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線上記者的小確幹:我不反對簽服貿,但強烈反對欠缺溝通、不透明的簽署方式

《TO》編按:本文作者「煞氣 a 吱吱」為媒體工作者。他的自我介紹是這樣的:「為了生活必須忍氣吞聲的工作,但是不堪虐待與不想精神分裂,必須要有一個說真話的管道來發洩。」投稿內容不談服貿條文有無爭議,只談政府在這個應該和人民對話的過程中,如何地「不想」與人民對話。

從工作上的立場來看,服貿協議在立院過不過拎北現在不跑了關我屁事,反而還有點慶幸不用去看一場場的鬧劇。但是從這些鬧劇中,反而可以發覺出我們英明偉大的政府究竟是有多麼厲害,永遠可以有新招數讓民眾覺得好充實。當然,充實的不是你的口袋,而是你一肚子滿滿的大便。

對我來說,更貼切的說法叫做歸藍波火。

從 2011 年 2 月經合會(現在還有人記得這玩意兒嗎?)成立,也宣佈啟動包含這次吵很大的服貿協議的 ECFA 後續協商,身為一個從頭開始參與,並且一直在第一線採訪的記者,我的憤怒值其實一直不斷在累積。

在談判的過程中,對於進度、內容,完全無從得知,越是接近協議簽署 ,我們的政府口風就越緊。

自詡為兩岸事務最高統籌機關的陸委會說:「經濟部才是主談者,我們不便代替他發言」、「這涉及到國際談判,根據慣例我們不能透露內容」。

經濟部會告訴你:「陸委會才是統籌,要由陸委會發言比較適合。」

經濟部的官員說:「陸委會下令封口。」

陸委會的官員說:「我們有請經濟部說明,但他們不願意。」

當然這段過程中,拎北死拼活拼也搞了不少東西出來,然後又回到上面的過程再輪迴一次。

不管誰真誰假,說來說去就是一個事實:除了政府以外,沒人知道這個協議長什麼樣、內容是什麼、清單涉及哪些行業,只要簽出來了,你們吞下去就行,我是政府我好厲害好專業,你們聽不懂看我簽就可以了。

當初我心裡想:「趕羚羊咧,你們不講沒關係,等到時候協議簽出來,拎北給你一條一條的檢視。」

好,後來協議簽了,檢視這工作有人做了,而且還不少人,所以我們去年看到了立委開始砲轟,不管轟的有理無理,總之就是轟的不亦樂乎,說什麼政府就要澄清什麼,當初什麼都不說清楚,現在只能被動式的回應,但是再怎麼強調,民眾的信心絕對不是「簽署、通過服貿對台灣加入區域經濟整合,避免被邊緣化很有用」這樣一句空話可以挽回的。

也就是這段砲轟的過程,讓我們看到談判前與各行各業的溝通過程是多麼的荒唐,提供的報告除了天真兩個字我也很難想到其他的形容詞了:

「服貿好不好?」
「好!」
「會不會有衝擊?」
「幾乎不會!」
「如果有怎麼辦?」
「……」

對,沒錯,到這裡就停止了。官員不斷的告訴你不會有衝擊,但是一旦很不幸的出現衝擊,要怎麼因應,有什麼配套,政府完全沒有告訴你。

我說過蠻多次,我並不反對簽署服貿,但我強烈反對在這種與業界溝通欠缺、過程不透明的方式下簽署,這種情況也不應該出現在一個老是強調自己民主自由的國家。

20 場的公聽會開完了,有開跟沒開一樣,協議過不過,一樣要打一架,或者是打很多架,然後看到了偉大的國民黨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讓協議自動生效,然後偉大的行政院發個稿說:你辛苦了。

可不可以把我的稅金還給我?

下三濫的搞法,就是現在一堆學生衝進立法院了,衝的非常之痛快,也讓我們知道,原來攻佔國會竟是如此簡單。他們喊著反對黑箱服貿,我只覺得,黑的東西,比服貿多太多了。

在隔天要早起的晚上 11 點半,犧牲掉自己睡眠的時間,看到新聞以後打出這篇文章,享受著夜深人靜肚子咕嚕咕嚕叫又沒東西吃的夜晚,抒發著心理的不痛快。

啊!這就是生活中的小確幹啊。

(圖片來源:HIPPIWEI,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