:在知道北京房價會瘋漲的情況下,04 年的戴誌康在賺到人生的第一個 200 萬,這筆錢他後來扔出 100 萬投了兩個項目,剩下的錢為了爽,買了輛 X5。 當時他就自信自己賺錢的速度要比買房升值快。 這兩個項目後來有一個成了他目前唯一掛了的投資項目,另一個則在幾年後為他帶來了 1000 倍的回報。

當別人對上面的數字說 wow 的時候,卻不知道這些傳奇在當事人心裡其實不是什麼,他甚至都想不起 50 萬變 5 億後的感覺是什麼。 戴誌康這個名字總有大數字陪伴:1000 倍的回報、放棄的 7000 萬人民幣的股票、Discuz! 被騰訊數千萬美元收購 …… 但當我們問他為什麼要做投資的時候,戴誌康想到的卻很小 —— 從小時候的自我 Pivot 講起。 如果沒有這些 Pivot,他猜自己現在會是某個大公司的技術總監,或是那種一切按部就班的「傻鳥」,大概沒機會像現在這樣做天使投資。

  • 成為「學習是唯一出路」主流觀念下的失敗者

就像很多好學生曾經幻想過的,「如果一開始成績不這麼好,我現在就不用背負著別人的期望一直要考好了。」初中時戴誌康就遇過這樣的困境。 從他的回憶來看,戴誌康小時候已經足夠成人化,“好學生變壞”的經歷讓他想了很多別人可能長大了也沒想清楚的事。 上初中後因為迷上寫程序,學習成績下滑的難看程度讓他成為「學習是唯一出路」主流觀念中的失敗者。

「我記得有次上學有個同學和他媽走在我後面,然後我就听到那同學他媽說以後就不要跟戴誌康玩了,一玩就被他帶壞了,簡直跟傳染病一樣。我當時就想走快一點,但背後的聲音就是去不掉,老傷自尊了……在 90 年代,學習是唯一的,沒人知道 Bill Gates,我也覺得考不上大學就啥也不是,人生就充滿悲催和苦難。你可以把我當時理解成社會的那種失敗者——沒有自信,別人還鄙視他,把他當反面教材。」

在大學當老師的父母老說他考不上大學就沒有前途,讓戴誌康開始思考考上大學是為了啥。「還不是為了找個好工作,養活自己。那時候好工作叫鐵飯碗,我就想自己能造一個飯碗是不是就不用管那個鐵飯碗了。」這是初中的戴誌康「創業」的開始。

一開始便是盜版。 當年在大學裡的戴誌康家算很先進,電腦有光驅,每年戴誌康都會去買點盜版光盤。 而在校園裡,大學生有學習娛樂需求,他就開始跑到學生宿舍門口貼張紙,列出軟體清單。 學生有需求就打他家電話短號「804」,然後他就按需求拷貝,每天蹬著單車去送貨。95、96 年,這門生意讓他在一個月內掙了七八十塊人民幣(相當於現在的四五百塊人民幣),但開心過後戴誌康發現,這事沒什麼技術含量,純體力活,不如把自己的知識化為金錢,他開始 Pivot。

  • 從工作中體會到靠體力不如靠腦力

第一次自我實現的企圖沒有成功。 當年戴誌康已經在寫點「小破軟體」,他想著乾脆就賣自己的軟體,理想中這樣的知識財富應該要比盜版的賣得貴。 但等他將自己研究的殺毒、破解、輸入法小軟體變成門口紙上的「頭條」,結果卻是沒有人鳥。 特別沮喪 —— 他發現自己的喜好賺不了錢。 回頭繼續拷貝嗎?

正在糾結要不要回頭做「專心讀書考試背書」的好學生時,他偶然看到了電腦雜誌。放下雜誌,戴誌康覺得自己完全有能力投稿,造飯碗的心又出來了,將自己之前寫軟體的思路寫出來投稿。

第一次投稿時他還給編輯寫信,說如果有幸發表,這事對他會是重大改變,甚至改變一生。 這篇後來在他看起來其實也不怎麼樣的投稿發表了,當時就賺了兩百多塊錢。 往後,戴誌康開始每週寫一篇文章,發表率穩定在每 4 篇發表 3 篇的狀態。 就這樣,96 年戴誌康靠稿費得來的月收入已經小康。 八百多塊人民幣的收入給了他兩個想法:還是腦力勞動比較可靠;學習沒用。

那一年,讀了倆碩士一博士、在大學做教書匠的老爸,和老媽兩人的工資加起來才 1000 多塊,戴誌康總算靠自己賺到飯碗讓腰桿硬起來了。 在選擇學習和 Coding 反覆糾結後,戴誌康最終在這場兩三年的憋屈中得到釋放——「去你媽的,我要按自己的方式活」! 這段被他稱作人生重要轉折點的經歷,讓他最終選擇不迎合別人、或者說是不去迎合世俗的價值觀。

