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利鼓勵創新?美國知名工程師:「狗屎」

原文作者 Jon Evans 為美國科技媒體《TechCrunch》專欄作家與軟體工程師。擁有電機工程學位,參與計畫從手機 App 到上億的資產配置服務系統都有。Evans 曾出版小說,被譯為多國語言,受到美國 Times、Economist、Washington Post 等各大媒體的推崇。他認為,專利之所以這麼受到美國憲法所保護,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促進美國的科學以及實用藝術的發展。但當來到了軟體產業時,你很難想像得到比現在更糟糕的系統了。

大家都知道這件事情,而且多數人都會大方的承認這個事實,但卻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做點事情來改變它,就算最高法庭最後有可能願意給予例外的待遇。沒有人有足夠的動機去改變這個,會傷害每個人一點點,卻大大有利於那幾家大企業的差勁系統。就算是那些會受益於激烈改革的人們,也都因為長期被現狀所傷害,導致他們現在對於改變有種非理性的恐懼感。

因此,整個專利戰爭就爆發開來了:「專利戰爭核武化:微軟、Apple 合資的 Rockstar 對 Google 提告」、「Google 提出控告,以保護 Android 裝置製造商不掉入 Apple 的專利地獄

而且這還繼續惡化下去:「Apple 在法庭大勝 Samsung」、「Google 免費送到廣告商所在地點服務取得專利」、「法院:Google 侵犯專利,罰 1.3% 的 AdWords 營收」、「Intellectual Ventures 與 Motorola 進行第一場專利官司」。

等等等,這類事件多到沒法一一列舉。而令人一則一喜一則以憂的是(當然憂的可能比較多),美國的專利系統正影響、感染著美國在全世界的合作夥伴。

確實,最近這個狀況是有一些改進。 美國眾議院通過了「創新法案」,這個法案理論上來說是「為了解決專利巨人問題所設計的」。有總是比沒有好,但前提是它要能通過參議院那一關。但說真的,我們不能再自欺欺人了。軟體專利的問題並不是因為有專利巨人才開始,也不會隨著專利巨人的倒下就結束。軟體專利從根本上來說就是有害的。

美國政經雜誌《Slate》的作家 Matthew Yglesias 這麼表示:

問題在於我們現在申請了太多的專利,結果把整個產業的精力都拿去訴訟、協調,而非創新… … 對於快速成長中的電子產業,專利根本沒有用,而且越多的專利只會帶來比創新要多太多的訴訟問題而已… … 幾乎在任何的經濟區塊上,政治家們都不曾說過想要增加促進壟斷並且減少競爭,但這就是最近這次專利改革真正的意圖。美國需要好好思考一下,該如何在不傷及其他經濟區塊的狀況下,降低這種有害的壟斷。

那麼,現行的專利制度有為社會大眾帶來任何好處嗎?呃,根本沒有。那要是沒有這些專利系統,會不會有些極端重要的軟體秘密就這樣被一些孤芳自賞的小群體給隱瞞了好幾世代呢?

給你個小提示:我是個軟體工程師而我在打出最後這句話的時候簡直無法不笑出來。我想是 有可能 會有個什麼陰沈的天才可以寫出一個世界上沒有任何其他團隊寫得出的軟體。但這在我看來簡直是太不可能了──特別是當你看見現在有多少人在為了同一個專利打官司的時候,你就知道,要寫出一樣的東西是一件多麼容易發生的事。

有些人會說,專利保護新創公司可以不受大公司的脅迫。但在今天的軟體世界中,這保護其實是不必要的。新創公司其實可以,也常常真的在沒有專利的保護下成功,他們靠的僅僅是比現存公司更快、更好的執行效率。正如 Mark Zuckerberg 在 Facebook 10 週年紀念時所說的:

當我回顧過去的 10 個年頭,我問自己的一個問題是:為什麼是我們打造了這樣的東西呢?我們那時候還只是學生哪。我們所擁有的資源比那些大公司要少太多了。如果他們有專注在這個問題上的話,他們也早就可以做到了。

我能想到的唯一一個答案就是:只因為我們比較在乎。

專利法對於整個軟體產業來說是個極端痛苦的災難。這在本質上就是合法的數位著作權管理(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DRM),而 我過去總是這樣描述 DRM──「它讓我想起 Ryszard Kapuscinski(知名波蘭記者、作家)對蘇維埃經濟體的描述:」

我們可以假設大多數蘇維埃的冶金產業都投入在生產鐵絲網… … 而這可不只是要用鐵絲把邊境圍繞起來的問題而已!為了建造鐵籬笆防守古拉格群島,我們到底用掉了多少公里的鐵絲呢?… 如果把這個數字乘上蘇維埃政府存在的時間,你很容易就可以看出,為什麼在 Smolensk 或 Omsk 的店家裡,會買不到任何一把鎚子或鋤頭,更不要說刀子或湯匙了:這些東西根本就不可能被製造,因為大多數所需要的原料都被拿去做成鐵絲網了。

這當中浪費了多少能量、揮霍了多少千萬的美金、又有多少的創新被軟體專利所阻擋?這背後的成本龐大得嚇人。而它帶來什麼好處呢?說真的,在我看來根本沒有任何好處存在。

我們可以藉由縮短專利年限減少這個損害,5 年或 7 年,都總比 20 年要好。在這點上,我們可以參考下面的這個 Tabarrok 曲線

但說真的,我認為對於軟體專利來說,這個曲線是從起點開始直接往下墜的。所以雖然 5 年或 7 年的專利年限會比現在的 20 年要好得多,但完全沒有專利保護才會是最好的結果。

然而,除非是最高法院以一種出奇明快的方式跳進這個狀況裡快刀斬亂麻,要不然,我敢說沒有任何人會為這個問題做任何事情。這個系統演變到了現在,已經讓所有人都不再有任何動機去做「正確的事情」。而至於這個問題嘛,唉,則又比專利問題要大上超級多倍,而且更加難以修補。

 延伸閱讀:

Google 每 3 個小時就增加一項專利,是防衛、是攻擊,還是紙老虎?

縱使過程緩慢,也應該完全廢除專利制度!

產業巨人阻礙專利法改革,IBM、微軟賞了「創新精神」好大一巴掌

(資料來源:TechCrunch;圖片來源:opensourceway,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