  • 戴誌康:偏執狂不是說要特別另類,而是無懼

感覺到做論壇沒前途,正是在起點的時候,當時戴誌康還在一個人做 Discuz!,剛開始要收費。 一說要賺錢,周圍又是眾叛親離的感覺,「感覺唾沫都要把我給淹死了」。 軟體不僅沒賣出去,還剛發布就被人盜版了,立馬變免費。

當時 Discuz! 的競爭對手有兩個,一個叫動網,一個是國外的產品。 那個時候大家都覺得動網就是一個標準,功能非常多,連賽馬什麼的都有。「動網做得比較大,團隊有十幾個人,我只有一個人,然後我每天就像跟屁蟲一樣抄他們的功能,結果我就發現這也是一條死路。人家一個月做 30 個功能,我一個月就做 5 個。人家是團隊嘛,它能賣出去錢,我賣不出去。我一點優勢都沒有,差距反而越來越大了。」

和更年輕的時候一樣,戴誌康偏執狂的一面又出來了。 戴誌康知道這事理性分析的結果就是沒前途。 正常來講通常的路子也是放棄,因為中國的知識產權環境和商業環境都不可能按照自己的意願去改變,反盜版是無望的,和競爭對手這麼競爭下去也是走死的。

但後來一想既然都走到這了,就接著往前走吧,管它將來怎麼樣。戴誌康當時想的是,如果小時候那個轉折點自己選擇了接受恐懼,自己就會變得很平庸。 如果這時候栽在了這個就更高了一點的恐懼,那或許就意味著自己的直面恐懼的高度就這麼多,以後再遇到這個級別的事,他估計又得倒了。 就為了這他也要試一試。

想清楚自己的 Coding 優勢

戴誌康特別受不了人罵,為了避免在網上看到別人罵收費的事情他在憋著找出路的時候把網都給停了。 世界清靜了,他也靜下心來去想自己的優勢是什麼,「我看了他們(對手)的程式碼,亂七八糟,一看就是低級 Coder 寫的」,想來想去,自己的優勢在算法和數據結構。

「功能比不過你,我就比快嘛,然後我就推倒重寫了。重寫了一遍,功能沒啥功能,就跟帖發帖回帖。」

測試結果出來,動網的論壇用兩台服務器抗不住一個論壇,新的 Discuz! 是一台服務器能抗衡。「我就跟客戶說,你現在這論壇很大,每天晚上都很卡很慢,然後用的兩台服務器,服務器租一年要兩三萬塊錢吧。你花兩千塊錢買我這個,再也不會慢不會卡,而且還省你一台服務器。拿兩千換 3 萬,多值,而且再也不會掛了,掛了我賠你 10 倍。」

Discuz! 第一批用戶都是大用戶,那時候什麼是大用戶呢 —— 海外黃色網站。它們不需要其他功能,快就行。 因為這些網站已經有盈利模式,能賺錢,不盜版。“我們就迅速席捲了整個成人市場,然後那些逛網站的站長就會看到,想說怎麼一個個網站都換成 discuz 的了,問了之後又發現用了我服務的全都說我好,確實是又省錢又快、穩定。”

很快戴誌康就想明白了,論壇用戶本質就是要穩定和快,不需要這麼多功能,用得舒坦就完了。 後來產品主打點就是靠譜,轉眼間就成了新的論壇標準。 銷售收入什麼的也都轉起來了。

回頭看看創業和更早的經歷,戴誌康會發現自己每次到做不下去的時候,都會先選擇把想要的給堅持下來,然後再在這個基礎上找一個轉折的方向方法。 而不是很多人的處事邏輯:這件事我的方式沒達到目標,不然就別乾了。

  • 這些事跟做投資有什麼關聯呢?

「轉折」是成功創業家的關鍵

這個問題戴誌康答得特認真。 「創業其實是一個改變人生命運的重大選擇,創業者從創業開始到創業結束能不能改變他的人生,這本身是有很多變數的。變數的關鍵點就是在轉折上,創業是有很多轉折點的。我的很多投資對象是什麼呢?他已經選擇了創業,但做得一直不好,其實我覺得他們就是缺了一個轉折點。那個轉折點說起來也容易,但也很難。

「我自己爬出來就花了很大的勇氣,如果有人踢他一腳或拉他一把,創業者是很容易實現轉型的。我投的公司 絕大多數都是換了業務的,換了業務、換了方向,更重要的是創辦人換了心態。 我覺得我似乎有一種幫人達成轉折的能力。因為我能夠幫助自己去轉折,所以我知道自己大概能怎樣去幫別人轉折。」

戴誌康是挺另類的天使投資人,從開始到現在看案子的邏輯和大部分投資人很不一樣——沒有太成形的規則方法,100% 是看人。 「無懼」是他眼中很基本的素質,如果創業者在選擇堅持現狀還是 Pivot 的這個節點上是基於恐懼、外物決策的,就很可怕。

「我們為什麼會喪失選擇能力,是因為外物的牽絆造成了恐懼。人如果都『理性分析』,那很多決策就做不了。比如人就不應該從大公司出來,因為他創業的成敗不確定,然後還損失了很多股票。這表面上是用分析的方式做決策,但這背後就是怕。」

「轉折點通常就是由恐懼造成的,但最終一個人選擇了平庸大都也是因為恐懼。但如果你打破恐懼,就邁出了一步。至於做什麼都不重要,因為他不怕了,他能戰勝自己,這就是創業者需要的基本素質。可能戴誌康很喜歡買酸奶,他打了個比方—— 克服恐懼就像是買酸奶,成功賺了錢就是買酸奶額外送的餅乾,不管送不送餅乾我都是要買酸奶的。

他第一次投資的是 08 年博雅(也就是後來帶來 1000 倍回報的公司),投這公司主要是因為覺得博雅 CEO 張偉這人有點意思,很像當年的自己。「他那公司做得不好,你說他不怕吧他也怕,但他堅持做了 8 年,公司從 30 人變成 4、5 個人。人那麼失敗還看不到恐懼,我就覺得看到當年的自己了,只是做的事不靠譜,就缺個方向。」那時候的戴誌康早就沒什麼恐懼,資產有 200 萬就開始投公司。「因為我有這種感覺,我很自戀的,之前這麼大的恐懼都過來了,有了錢又不能幹嘛,花了過一會就回來了。」

作為投資人,居然也沒怎麼想過回報。「這些事情是算不了的,你想回報就乾不了了,就怕了。我不了解天使投資規則,了解太多就嗝屁了。我投資就是看人不看事,看事永遠看死在裡頭。」

從 08 年到現在,戴誌康投了十幾個項目,其中死了 1 個、退出(上市或併購)了 4 個,還在成長路上的包括辣媽幫、魔漫、在路上、火幣網等。 但其實現在看著挺亮的很多項目當初並不符合常規優秀創業者的標準。

創業家需要伯樂去發現他

「中國的創業者肯定是太少了而不是太多了,我作為一個創業者我是自己把自己造出來的,但很多創業者他實際上需要的就是伯樂去發現他。我投的那些公司都沒人投,真沒人投。我投了幾百萬他們都挺 High 的。」創業走的彎路是可以被「掰直」的。在投資後,公司的大多數轉型是他去驅動的。 他的投資邏輯是「你人可靠,可以幫你轉到可靠的趨勢上;不會看好一個趨勢才去投,那是投了之後的事情。」

而和以前拷盜版碟、做論壇的時候一樣,戴誌康依舊不喜歡「體力活」。 不管是在騰訊還是做投資,他發現自己就是擅長從 0 到 1,把項目或創業者給造出來。 在他看來,如果你為這個社會製造出更多的創業者,你能把不合格的創業者變成合格的創業者,那就是在種樹(好歹得動腦子想想怎麼種可以讓種子有合適的狀態和未來)。 而 VC 或者用通用標準看項目的,更多是在價值創造之後摘果子,是「體力活」。

瓜子吃完了,我問戴誌康放棄股票提前從大公司出來的這兩年到底有什麼目標。 他想了一下下,「能幹活的時候多弄出幾個優秀的創業者出來吧,我自戀嘛,我知道肯定不會少的」

後記:

戴誌康說當年管公司招募為了學會看人,研究了好多心理學、九型人格、算命。 下次你見到他,說不定他還會給你看一下八字,然後鼓勵你說你會很厲害。 當然他也很可能會在和你談話後指出你可能存在的問題。

作為天使投資人,他認為應該挖掘的不是自己發現的能力,而是把自己變成「燈」,自然地吸引「蚊子」;他喜歡那種可以自我意識到問題並調整的人,跟程式自動修 Bug 一樣。

接下來,33 歲的他將專心做投資,未來可能會做個基金。

延伸閱讀:

小心!這 14 種「假天使投資人」會破壞你的創業心血

投資報酬率最高的創業家必修課:讀完這 27 本好書!

有朋友找你投資,先考他這 12 個問題吧

(轉載自合作媒體《36kr》)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